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27 世間起源經 | 1 |

長部
蕭式球譯

二十七.世間起源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東園鹿母講堂。
  這時候,婆舍多和婆羅墮闍想成為比丘,在比丘之中接受觀察。
  世尊在黃昏離開靜處,從講堂走下來,然後在屋蔭下空曠的地方行禪。

  2. 婆舍多看見世尊行禪,然後對婆羅墮闍說: “婆羅墮闍賢友,世尊在行禪,我們一起前往世尊那堙A或許能在世尊座下聽聞法語。”
  婆羅墮闍回答婆舍多: “賢友,好的。” 於是兩人一起前往世尊那堙A對世尊作禮,然後一起行禪。

  3. 世尊問婆舍多: “婆舍多,你們出身於婆羅門,屬婆羅門的種族,從婆羅門的種族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其他婆羅門不會責罵、斥罵你們嗎?”
  “大德,其他婆羅門是一定會責罵、斥罵我們的。他們極度抬高自己、極度斥罵別人。”
  “婆舍多,他們怎樣責罵、斥罵你們?他們怎樣極度抬高自己、極度斥罵別人呢?”
  “大德,那些婆羅門這樣說: ‘只有婆羅門才是高種姓,其餘都是低種姓;只有婆羅門才是白種姓,其餘都是黑種姓;只有婆羅門才清淨,不是婆羅門便不清淨;婆羅門是梵天之子,是梵天的後裔,從梵天的口中出生;婆羅門由梵天所生、由梵天所化,是梵天的繼承者。
  “ ‘你們是高種姓的人,卻要走到那些禿頭、卑賤、下劣、低種姓的沙門那堙I這是不好的,這是不正確的!你們是高種姓的人,卻要走到那些禿頭、卑賤、下劣、低種姓的沙門那堙I’
  “大德,那些婆羅門這樣責罵、斥罵我們。他們極度抬高自己、極度斥罵別人。”

  4. “婆舍多,那些婆羅門肯定是不能憶記往事才這樣說。婆舍多,人們不是看見婆羅門的母親行經、懷胎、產子、哺育嗎,婆羅門這樣出生,為什麼還是說 ‘只有婆羅門才是高種姓,其餘都是低種姓;只有婆羅門才是白種姓,其餘都是黑種姓;只有婆羅門才清淨,不是婆羅門便不清淨;婆羅門是梵天之子,是梵天的後裔,從梵天的口中出生;婆羅門由梵天所生、由梵天所化,是梵天的繼承者’ 呢?那些婆羅門誹謗梵天,說妄語,為自己帶來很多罪業。

  5. “婆舍多,有四種姓:剎帝利、婆羅門、吠舍、首陀羅。
  “有些剎帝利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婆舍多,可以看見,有些剎帝利做人們一致認為是不善、受譴責、不應行踐、非聖者、帶來黑報、受智者譴責的事情。
  “有些婆羅門殺生……
  “有些吠舍殺生……
  “有些首陀羅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婆舍多,可以看見,有些首陀羅做人們一致認為是不善、受譴責、不應行踐、非聖者、帶來黑報、受智者譴責的事情。

  6. “婆舍多,有些剎帝利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不邪見。婆舍多,可以看見,有些剎帝利做人們一致認為是善、不受譴責、應行踐、聖者、帶來白報、受智者稱讚的事情。
  “有些婆羅門不殺生……
  “有些吠舍不殺生……
  “有些首陀羅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不邪見。婆舍多,可以看見,有些首陀羅做人們一致認為是善、不受譴責、應行踐、聖者、帶來白報、受智者稱讚的事情。

  7. “婆舍多,在四種姓之中都夾雜有人做出黑法與白法,做出受智者譴責的事情與受智者稱讚的事情。那麼婆羅門憑藉什麼來說 ‘只有婆羅門才是高種姓,其餘都是低種姓;只有婆羅門才是白種姓,其餘都是黑種姓;只有婆羅門才清淨,不是婆羅門便不清淨;婆羅門是梵天之子,是梵天的後裔,從梵天的口中出生;婆羅門由梵天所生、由梵天所化,是梵天的繼承者’ 呢?
  “婆舍多,智者不會認可婆羅門這種說話。這是什麼原因呢?在四種姓之中任何人若成為一位阿羅漢比丘,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他就是被視為最高的。這是如法的稱讚,並非不如法的稱讚。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

