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59 多種受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五十九.多種受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有一個名叫五支的木匠前往優陀夷尊者那堙A對優陀夷尊者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五支木匠對優陀夷尊者說: “優陀夷大德,世尊所說的受有多少種呢?”
  “居士,世尊所說的受有三種: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居士,世尊所說的受有這三種。”
  “優陀夷大德,世尊所說的受不是三種,而是兩種:樂受、苦受。世尊所說,不苦不樂受是一種寂靜細妙的樂。”
  優陀夷尊者第二次對五支木匠說: “居士,世尊所說的受不是兩種,而是三種: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居士,世尊所說的受有這三種。”
  五支木匠第二次對優陀夷尊者說: “優陀夷大德,世尊所說的受不是三種,而是兩種:樂受、苦受。世尊所說,不苦不樂受是一種寂靜細妙的樂。”
  優陀夷尊者第三次對五支木匠說: “居士,世尊所說的受不是兩種,而是三種: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居士,世尊所說的受有這三種。”
  五支木匠第三次對優陀夷尊者說: “優陀夷大德,世尊所說的受不是三種,而是兩種:樂受、苦受。世尊所說,不苦不樂受是一種寂靜細妙的樂。”
  優陀夷尊者不能說服五支木匠,五支木匠也不能說服優陀夷尊者。阿難尊者聽見優陀夷尊者和五支木匠的談話,於是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阿難尊者把所有優陀夷尊者跟五支木匠的交談內容告訴世尊。
  當阿難尊者說了這番話後,世尊對他說: “阿難,優陀夷的法義是對的,但五支木匠不接受;五支木匠的法義也是對的,但優陀夷不接受。
  “阿難,我曾說兩種受的法義,我也曾說三種受的法義,我也曾說五種受的法義,我也曾說六種受的法義,我也曾說十八種受的法義,我也曾說三十六種受的法義,我也曾說一百零八種受的法義。阿難,我是這樣來宣說法義的。
  “阿難,我這樣來宣說法義,是會有些人對他人善說、善講的法義互不認可、互不認同、互不歡喜的。他們會互相爭論、爭吵、爭執,常以口舌作為兵器互相攻擊。
  “阿難,我這樣來宣說法義,是會有些人對他人善說、善講的法義互相認可、互相認同、互相歡喜的。他們會和合,融洽,沒有爭執;他們會水乳交融地生活,以善意的目光來相視。
  “阿難,有五欲。這五種欲是什麼呢?眼識別色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耳識別聲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鼻識別香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舌識別味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身識別觸時所生起的悅樂、戀棧、歡喜、鍾愛、貪欲、染著。比丘們,這就是五欲了。以這五欲為緣,生起快樂和愉悅,這就是稱為欲樂了。
  “阿難,如果有人說,這就是眾生最高的快樂與悅樂。我會不認許他。這是什麼原因呢?還有其他樂更優勝、更細妙。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