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57 狗戒經 | 1 | 2 |

中部
蕭式球譯

五十七.狗戒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利一個稱為訶利陀的市鎮。
  這時候,一個名叫富那.拘利子的牛戒修行人和一個名叫舍尼耶的狗戒裸體外道一起前往世尊那堙A富那對世尊作禮,然後坐在一邊。舍尼耶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像狗那樣彎曲身體坐下來。富那對世尊說: “大德,舍尼耶是持狗戒的,他修習艱苦的苦行,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長期修習、不斷修習這種狗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富那,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富那第二次對世尊說……
  “富那,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富那第三次對世尊說: “大德,舍尼耶是持狗戒的,他修習艱苦的苦行,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長期修習、不斷修習這種狗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富那,既然我說不要問這些事情你還是堅持要問,那麼我便為你解說吧。富那,一些全力、不間斷地修習狗戒,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狗的行為,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狗的心境,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狗的模樣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狗的族類之中。
  “如果他心持這種見解: ‘我修持這種戒、這種信願、這種苦行或這種梵行,將會投生在某種天之中。’ 這種見解是一種邪見。富那,我說,邪見的人會在兩趣之一投生:地獄或畜生。
  “富那,狗戒修習完成,會投生為狗的族類;狗戒修習不完成,會投生地獄。”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舍尼耶痛哭流淚。於是,世尊對富那說: “我已說過,不要問這些事情了。”
  舍尼耶對世尊說: “大德,我不單為世尊說到我的趣向而痛哭,還有為我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狗戒而痛哭。大德,富那是持牛戒的,他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牛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舍尼耶,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舍尼耶第二次對世尊說……
  “舍尼耶,不。不要問這些事情。”
  舍尼耶第三次對世尊說: “大德,富那是持牛戒的,他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牛戒,他的趣向怎麼樣,下一生將會怎麼樣呢?”
  “舍尼耶,既然我說不要問這些事情你還是堅持要問,那麼我便為你解說吧。舍尼耶,一些全力、不間斷地修習牛戒,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牛的行為,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牛的心境,全力、不間斷地作出牛的模樣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牛的族類之中。
  “如果他心持這種見解: ‘我修持這種戒、這種信願、這種苦行或這種梵行,將會投生在某種天之中。’ 這種見解是一種邪見。舍尼耶,我說,邪見的人會在兩趣之一投生:地獄或畜生。
  “舍尼耶,牛戒修習完成,會投生為牛的族類;牛戒修習不完成,會投生地獄。”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富那痛哭流淚。於是,世尊對舍尼耶說: “我已說過,不要問這些事情了。”
  富那對世尊說: “大德,我不單為世尊說到我的趣向而痛哭,還有為我長期修習、不斷修習牛戒而痛哭。大德,我對世尊有淨信,知道世尊有能力為我說法,使我捨棄牛戒和使舍尼耶捨棄狗戒的。”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