  8.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這段義理可以這樣來理解:
  “婆舍多,拘薩羅王波斯匿知道我從釋迦族出家,是一位無上士。婆舍多,釋迦族人臣服於拘薩羅王波斯匿,對他作禮、起立、合掌、恭敬,而拘薩羅王波斯匿則像釋迦族人對他作禮、起立、合掌、恭敬那樣,對如來作禮、起立、合掌、恭敬。他不是認為我出身好、他出身不好,我有力量、他沒有力量,我外觀好、他外觀不好,我能力大、他能力小,而是因為他照料法、恭敬法、尊重法、供養法、敬重法,所以對如來作禮、起立、合掌、恭敬。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這段義理可以這樣來理解。

  9. “婆舍多,你們從不同的出身、不同的名字、不同的家族、不同的種族到這堨X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如果人們問你們: ‘你們是誰?’
  “你們可以告知他們: ‘我們是沙門釋子。’
  “婆舍多,任何人對如來有一份固定、紮根、確立、堅固的敬信,這份敬信不會被沙門、婆羅門、天神、魔羅、梵天或任何眾生奪去,他可宣稱: ‘我是世尊之子,是世尊的後裔,從世尊的口中出生;我由法所生、由法所化,是法的繼承者。’
  “這是什麼原因呢?如來可稱之為 ‘法身’ ,也可稱之為 ‘梵身’ ,如來是法、是梵。

  10. “婆舍多,世間長久時間之前在成劫的時候,大多數眾生投生在光音天之中。他們以善意所生,以喜悅為食糧,自身有光芒,在空中行走,端嚴。他們長久在那堨肮﹛C
  “在過了長久的時間到了壞劫的時候,大多數光音天死後投生到這堥荂C他們也是以善意所生,以喜悅為食糧,自身有光芒,在空中行走,端嚴。他們長久在這堨肮﹛C

  11. “婆舍多,那時世間是一片汪洋,整個世間暗冥,漆黑一片,沒有日月,沒有群星;那時沒有日夜之分,沒有月份之分,沒有季節之分;也沒有男女之分,只是算作 ‘眾生,眾生’ 。
  “在眾生生活了長久的時間後,水面上出現了美味的地塊。就正如煮沸的牛奶在涼後奶面上出現一層薄膜那樣,同樣地,水面上出現了美味的地塊。那些地塊具有色、香、味,色就正如乳漿或酥那樣,味就正如蜜糖那樣。

  12. “婆舍多,有一個貪吃的眾生心想: ‘唏,這是什麼來的呢?’ 他用手指拈一些來吃。當他吃的時候得到快樂,渴愛出現了。
  “另一些眾生看見了,也跟著用手指拈一些來吃。當他們吃的時候得到快樂,渴愛也出現了。
  “於是,眾生前往那些地塊那堙A用手拿大片來吃。當眾生用手拿大片來吃的時候,自身的光芒便消失;當眾生自身光芒消失的時候,日月便出現;當日月出現的時候,群星便出現;當群星出現的時候,日夜便出現;當日夜出現的時候,月份便出現;當月份出現的時候,季節便出現。婆舍多,這時世間又再次形成了。

  13. “婆舍多,那些眾生長時間吃地塊,以地塊為滋養,以地塊為食物。當那些眾生長時間吃地塊,以地塊為滋養,以地塊為食物的時候,身體逐漸變得粗劣,開始有美醜之分,一些眾生外觀好,一些眾生外觀差。那些外觀好的眾生生起傲慢,說: ‘我們外觀好,你們的外觀比我們差!’
  “當眾生因為外觀為條件而生起傲慢的時候,地塊的美味消失了。當地塊美味消失的時候,眾生聚集一起歎息: ‘美味啊!美味啊!’
  “現在人們若得到一些美食的時候都會說: ‘美味啊!美味啊!’ 人們並不知道這是沿襲著過往世間起源時的說話。

