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60. | 佛學園圃
012 大獅吼經 | 1 |

中部
蕭式球譯

十二.大獅吼經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毗舍離城外西面的叢林。
  這時候,善星.離車子離開了法和律,還俗不久。他在毗舍離大眾中這樣說: “雖然喬答摩沙門所宣說的法義能使行踐的人將苦徹底盡除,但喬答摩沙門沒有得到高出常人的法,沒有聖者的知見與修證,他所說的只是出於辯解、分析、個人的聰明。”
  這時候,在上午,舍利弗尊者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毗舍離化食。他聽到善星.離車子的說話,於是在毗舍離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返回來,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坐在一邊,然後把善星.離車子的說話告訴世尊。
  “舍利弗,善星.離車子是一個忿怒、愚癡的人;出於忿怒,他說出這樣的說話。舍利弗,善星.離車子心想斥責我,但其實就是在讚美如來──他以 ‘法義能使行踐的人將苦徹底盡除’ 來讚美如來。
  “舍利弗,愚癡的善星對我沒有這種慕信:這位世尊是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
  “舍利弗,愚癡的善星對我沒有這種慕信:這位世尊具有無數的神變,能由一人化身多人,由多人化身一人;能隨意顯現,隨意隱沒;穿越圍欄、牆壁、大山有如穿越空間那樣沒有阻礙;從大地進出有如在水中進出那樣;在水上行走有如走在地上那樣不會沈沒;能盤腿而坐,有如鳥兒那樣飛上天空;手掌能觸摸宏偉的日月;身體能走到梵世間。
  “舍利弗,愚癡的善星對我沒有這種慕信:這位世尊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耳,能聽到天和人兩種聲音,能聽到遠處和近處的聲音。
  “舍利弗,愚癡的善星對我沒有這種慕信:這位世尊能清楚知道其他人、其他眾生的心,有貪欲的心知道是有貪欲的心,沒有貪欲的心知道是沒有貪欲的心;有瞋恚的心知道是有瞋恚的心,沒有瞋恚的心知道是沒有瞋恚的心;有愚癡的心知道是有愚癡的心,沒有愚癡的心知道是沒有愚癡的心;集中的心知道是集中的心,不集中的心知道是不集中的心;廣大的心知道是廣大的心,不廣大的心知道是不廣大的心;高尚的心知道是高尚的心,不高尚的心知道是不高尚的心;有定的心知道是有定的心,沒有定的心知道是沒有定的心;解脫的心知道是解脫的心,不解脫的心知道是不解脫的心。
  “舍利弗,如來有十力。如來具有這十種能力,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這十種能力是什麼呢?
  “舍利弗,如來如實知什麼是有可能的事,什麼是沒有可能的事。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如實知業在過去、未來、現在的因果關係。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如實知所有的修證途徑。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如實知世間上各種界及它們的分別。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如實知眾生的各種性向。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如實知其他人及其他眾生的根器。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如實知怎樣生起禪定、解脫、正受及什麼是當中的污染和淨化。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能憶起過去無數生的事情──不論一生、兩生、三生、百生、千生、百千生,不論無數的成劫、無數的壞劫、無數的成壞劫──在那一生之中是什麼姓名,什麼種族,什麼種姓,吃什麼食物,體會什麼苦與樂,壽命有多長,死後又投生到另一生;而在另一生之中又是什麼姓名,什麼種族,什麼種姓,吃什麼食物,體會什麼苦與樂,壽命有多長,死後又再投生到另一生。如來能憶起過去無數生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細節。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眾生怎樣死後再次投生;知道不同的業使眾生在上等或下等、高種姓或低種姓、善趣或惡趣的地方投生──這些眾生由於具有身不善行、口不善行、意不善行,責難聖者,懷有邪見,做出由邪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那些眾生由於具有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稱讚聖者,懷有正見,做出由正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再者,如來清除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如來因為有這種能力,所以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
  “舍利弗,如來具有這十種能力,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舍利弗,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如果一個人不捨棄 ‘喬答摩沙門沒有得到高出常人的法,沒有聖者的知見與修證,他所說的只是出於辯解、分析、個人的聰明’ 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他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我說,做不同的事情會帶來不同的結果。就正如一位具有戒、具有定、具有慧的比丘,會在當下得到究竟智;同樣地,一個不捨棄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的人,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如來有四無畏。如來具有這四種無畏,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這四種無畏是什麼呢?
