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77 大沙俱邏.優陀夷經 | 1 | 2 | 3 | 4 | 5 | 6 | 7 |

中部
蕭式球譯

七十七.大沙俱邏.優陀夷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園松鼠飼餵處。
  這時候,一些十分著名的遊方者如阿那伽羅、毗羅達羅、沙俱邏.優陀夷等住在孔雀飼餵處的遊方者園林。
  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王舍城化食。他心想: “現在入王舍城化食時候還早,讓我先往孔雀飼餵處的遊方者園林,去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那塈a。” 於是,世尊前往孔雀飼餵處的遊方者園林,去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那堙C
  這時候,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跟遊方者大眾坐在一起高談闊論,發出嘈吵及很大的聲音,談論有關國王、盜賊、大臣、軍隊、恐懼、戰爭、食物、飲品、衣服、床具、花環、香油、親屬、車乘、鄉村、市鎮、都城、國家、女士、修羅、街上流言、井邊流言、亡靈、雜事、世間、大海、是非對錯等各種俗世間的說話。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從遠處看見世尊前來,便平息他的大眾說: “賢者們,請保持肅靜。賢者們,請不要作聲。喬答摩沙門現正前來,這位尊者喜歡寧靜、讚嘆寧靜,如果知道我們是一群寧靜的大眾,也許會走到我們這堥荂C” 於是,那些遊方者保持沈默。
  世尊前往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那堙A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對世尊說: “大德世尊,請過來,歡迎到來。大德世尊,你很久沒有到來了。大德世尊,座位已經預備好了,請坐。”
  世尊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以一低座坐在一邊。世尊對沙俱邏.優陀夷遊方者說: “優陀夷,剛才你們坐在一起談論的是什麼呢?你們談論到哪堜O?”
  “大德,不要說剛才我們坐在一起談論的事情了,那些談論大德世尊常常可以聽得到。大德,前些日子有各種外道沙門婆羅門聚集在會堂,他們在談話中說到: ‘央伽人和摩揭陀人有得著,央伽人和摩揭陀人有善得!富蘭那.迦葉、末伽梨.拘舍梨、阿耆多.翅舍欽婆羅、波拘陀.迦旃延、散若耶.毗羅胝子、尼乾陀.若提子、喬答摩沙門都擁有教團,擁有教派,是教派的老師,為人所認知,有名望,是宗派的創立人,受很多人推崇,他們都來王舍城雨季安居!在這些沙門婆羅門世尊之中,誰最受弟子照料、恭敬、尊重、供養,誰最受弟子依止呢?’
  “當中有些人說: ‘富蘭那.迦葉擁有教團,擁有教派,是教派的老師,為人所認知,有名望,是宗派的創立人,受很多人推崇,但他的弟子並不照料、恭敬、尊重、供養他,也不依止他。有一次,富蘭那.迦葉在成百成千的大眾之中說法,當中有一個弟子插聲說: “賢者們,不要問富蘭那.迦葉這些義理了,他是不知道的。我知道這些義理,你們問我吧,我會為賢者解說這些義理。” 富蘭那.迦葉伸展雙臂大叫: “賢者,請保持肅靜!賢者,請不要作聲!他們不是問賢者,他們是問我。我會為他們解說這些義理。” 即使富蘭那.迦葉這樣做也沒有用,還有許多弟子駁斥富蘭那.迦葉: “你不知這些法和律,我知這些法和律,你怎會知這些法和律呢!你的方法錯誤,我的方法正確。我有條理,你沒有條理。應在之前說的,你之後才說;應在之後說的,你之前便說。你改變想法了,你被駁倒了,你被斥責了。如果可以的話,去解困吧,去弄清楚吧!” 富蘭那.迦葉的弟子駁斥他後便離去。富蘭那.迦葉的弟子並不照料、恭敬、尊重、供養他,也不依止他。他被弟子依道理地責罵。’
| 1 | 2 | 3 | 4 | 5 | 6 | 7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