  14. “婆舍多,當地塊美味消失的時候,美味的土塊開始出現。就正如菇類生長那樣,美味的土塊開始出現。那些土塊具有色、香、味,色就正如乳漿或酥那樣,味就正如蜜糖那樣。
  “那些眾生前去吃土塊,他們長時間吃土塊,以土塊為滋養,以土塊為食物。當那些眾生長時間吃土塊,以土塊為滋養,以土塊為食物的時候,身體變得更加粗劣,更加有美醜之分,一些眾生外觀好,一些眾生外觀差。那些外觀好的眾生生起傲慢,說: ‘我們外觀好,你們的外觀比我們差!’
  “當眾生因為外觀為條件而生起傲慢的時候,土塊的美味消失了;當土塊美味消失的時候,美味的蔓藤開始出現。就正如竹枝生長那樣,美味的蔓藤開始出現。那些蔓藤具有色、香、味,色就正如乳漿或酥那樣,味就正如蜜糖那樣。

  15. “婆舍多,那些眾生前去吃蔓藤,他們長時間吃蔓藤,以蔓藤為滋養,以蔓藤為食物。當那些眾生長時間吃蔓藤,以蔓藤為滋養,以蔓藤為食物的時候,身體變得更加粗劣,更加有美醜之分,一些眾生外觀好,一些眾生外觀差。那些外觀好的眾生生起傲慢,說: ‘我們外觀好,你們的外觀比我們差!’
  “當眾生因為外觀為條件而生起傲慢的時候,蔓藤的美味消失了;當蔓藤美味消失的時候,眾生聚集一起歎息: ‘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現在人們若接觸到痛苦事情的時候都會說: ‘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人們並不知道這是沿襲著過往世間起源時的說話。

  16. “婆舍多,當蔓藤美味消失的時候,不耕而熟的白米開始出現。這些白米沒有粗屑,沒有穀糠,美味,隨時可食用;晚上收取了早上又再生長,早上收取了晚上又再生長,從不間斷。那些眾生長時間吃白米,以白米為滋養,以白米為食物。當那些眾生長時間吃白米,以白米為滋養,以白米為食物的時候,身體變得更加粗劣,更加有美醜之分,女性與女性的器官,男性與男性的器官開始出現。
  “這時候,女性不斷注視男性,男性不斷注視女性;他們不斷互相注視,於是貪欲生起了,熱切出現了;他們以熱切為條件而作出淫欲法。
  “那時候,眾生若看見有其他眾生作出淫欲法,會把塵土、灰燼、牛糞擲向他們,說: ‘不要這樣,不淨!不要這樣,不淨!一個眾生怎可以對另一個眾生做出這樣的行為呢!’
  “現在有些國土的風俗中,到女方迎娶新娘的時候,是會把塵土、灰燼、牛糞擲向她的。人們並不知道這是沿襲著過往世間起源時的行為。

  17. “婆舍多,現在作淫欲法是合法的事情,但那時候是非法的事情。那時候,作淫欲法的眾生是會被禁止進入村落或市鎮一兩個月的。由於眾生不斷作出這些非法的事情,所以眾生著手建屋以掩蓋這些非法的事情。
  “婆舍多,那時候,有一個懶惰的眾生心想: ‘唏,為什麼我早晚都要去收取白米這麼麻煩呢,讓我一次收取早晚兩份的白米吧!’ 於是,他一次收取早晚兩份的白米。
  “第二個眾生前往他那堙A然後對他說: ‘眾生賢者,來吧,我們一起去收白米吧。’
  “ ‘眾生賢者,不用了,我已一次收取早晚兩份的白米了。’
  “第二個眾生看見他那樣便仿傚他,更一次收取兩天的白米,說: ‘唏,這樣更好。’
  “第三個眾生前往第二個眾生那堙A然後對他說: ‘眾生賢者,來吧,我們一起去收白米吧。’
  “ ‘眾生賢者,不用了,我已一次收取兩天的白米了。’
  “第三個眾生看見第二個眾生那樣便仿傚他,更一次收取四天的白米,說: ‘唏,這樣更好。’
  “第四個眾生前往第三個眾生那堙A然後對他說: ‘眾生賢者,來吧,我們一起去收白米吧。’
  “ ‘眾生賢者,不用了,我已一次收取四天的白米了。’
  “第四個眾生看見第三個眾生那樣便仿傚他,更一次收取八天的白米,說: ‘唏,這樣更好。’
  “由於眾生儲藏白米來吃,白米便包著一層粗屑,再包著一層穀糠,收取了便不再長出來,之後只生長在穗束之中。