  “舍利弗,如來沒有一處地方可給天、魔、梵、沙門、婆羅門或世間上任何人根據法義來這樣責難: ‘你宣稱是等正覺,但還有一些東西沒有覺悟!’ 舍利弗,我不見有可給人責難的地方,所以得到安穩,得到無懼,得到無畏。
  “舍利弗,如來沒有一處地方可給天、魔、梵、沙門、婆羅門或世間上任何人根據法義來這樣責難: ‘你宣稱清除各種漏,但還有一些漏沒有徹底清除!’ 舍利弗,我不見有可給人責難的地方,所以得到安穩,得到無懼,得到無畏。
  “舍利弗,如來沒有一處地方可給天、魔、梵、沙門、婆羅門或世間上任何人根據法義來這樣責難: ‘你說有一些事情會障礙修行,但人們做那些事情卻沒有障礙修行!’ 舍利弗,我不見有可給人責難的地方,所以得到安穩,得到無懼,得到無畏。
  “舍利弗,如來沒有一處地方可給天、魔、梵、沙門、婆羅門或世間上任何人根據法義來這樣責難: ‘你說的法義不能使行踐的人將苦徹底盡除!’ 舍利弗,我不見有可給人責難的地方,所以得到安穩,得到無懼,得到無畏。
  “舍利弗,如來具有這四種無畏,宣稱是一位領導者,在大眾中作獅子吼、轉梵輪。舍利弗,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如果一個人不捨棄 ‘喬答摩沙門沒有得到高出常人的法,沒有聖者的知見與修證,他所說的只是出於辯解、分析、個人的聰明’ 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他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我說,做不同的事情會帶來不同的結果。就正如一位具有戒、具有定、具有慧的比丘,會在當下得到究竟智;同樣地,一個不捨棄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的人,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有八種大眾。這八種大眾是什麼呢?是剎帝利眾、婆羅門眾、居士眾、沙門眾、四王天眾、三十三天眾、魔羅眾、梵天眾。如來具有四無畏,走進這八種大眾之中。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剎帝利眾中去,和他們一起坐,一起交談,一起說話。舍利弗,在那塈琱ㄗㄔi帶來恐懼、畏怯的地方,所以得到安穩,得到無懼,得到無畏。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婆羅門眾……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居士眾……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沙門眾……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四王天眾……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三十三天眾……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魔羅眾……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走進數以百計的梵天眾中去,和他們一起坐,一起交談,一起說話。舍利弗,在那塈琱ㄗㄔi帶來恐懼、畏怯的地方,所以得到安穩,得到無懼,得到無畏。
  “舍利弗,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如果一個人不捨棄 ‘喬答摩沙門沒有得到高出常人的法,沒有聖者的知見與修證,他所說的只是出於辯解、分析、個人的聰明’ 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他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我說,做不同的事情會帶來不同的結果。就正如一位具有戒、具有定、具有慧的比丘,會在當下得到究竟智;同樣地,一個不捨棄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的人,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有四生。這四種生是什麼呢?是卵生、胎生、濕生、化生。
  “舍利弗,什麼是卵生呢?眾生從卵之中破殼而生,這就是稱為卵生了。
  “舍利弗,什麼是胎生呢?眾生從母胎之中出生,這就是稱為胎生了。
  “舍利弗,什麼是濕生呢?眾生從腐魚、腐屍、腐壞的食物、池塘、水溝之中出生,這就是稱為濕生了。
  “舍利弗,什麼是化生呢?天、地獄、有些人、有些惡趣是化生的,這就是稱為化生了。
  “舍利弗,這就是四生了。舍利弗,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如果一個人不捨棄 ‘喬答摩沙門沒有得到高出常人的法,沒有聖者的知見與修證,他所說的只是出於辯解、分析、個人的聰明’ 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他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我說,做不同的事情會帶來不同的結果。就正如一位具有戒、具有定、具有慧的比丘,會在當下得到究竟智;同樣地,一個不捨棄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的人,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有五趣,這五種趣是什麼呢?是地獄、畜生、餓鬼、人、天。
  “舍利弗,我知道有地獄和通往地獄的途徑,我知道眾生走進這條途徑時,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舍利弗,我知道有畜生和通往畜生的途徑,我知道眾生走進這條途徑時,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畜生之中。
