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50 魔羅受斥經 | 1 | 2 | 3 |

中部
蕭式球譯

五十.魔羅受斥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大目犍連尊者住在婆伽的鱷魚山,畢沙迦邏園的鹿野苑。
  這時候,大目犍連尊者在空曠的地方行禪。當大目犍連尊者在行禪的時候,邪惡者魔羅走進他的腹內,鑽進他的胃部之中。這時候,大目犍連尊者心想: “為什麼我的腹部像裝滿了豆子那樣沈重的呢?”
  於是,大目犍連尊者離開行禪的地方,回到他的住處,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然後作出反觀。他看見走進自己腹內及鑽進自己胃部的邪惡者魔羅,於是對他說: “邪惡者,出來。邪惡者,出來!不要觸惱如來和如來的弟子,否則會為你長期帶來不利和苦惱!”
  這時候,邪惡者魔羅心想: “這個沙門雖然說出這些話,但他是不知道我和看不見我的。即使是他的老師也不能立即知道我,身為弟子的他又怎能知道我呢!”
  大目犍連對邪惡者魔羅說: “邪惡者,我知道是你。不要認為我不知道,我知道你就是魔羅!邪惡者,我也知道你這樣想: ‘這個沙門雖然說出這些話,但他是不知道我和看不見我的。即使是他的老師也不能立即知道我,身為弟子的他又怎能知道我呢!’ ”
  這時候,邪惡者魔羅心想: “這個沙門是知道我和看見我,因此才說出這些話的。” 於是魔羅從大目犍連的口中走出來,然後又躲在他的喉頭那堙C
  大目犍連尊者看見躲在自己喉頭的邪惡者魔羅,於是對他說: “邪惡者,我看見你在那堙A不要認為我看不見,我看見你躲在我的喉頭!
  “邪惡者,從前我是一個名叫兜尸的魔羅,我有一個名叫迦利的妺妹,你是她的兒子,也就是我的外甥。
  “邪惡者,那時候,拘留孫世尊.阿羅漢.等正覺出於世上,他有一雙上首弟子,名叫聰慧和復生。在說法方面,所有拘留孫世尊的弟子都比不上聰慧尊者,因為他在這方面的特長,人們常以 ‘聰慧,聰慧’ 來稱讚他,所以他稱為聰慧尊者。
  “邪惡者,復生尊者常到森林、樹下或靜室坐禪,他很容易便會得到想受滅盡定正受。有一次,復生尊者坐在樹下,進入想受滅盡定。一些路過的牧人和農夫看見了,心想: ‘真稀奇!從沒有發生過!這位沙門竟能坐化!讓我們把他火化吧。’ 於是,那些牧人和農夫收集一些草、木、牛糞,把復生尊者的身體火化,之後便離去了。在清晨的時候,復生尊者從想受滅盡定正受出定,他打拍一下衣服,便拿著大衣和缽入村化食了。那些替復生尊者火化的牧人和農夫看見他化食,心想: ‘真稀奇!從沒有發生過!這位坐化的沙門復生了!’ 因為他在這方面的特長,人們常以 ‘復生,復生’ 來稱讚他,所以他稱為復生尊者。
  “邪惡者,這時候,兜尸魔羅心想: ‘我不知道這些具戒、質素好的比丘的來處和去處。讓我操縱婆羅門居士,使他們責駡、斥駡、觸怒、觸惱這些比丘吧。當這些比丘受到責駡、斥駡、觸怒、觸惱的時候,內心可能會改變,這樣我便有機會掌控他們了。’
  “邪惡者,於是,兜尸魔羅操縱婆羅門居士,使他們責駡、斥駡、觸怒、觸惱那些具戒、質素好的比丘。婆羅門居士受到兜尸魔羅操縱,這樣責駡、斥駡、觸怒、觸惱那些具戒、質素好的比丘: ‘你們這些秃頭、卑賤、下劣、低種姓的沙門!說自己在禪修,其實只是雙肩下墜、頭面低垂、像醉酒那般沈思、納悶、守候、守望。
  “ ‘就正如捕鼠的貓頭鷹,在樹上沈思、納悶、守候、守望。同樣地,你們這些秃頭、卑賤、下劣、低種姓的沙門!說自己在禪修,其實只是雙肩下墜、頭面低垂、像醉酒那般沈思、納悶、守候、守望。
  “ ‘又正如捕魚的豺,在河岸沈思、納悶、守候、守望。同樣地,你們這些秃頭、卑賤、下劣、低種姓的沙門!說自己在禪修,其實只是雙肩下墜、頭面低垂、像醉酒那般沈思、納悶、守候、守望。
  “ ‘又正如捕鼠的貓,在巷內的垃圾堆沈思、納悶、守候、守望。同樣地,你們這些秃頭、卑賤、下劣、低種姓的沙門!說自己在禪修,其實只是雙肩下墜、頭面低垂、像醉酒那般沈思、納悶、守候、守望。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