  18. “婆舍多,那時候,眾生聚集一起歎息: ‘眾生真的是出現了惡法!之前我們以善意所生,以喜悅為食糧,自身有光芒,在空中行走,端嚴,久住於世。
  “ ‘在生活了長久的時間後,我們吃了美味的地塊,自身的光芒便消失,日月便出現,群星便出現,日夜便出現,月份便出現,季節便出現。
  “ ‘由於我們長時間吃地塊,以地塊為滋養,以地塊為食物,所帶來的各種惡不善法便出現,於是地塊的美味便消失。當地塊美味消失的時候,美味的土塊開始出現;由於我們長時間吃土塊,以土塊為滋養,以土塊為食物,所帶來的各種惡不善法便出現,於是土塊的美味便消失。當土塊美味消失的時候,美味的蔓藤開始出現;由於我們長時間吃蔓藤,以蔓藤為滋養,以蔓藤為食物,所帶來的各種惡不善法便出現,於是蔓藤的美味便消失。當蔓藤美味消失的時候,不耕而熟的白米開始出現;由於我們長時間吃白米,以白米為滋養,以白米為食物,所帶來的各種惡不善法便出現,於是白米便包著一層粗屑,再包著一層穀糠,收取了便不再長出來,之後只生長在穗束之中。
  “ ‘讓我們分田地,設立地界吧。’
  “於是,眾生分田地,設立地界。

  19. “婆舍多,有一個貪心的眾生守護自己的田地,盜取別人田地的食物來吃,其他眾生捉到他之後,對他說: ‘眾生賢友,你真的是作惡,怎可以守護自己的田地,盜取別人田地的食物來吃呢!眾生賢友,你不要再次做這樣的事情了!’
  “那個貪心的眾生回答: ‘眾生賢友,是的。’
  ……第二次……
  “那個貪心的眾生第三次守護自己的田地,盜取別人田地的食物來吃,其他眾生捉到他之後,對他說: ‘眾生賢友,你真的是作惡,怎可以守護自己的田地,盜取別人田地的食物來吃呢!眾生賢友,你不要再次做這樣的事情了!’ 其他眾生用手打他,用石擲他,用棒打他。這時候偷盜出現了,譴責出現了,妄語出現了,懲罰出現了。

  20. “婆舍多,那時候,眾生聚集一起歎息: ‘眾生真的是出現了惡法!偷盜出現了,譴責出現了,妄語出現了,懲罰出現了!讓我們選出一個能夠對應要判罰的作出判罰、應要譴責的作出譴責、應要放逐的作出放逐的眾生,我們每人給他一份白米吧。’
  “於是,眾生前往一個有至極的外觀、最好看、最得人心、最有能力的眾生那堙A然後對他說: ‘眾生賢友,來吧,你對應要判罰的作出判罰,應要譴責的作出譴責,應要放逐的作出放逐,我們每人給你一份白米吧。’
  “那個眾生回答: ‘好的。’ 之後,他對應要判罰的作出判罰,應要譴責的作出譴責,應要放逐的作出放逐,其他眾生每人給他一份白米。

  21. “婆舍多, ‘受廣大民眾尊重’ 即是 ‘大尊’ 的意思。於是, ‘大尊’ 這個稱謂便首先出現。
  “ ‘田地之主’ 即是 ‘剎帝利’ 的意思。於是, ‘剎帝利’ 這個稱謂便隨後出現。
  “ ‘以法來管治他人’ 即是 ‘王’ 的意思。於是, ‘王’ 這個稱謂便再隨後出現。
  “婆舍多,這是過往在世間起源時,剎帝利稱謂的出處。這些稱謂出自於那些眾生,並非出自於別處;這些稱謂貼近事實,並非不貼近事實;這些稱謂的來由是合理的,並非不合理的。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

  22. “婆舍多,一些眾生心想: ‘眾生真的是出現了惡法!偷盜出現了,譴責出現了,妄語出現了,懲罰出現了,放逐出現了!讓我們遠離惡不善法吧。’
  “婆舍多,他們遠離惡不善法。 ‘遠離惡不善法’ 即是 ‘婆羅門’ 的意思。於是, ‘婆羅門’ 這個稱謂便首先出現。
  “他們在森林那堳堻y茅屋,然後在茅屋中禪思。他們不生煙火、不作煮食、不作舂臼,早上到村落、市鎮、王城化食早飯,晚上到村落、市鎮、王城化食晚飯,化得食物後又返回森林禪思。人們看見這種情形,便用 ‘禪思者’ 來形容他們。於是, ‘禪思者’ 這個稱謂便隨後出現。

