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22 蛇喻經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大德,有沒有人因聽到內在沒有我而感到困惱呢?”
  世尊說: “比丘,有的。一個持 ‘世間是我;自身是我;我死了之後是常、牢固、恆久、不變壞法,能恆久一直保持下去’ 這種見的人,當聽到如來或如來的弟子說根除所有見執的性向、平息所有行、捨棄所有依、盡除渴愛、無欲、寂滅、湼槃的法義時,會這樣想: ‘我要斷滅了,我要毀滅了,我沒有了!’ 他感到傷心,感到不幸,感到悲哀,搥胸號哭。這人因聽到內在沒有我而感到困惱。”
  “大德,有沒有人因聽到內在沒有我而不會感到困惱呢?”
  世尊說: “比丘,有的。一個不持 ‘世間是我;自身是我;我死了之後是常、牢固、恆久、不變壞法,能恆久一直保持下去’ 這種見的人,當聽到如來或如來的弟子說根除所有見執的性向、平息所有行、捨棄所有依、盡除渴愛、無欲、寂滅、湼槃的法義時,不會這樣想: ‘我要斷滅了,我要毀滅了,我沒有了!’ 他不會感到傷心,不會感到不幸,不會感到悲哀,不會搥胸號哭。這人不會因聽到內在沒有我而感到困惱。
  “比丘們,在你們所取得的東西之中,能否看見有任何一件是常、牢固、恆久、不變壞法,能恆久一直保持下去的呢?”
  “大德,不能。”
  “比丘們,十分好。比丘們,我也是一樣,在我所取得的東西之中,不能看見有任何一件是常、牢固、恆久、不變壞法,能恆久一直保持下去的。
  “比丘們,你們能否看見一個生起我見取的人,不會生起憂、悲、苦、惱、哀的呢?”
  “大德,不能。”
  “比丘們,十分好。比丘們,我也是一樣,不能看見一個生起我見取的人,不會生起憂、悲、苦、惱、哀。
  “比丘們,你們能否看見一個帶有見的性向的人,不會生起憂、悲、苦、惱、哀的呢?”
  “大德,不能。”
  “比丘們,十分好。比丘們,我也是一樣,不能看見一個帶有見的性向的人,不會生起憂、悲、苦、惱、哀。
  “比丘們,如果有我,是否需要有一個我所存在呢?”
  “大德,是的。”
  “比丘們,如果有我所,是否需要有一個我存在呢?”
  “大德,是的。”
  “比丘們,我和我所都不能真實地確立,因此, ‘世間是我;自身是我;我死了之後是常、牢固、恆久、不變壞法,能恆久一直保持下去的’ 這種見處可不是純粹完全是一種愚癡法嗎?”
  “大德,除了純粹完全是一種愚癡法之外,還會是什麼呢!”
  “比丘們,你們認為怎樣,色是常還是無常的呢?”
  “大德,是無常的。”
  “無常的東西是樂還是苦的呢?”
  “大德,是苦的。”
  “你們會不會把無常、苦、變壞法的色,視為 ‘我擁有色’ 、 ‘我是色’ 、 ‘色是一個實我’ 呢?”
  “大德,不會。”
  ……受……
  ……想……
  ……行……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