  “舍利弗,我知道有餓鬼和通往餓鬼的途徑,我知道眾生走進這條途徑時,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餓鬼之中。
  “舍利弗,我知道有人和通往人世間的途徑,我知道眾生走進這條途徑時,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人之中。
  “舍利弗,我知道有天和通往天世間的途徑,我知道眾生走進這條途徑時,在身壞命終之後會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
  “舍利弗,我知道有湼槃和通往湼槃的途徑,我知道眾生走進這條途徑時,能清除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
  “舍利弗,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領受唯苦無樂、劇烈、刺骨的苦受。
  “舍利弗,就正如有個比人還深的火坑,當中堆滿燃燒著的火炭,沒有火焰、沒有煙;一個受暑熱天氣影響的人,十分疲倦、十分口渴,在一條只通往火坑的道路上行走。另一個有眼睛的人看見這情形之後說: ‘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將會去到這個火坑。’ 過了一些時候,這人看見他掉進火坑之中,領受唯苦無樂、劇烈、刺骨的苦受。
  “舍利弗,同樣地,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領受唯苦無樂、劇烈、刺骨的苦受。
  “舍利弗,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畜生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畜生之中,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
  “舍利弗,就正如有個比人還深的糞坑,當中堆滿糞便;一個受暑熱天氣影響的人,十分疲倦、十分口渴,在一條只通往糞坑的道路上行走。另一個有眼睛的人看見這情形之後說: ‘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將會去到這個糞坑。’ 過了一些時候,這人看見他掉進糞坑之中,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
  “舍利弗,同樣地,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畜生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畜生之中,領受劇烈、刺骨的苦受。
  “舍利弗,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餓鬼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餓鬼之中,領受很多苦受。
  “舍利弗,就正如在一塊凹凸不平的地上長著一棵樹,樹葉稀少,樹影疏漏;一個受暑熱天氣影響的人,十分疲倦、十分口渴,在一條只通往那棵樹的道路上行走。另一個有眼睛的人看見這情形之後說: ‘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將會去到這棵樹。’ 過了一些時候,這人看見他坐在或躺在樹下,領受很多苦受。
  “舍利弗,同樣地,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餓鬼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餓鬼之中,領受很多苦受。
  “舍利弗,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人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人之中,領受很多樂受。
  “舍利弗,就正如在一塊平坦的地上長著一棵樹,樹葉茂盛,樹影濃密;一個受暑熱天氣影響的人,十分疲倦、十分口渴,在一條只通往那棵樹的道路上行走。另一個有眼睛的人看見這情形之後說: ‘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將會去到這棵樹。’ 過了一些時候,這人看見他坐在或躺在樹下,領受很多樂受。
  “舍利弗,同樣地,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人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人之中,領受很多樂受。
  “舍利弗,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領受唯樂無苦的樂受。
  “舍利弗,就正如有一座兩層高的宮殿,內外以灰泥塗平,閂上窗戶,內埵酗@張舖上長毛被褥、白羊毛被褥、純毛被褥、鹿皮床蓋的床,兩頭各有丹枕,床頂設有頂篷;一個受暑熱天氣影響的人,十分疲倦、十分口渴,在一條只通往那座宮殿的道路上行走。另一個有眼睛的人看見這情形之後說: ‘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將會去到這座宮殿。’ 過了一些時候,這人看見他坐在或躺在宮殿的頂層,領受唯樂無苦的樂受。
  “舍利弗,同樣地,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將會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領受唯樂無苦的樂受。