  23. “婆舍多,那些不適應森林生活的眾生,便逗留在村落與市鎮附近編集教典。人們看見這種情形,便說: ‘現在這些眾生不作禪思。他們作咒頌師。’ 於是, ‘咒頌師’ 這個稱謂便再隨後出現。在現在,咒頌師被視為是優勝的,但在過往,咒頌師則被視為是低劣的。
  “婆舍多,這是過往在世間起源時,婆羅門稱謂的出處。這些稱謂出自於那些眾生,並非出自於別處;這些稱謂貼近事實,並非不貼近事實;這些稱謂的來由是合理的,並非不合理的。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

  24. “婆舍多,有些眾生作淫欲法,從事畜牧、商人的工作, ‘作淫欲法,從事畜牧、商人的工作’ 即是 ‘吠舍’ 的意思。於是, ‘吠舍’ 這個稱謂便出現。
  “婆舍多,這是過往在世間起源時,吠舍稱謂的出處。這種稱謂出自於那些眾生,並非出自於別處;這種稱謂貼近事實,並非不貼近事實;這種稱謂的來由是合理的,並非不合理的。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

  25. “婆舍多,餘下來的眾生作打獵的行為, ‘打獵的行為是低下的行為’ ,這亦是 ‘首陀羅’ 的意思。於是, ‘首陀羅’ 這個稱謂便出現。
  “婆舍多,這是過往在世間起源時,首陀羅稱謂的出處。這種稱謂出自於那些眾生,並非出自於別處;這種稱謂貼近事實,並非不貼近事實;這種稱謂的來由是合理的,並非不合理的。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

  26. “婆舍多,那時候,有些剎帝利不滿自身的生活方式,心想成為一位沙門,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
  “有些婆羅門……
  “有些吠舍……
  “有些首陀羅不滿自身的生活方式,心想成為一位沙門,出家過沒有家庭的生活。
  “他們四種稱謂都改稱為 ‘沙門’ 。這種稱謂出自於那些眾生,並非出自於別處;這種稱謂貼近事實,並非不貼近事實;這種稱謂的來由是合理的,並非不合理的。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

  27. “婆舍多,有些剎帝利作身不善行、口不善行、意不善行,懷有邪見,做出由邪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有些婆羅門……
  “有些吠舍……
  “有些首陀羅……
  “有些沙門作身不善行、口不善行、意不善行,懷有邪見,做出由邪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

  28. “婆舍多,有些剎帝利作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懷有正見,做出由正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
  “有些婆羅門……
  “有些吠舍……
  “有些首陀羅……
  “有些沙門作身善行、口善行、意善行,懷有正見,做出由正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

  29. “婆舍多,有些剎帝利夾雜作善與不善的身行、善與不善的口行、善與不善的意行,正見與邪見夾雜其中,做出由夾雜的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領受苦樂夾雜的境界。
  “有些婆羅門……
  “有些吠舍……
  “有些首陀羅……
  “有些沙門夾雜作善與不善的身行、善與不善的口行、善與不善的意行,正見與邪見夾雜其中,做出由夾雜的見所驅動的業,因此在身壞命終之後領受苦樂夾雜的境界。

  30. “婆舍多,有些剎帝利約束身、約束口、約束意,修習七科菩提分法,得到當下入滅。
  “有些婆羅門……
  “有些吠舍……
  “有些首陀羅……
  “有些沙門約束身、約束口、約束意,修習七科菩提分法,得到當下入滅。

  31. “婆舍多,在四種姓之中任何人若成為一位阿羅漢比丘,盡除了所有漏,過著清淨的生活,完成了應做的修行工作,放下了重擔,取得了最高的果證,解除了導致投生的結縛,以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他就是被視為最高的。這是如法的稱讚,並非不如法的稱讚。
  “婆舍多,不論今生與來生,正法對眾生來說都是最優勝的。

  32. “婆舍多,梵天.長青童子曾誦出這首偈頌:
  “ ‘於族群之中,
   剎帝利最勝;
   於人天之中,
   明行足最勝。’
  “婆舍多,梵天.長青童子所誦的偈頌是好的唸誦、好的演說,是有意義的偈頌,受我認可。我也是這樣說的:
  “於族群之中,
     剎帝利最勝;
     於人天之中,
     明行足最勝。”
  世尊說了以上的話後,婆舍多和婆羅墮闍對世尊的說話心感高興,滿懷歡喜。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