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56 優波離經 | 1 | 2 | 3 | 4 | 5 | 6 | 7 |

  “居士,居士,你說想立論在真諦之上而談論問題。請你好好想一想,想一想你的答案,它和你之前所說的有矛盾;你之前所說的和現在的答案有矛盾。”
  “大德,無論世尊怎樣說,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最重的過失都是身罰的了。不是口罰也不是意罰。”
  “居士,你聽過檀陀迦、迦楞伽、彌禪、摩陀伽是怎樣成為森林的嗎?”
  “大德,我聽過檀陀迦、迦楞伽、彌禪、摩陀伽是怎樣成為森林的。”
  “居士,你認為檀陀迦、迦楞伽、彌禪、摩陀伽是怎樣成為森林的呢?”
  “大德,我聽說,是由於一位仙人內心一念的瞋火,檀陀迦、迦楞伽、彌禪、摩陀伽便成為森林了。”
  “居士,居士,你說想立論在真諦之上而談論問題。請你好好想一想,想一想你的答案,它和你之前所說的有矛盾;你之前所說的和現在的答案有矛盾。”
  “大德,其實我在世尊說第一個例子時已經心感高興、心感快慰。因為我欲想聽世尊從多方面的對答,才想到提出頂撞世尊的問題。
  “大德,妙極了!大德,妙極了!世尊能以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演說法義,就像把倒轉了的東西反正過來;像為受覆蓋的東西揭開遮掩;像為迷路者指示正道;像在黑暗中拿著油燈的人,使其他有眼睛的人可以看見東西。我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居士,請你想清楚,一個像你那樣有名望的人,應要好好想清楚。”
  “大德,世尊這樣說,使我更加高興、更加快慰。如果外道得到我成為他們的弟子的話,一定會長期持著旗幟在那爛陀遊行,到處宣佈: ‘優波離居士成為我們的弟子了。’ 但是,世尊對我這樣說: ‘居士,請你想清楚,一個像你那樣有名望的人,應要好好想清楚。’ 大德,我再次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居士,你們族人長期供養尼乾子,之後當他們到來時也應布施食物給他們。”
  “大德,世尊這樣說,使我更加高興、更加快慰。大德,我曾聽見人們這樣說: ‘喬答摩沙門這樣說: “應該布施給我,不應布施給他人;應該布施給我的弟子,不應布施給其他弟子。布施給我有大果報,布施給他人沒有大果報;布施給我的弟子有大果報,布施給其他弟子沒有大果報。” ’ 1大德,世尊鼓勵我繼續布施給尼乾子,這一點我知道怎樣做了。大德,我再三皈依世尊、皈依法、皈依比丘僧。願世尊接受我為優婆塞,從現在起,直至命終,終生皈依!”
  於是,世尊由淺入深地為優波離居士講說法理:講說布施的法理、戒行的法理、生天的法理,講說貪欲的過患、退墮、污染,講說出離的利益。當世尊知道優波離居士的內心有能力、柔軟、沒有障蓋、質素高、有淨信的時候,便為他講說佛陀說法的心要:苦、集、滅、道。
  就正如一片潔淨、沒有雜色的布料,能很好地染上顏料。同樣地,優波離居士在座上沒有塵埃,沒有污垢,生起了法眼,明白到: “所有集起法,都是滅盡法。” 這時候,優波離居士見法、得法、知法、入法,在導師的教法之中超越疑惑、清除猶豫、取得自信,不用依賴他人。
  優波離居士向世尊說: “大德,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告辭了。”
  “優波離居士,如果你認為是時候的話,請便。”
  優波離居士對世尊的說話感到歡喜,感到高興,之後起座對世尊作禮,右繞世尊,然後回去他自己的居所。
  優波離居士回到自己的居所後,對守門人說: “守門人,從現在起,我閉門不讓尼乾子進來;我開放門戶給世尊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如果有任何尼乾子到來,你對他這樣說: ‘大德,請站在這堙A不要進來。現在優波離居士成為喬答摩沙門的弟子。他閉門不讓尼乾子進來;他開放門戶給世尊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如果你要化食,可站在這堙A我會拿食物來。’ ”
  守門人回答優波離居士: “大德,是的。”
  高個子.苦行人聽到 “優波離居士成為喬答摩沙門的弟子” 這個消息,便前往尼乾陀那堙A對他說: “大德,我聽見人們說,優波離居士成為喬答摩沙門的弟子了。”
  “苦行人,優波離居士是沒有可能成為喬答摩沙門的弟子的,喬答摩沙門成為優波離居士的弟子才有可能!”
| 1 | 2 | 3 | 4 | 5 | 6 | 7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