  “舍利弗,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能清除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清除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領受唯樂無苦的樂受。
  “舍利弗,就正如有一個池塘,池水清淨、清甜、清涼、清澈,有美麗的池畔,十分怡人,離池邊不遠有一個大叢林;一個受暑熱天氣影響的人,十分疲倦、十分口渴,在一條只通往那個池塘的道路上行走。另一個有眼睛的人看見這情形之後說: ‘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將會去到這個池塘。’ 過了一些時候,這人看見他走進池塘堥N浴和喝水,將所有煩躁、疲累、暑熱消除之後,從水中上來,在叢林之中坐下或躺臥,領受唯樂無苦的樂受。
  “舍利弗,同樣地,我清楚知道人們的心,我看見:這個人在這條道路行走,走上這條道路的人,能清除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過了一些時候,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他清除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領受唯樂無苦的樂受。
  “舍利弗,這就是五趣了。舍利弗,我有這樣的知、這樣的見。如果一個人不捨棄 ‘喬答摩沙門沒有得到高出常人的法,沒有聖者的知見與修證,他所說的只是出於辯解、分析、個人的聰明’ 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他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我說,做不同的事情會帶來不同的結果。就正如一位具有戒、具有定、具有慧的比丘,會在當下得到究竟智;同樣地,一個不捨棄這種說話、這種心、這種見的人,一定會下墮地獄之中。
  “舍利弗,我記得曾經具有四梵行1:在苦行之中,我修習最嚴厲的苦行;在粗苦之中,我修習最嚴厲的粗苦;在離惡之中,我修習最高程度的離惡;在寂靜之中,我修習最高程度的寂靜。
  “舍利弗,在那時,我這樣修習苦行:我是一個裸體外道,不跟隨常人的生活習慣,不用缽而只用手來盛載食物吃,不接受別人呼喚過去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呼喚停下來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帶來的食物,不接受專為自己準備的食物,不接受別人邀請供養的食物,不取盤中的食物,不取鍋中的食物,不在門檻間接受食物,不在棒杖間接受食物,不在杵臼間接受食物,不在有兩人在吃食物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懷孕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哺乳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性交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專作布施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狗看守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蒼蠅群集的地方接受食物,不接受魚類,不接受肉類,不飲酒,不飲果酒,不飲米酒。
  “我只去七家化食及只取七口食物,只去六家化食及只取六口食物……以至只去一家化食及只取一口食物;一天化食一次,兩天才化食一次……以至七天才化食一次;一天吃食物一次,兩天才吃食物一次……以至七天才吃食物一次。我以這方法來修習,直至每逢半個月才吃食物一次。
  “我只吃野菜、麥、生米、野米、水草、穀、米水渣、芝麻、草、牛糞;我只吃樹下的果子和野果。
  “我穿麻、粗麻、裹屍布、破布、樹皮、羚羊皮、羚羊皮條、吉祥草衣、樹皮衣、木條衣、頭髮衣、馬尾毛衣、貓頭鷹羽毛衣。
  “我是一個修習拔鬚髮的人,常把自己的鬚髮拔除;我是一個修習長期站立的人,不使用坐具;我是一個修習長時間蹲下的人,盡力保持蹲下的姿勢;我是一個修習睡刺床的人,睡在帶有尖刺的床上;我是一個每天沐浴三次的人,晚上也會到水中沐浴。
  “我就是修習以上各種的方法,不斷折磨、嚴重折磨這個身體2。舍利弗,這就是我曾修習的苦行。
  “舍利弗,在那時,我這樣修習粗苦:我身上多年積累下來的塵垢成為硬塊,就像樹的殘株上多年積累下來的硬塊那樣;我沒有想過用手把那些塵垢擦掉,也沒有想過別人用手替我把那些塵垢擦掉。舍利弗,這就是我曾修習的粗苦。
  “舍利弗,在那時,我這樣修習離惡:我在往還的時候保持念,即使對一滴水也保持悲憫,目的是希望不會危害到小生命。舍利弗,這就是我曾修習的離惡。
  “舍利弗,在那時,我這樣修習寂靜:我進入樹林中生活,當看見牧牛人、牧羊人、拾草人、拾柴人、在園林工作的人時,為了不讓他們看到我和不讓我看到他們,我會從一個園林走到另一個園林,從一個密林走到另一個密林,從一個低地走到另一個低地,從一個高地走到另一個高地。
  “舍利弗,就正如在森林的鹿看見人時,會從一個園林走到另一個園林,從一個密林走到另一個密林,從一個低地走到另一個低地,從一個高地走到另一個高地。
  “舍利弗,同樣地,我進入樹林中生活,當看見牧牛人、牧羊人、拾草人、拾柴人、在園林工作的人時,為了不讓他們看到我和不讓我看到他們,我會從一個園林走到另一個園林,從一個密林走到另一個密林,從一個低地走到另一個低地,從一個高地走到另一個高地。舍利弗,這就是我曾修習的寂靜。
  “舍利弗,在牧場堙A當母牛和牧人離開時,我爬進去,以小牛、嫩牛、吃乳的牛所拉的糞便作為食物。當我有大小便時,我甚至以自己的大小便作為食物!舍利弗,這是我最粗劣的食物!
