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56 優波離經 | 1 | 2 | 3 | 4 | 5 | 6 | 7 |

中部
蕭式球譯

五十六.優波離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那爛陀的波婆迦芒果園。
  這時候,尼乾陀.若提子和尼乾子大眾一起住在那爛陀。這時候,有一個名叫高個子.苦行人的尼乾子在那爛陀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便前往波婆迦芒果園世尊那堙A抵達世尊那堳寣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些悅意的交談,然後站在一邊。世尊對高個子.苦行人說: “苦行人,這埵陵y位,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坐下來。” 當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高個子.苦行人以一低座坐在一邊。世尊對高個子.苦行人說: “苦行人,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尼乾陀所宣說的業有多少種呢?”
  “喬答摩賢友,尼乾陀是不習慣宣說 ‘業,業’ 的,尼乾陀習慣宣說 ‘罰,罰’ 。”
  “苦行人,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那麼尼乾陀所宣說的罰有多少種呢?”
  “喬答摩賢友,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尼乾陀所宣說的罰有三種,這就是身罰、口罰、意罰。”
  “苦行人,身罰、口罰、意罰是不是各異的呢?”
  “喬答摩賢友,身罰、口罰、意罰是各異的。”
  “苦行人,這三種罰各有分別、各有特性,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尼乾陀所宣說的,最重的過失是哪一種罰呢?是身罰、口罰還是意罰呢?”
  “喬答摩賢友,這三種罰各有分別、各有特性,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尼乾子所宣說的,最重的過失就是身罰了。不是口罰也不是意罰。”
  “苦行人,你說是身罰嗎?”
  “喬答摩賢友,我說是身罰。”
  “苦行人,你說是身罰嗎?”
  “喬答摩賢友,我說是身罰。”
  “苦行人,你說是身罰嗎?”
  “喬答摩賢友,我說是身罰。”
  世尊這樣令高個子.苦行人說三遍來確立他的論點。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高個子.苦行人對他說: “喬答摩賢友,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你所宣說的罰有多少種呢?”
  “苦行人,如來是不習慣宣說 ‘罰,罰’ 的,如來習慣宣說 ‘業,業’ 。”
  “喬答摩賢友,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那麼你所宣說的業有多少種呢?”
  “苦行人,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我所宣說的業有三種,這就是身業、口業、意業。”
  “喬答摩賢友,身業、口業、意業是不是各異的呢?”
  “苦行人,身業、口業、意業是各異的。”
  “喬答摩賢友,這三種業各有分別、各有特性,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你所宣說的,最重的過失是哪一種業呢?是身業、口業還是意業呢?”
  “苦行人,這三種業各有分別、各有特性,人們作惡的行為,受惡的行為所轉,我所宣說的,最重的過失就是意業了。不是身業也不是口業。”
| 1 | 2 | 3 | 4 | 5 | 6 | 7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