  “舍利弗,我進入一個使人恐懼的叢林中生活,如果一個沒有離欲的人進入那堙A多會感到毛骨悚然。在冬季最冷的八天,我晚上逗留在空曠的地方,白天逗留在叢林;在夏季最後的一個月,我白天逗留在空曠的地方,晚上逗留在叢林。我心中生起一首獨特、以前從沒聽過的偈:
  “ ‘獨住恐怖林,
   受熱與受寒,
   裸形無火伴,
   牟尼求道切。’
  
  “舍利弗,我睡在荒塚堙A以屍骨作枕頭。一些牧童走到我那堙A向我吐口水,向我撒尿,向我丟垃圾,把樹枝放進我的耳朵。我記得當時保持捨心,所以不會因此對他們生起惡意。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食物達致清淨。讓我們只吃棗子吧。’ 他們只吃棗子,只吃棗粉,只喝棗水,做各種棗子食品來吃。我記得當時一餐只取一粒棗子來吃。舍利弗,可能你會這樣想: ‘那時的棗子是否很大粒的呢?’ 不要這樣想,大小就正如現在的棗子一樣。
  “舍利弗,我一餐只取一粒棗子來吃,以致身體十分消瘦。因為食物少,上肢就像藤蔓那樣;下肢就像駱駝、騾子的腿那樣;脊骨就像一行卵石那樣凹凸的顯現出來;肋骨就像舊屋的疏散屋樑那樣顯現出來;眼睛深陷眼窩,就像井水深陷深井那樣;頭的皮肉不斷萎縮,就像摘了下來的葫蘆受風乾而不斷萎縮那樣。
  “舍利弗,我因為食物少,腹部跟脊骨連接在一起,當我按著腹部時,能觸摸到脊骨;當我按著脊骨時,能觸摸到腹部。我因為食物少,當去大小便時,倒在那堙C我因為食物少,當用手按摩肢體時,壞死的體毛從肢體掉下來。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食物達致清淨。讓我們只吃綠豆吧。’ 他們只吃綠豆,只吃綠豆粉,只喝綠豆水,做各種綠豆食品來吃……壞死的體毛從肢體掉下來。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食物達致清淨。讓我們只吃芝麻吧。’ 他們只吃芝麻,只吃芝麻粉,只喝芝麻水,做各種芝麻食品來吃……壞死的體毛從肢體掉下來。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食物達致清淨。讓我們只吃糙米吧。’ 他們只吃糙米,只吃糙米粉,只喝糙米水,做各種糙米食品來吃。我記得當時一餐只取一粒糙米來吃。舍利弗,可能你會這樣想: ‘那時的糙米是否很大粒的呢?’ 不要這樣想,大小就正如現在的糙米一樣。
  “舍利弗,我一餐只取一粒糙米來吃,以致身體十分消瘦。因為食物少,上肢就像藤蔓那樣;下肢就像駱駝、騾子的腿那樣;脊骨就像一行卵石那樣凹凸的顯現出來;肋骨就像舊屋的疏散屋樑那樣顯現出來;眼睛深陷眼窩,就像井水深陷深井那樣;頭的皮肉不斷萎縮,就像摘了下來的葫蘆受風乾而不斷萎縮那樣。
  “舍利弗,我因為食物少,腹部跟脊骨連接在一起,當我按著腹部時,能觸摸到脊骨;當我按著脊骨時,能觸摸到腹部。我因為食物少,當去大小便時,倒在那堙C我因為食物少,當用手按摩肢體時,壞死的體毛從肢體掉下來。
  “舍利弗,我以這樣的方式、這樣的途徑、這樣艱苦的修行,都不能得到高出常人的法,不能得到聖者的知見與修證。這是什麼原因呢?因為我沒有得到能使行踐的人將苦徹底盡除的聖者智慧。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輪迴達致清淨。’ 舍利弗,我在長時間的輪迴之中,除了未曾到過淨居天3之外,好的輪迴地方之前全都到過。如果我到過淨居天,將不會再回來這個世間。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投生達致清淨。’ 舍利弗,我在長時間的輪迴之中,除了未曾到過淨居天之外,好的投生地方之前全都到過。如果我到過淨居天,將不會再回來這個世間。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得到一個好去處達致清淨。’ 舍利弗,我在長時間的輪迴之中,除了未曾到過淨居天之外,好的去處之前全都到過。如果我到過淨居天,將不會再回來這個世間。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祭祀達致清淨。’ 舍利弗,我在長時間的輪迴之中,當身為灌頂剎帝利王族或有大壇場的婆羅門時,大祭祀之前全都做過。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從火供達致清淨。’ 舍利弗,我在長時間的輪迴之中,當身為灌頂剎帝利王族或有大壇場的婆羅門時,大火供之前全都做過。
  “舍利弗,有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他們持這種見解: ‘一個人在年少、髮黑、壯健、人生的早期時具有智慧的光芒,但到了年老、過了很多日子、八十歲、九十歲、一百歲時,便會失去這種智慧的光芒。’ 舍利弗,不要這樣想。舍利弗,我現在已經老了,我過了很多日子,已經到八十歲了,假如有四個弟子──他們壽命一百歲,具有最高的念、最高的修為、最高的沈實、最高的智慧光芒,認知問題毫無困難;就正如強壯、箭術好的弓箭手,毫無困難地以輕箭射越棕櫚樹的影子那樣;他們具有非凡的念、非凡的修為、非凡的沈實、非凡的智慧──在一百年之中除了飲食、睡眠、大小二便和休息之外,一直不停地問我有關四念處的問題,而我逐一為他們解說,使他們受持在心中,沒有不清楚的地方,如來對法的教說也不會竭盡,如來對法的言辭也不會竭盡,如來對法的答問也不會竭盡。舍利弗,即使我被抬到臨終前的病榻,如來的智慧光芒也不會改變。
  “舍利弗,這樣說是正確的: ‘一位不愚癡的眾生出生在世上,能為許多眾生帶來利益,能為許多眾生帶來快樂;他悲憫世間,為天和人帶來福祉、利益、快樂。’ 舍利弗,用這句說話來形容我是正確的。”
  這時候,那沙摩邏尊者站在世尊背後為世尊扇涼,他對世尊說: “大德,真是罕見,真是少有!我聽了這法義之後,身上的毛都豎了起來!大德,應怎樣稱這段法義呢?”
  “那沙摩邏,既然這樣,就稱這段法義為 ‘毛骨悚然’ 吧。你要好好受持它。”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那沙摩邏尊者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大獅吼經完

-------------------------------------------------------

1 這堛 “四梵行” 是指佛陀在覺悟之前所修習的 “苦行、粗苦、離惡、寂靜” 四種外道苦行方式。

2 外道其中一種論點,認為折磨身體可把心靈釋放出來而得解脫,因此提倡自虐的修行方式。

3 淨居天是只有三果聖者才能在那塈諝耵漲a方。三果聖者在該處投生,在該處入滅,不會再返回我們這個欲界的世間投生。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