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25 優曇波利園獅子吼經 | 1 | 2 |

長部
蕭式球譯

二十五.優曇波利園獅子吼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靈鷲山。尼拘陀遊方者跟大約有三千人的遊方者大眾住在優曇波利的遊方者園。
  這時候,散陀那居士在中午離開王舍城去探望世尊,他心想: “現在不是探望世尊的時候,世尊正在靜處;現在也不是探望受人尊重的比丘的時候,他們也是在靜處。讓我先往優曇波利的遊方者園,去尼拘陀遊方者那塈a。” 於是,散陀那居士前往優曇波利的遊方者園,去尼拘陀遊方者那堙C

  2. 這時候,尼拘陀遊方者跟遊方者大眾坐在一起高談闊論,發出嘈吵及很大的聲音,談論有關國王、盜賊、大臣、軍隊、恐懼、戰爭、食物、飲品、衣服、床具、花環、香油、親屬、車乘、鄉村、市鎮、都城、國家、女士、英雄、街上流言、井邊流言、亡靈、雜事、世間、大海、是非對錯等各種俗世間的說話。

  3. 尼拘陀遊方者從遠處看見散陀那居士前來,便平息他的大眾說: “賢者們,請保持肅靜。賢者們,請不要作聲。喬答摩沙門有許多白衣在家弟子住在王舍城,前來的散陀那居士是其中的一位。這些尊者喜歡寧靜、讚嘆寧靜,如果知道我們是一群寧靜的大眾,也許會走到我們這堥荂C” 尼拘陀遊方者說了這番話後,那些遊方者保持沉默。

  4. 散陀那居士前往尼拘陀遊方者那堙A和尼拘陀遊方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坐在一邊,然後對尼拘陀遊方者說: “賢者,外道遊方者聚集一起高談闊論,發出嘈吵及很大的聲音,談論有關國王、盜賊、大臣、軍隊、恐懼、戰爭、食物、飲品、衣服、床具、花環、香油、親屬、車乘、鄉村、市鎮、都城、國家、女士、英雄、街上流言、井邊流言、亡靈、雜事、世間、大海、是非對錯等各種俗世間的說話。世尊則不同,他以森林、園林、樹林作為住處,生活在沒有吵雜、寧靜、沒有閒雜人等、遠離人煙、理想的靜處之中。”

  5. 散陀那居士說了這番話後,尼拘陀遊方者對他說: “居士,你可知道,有誰跟喬答摩沙門交談,有誰跟喬答摩沙門討論,有誰令喬答摩沙門取得高深的智慧呢!喬答摩沙門被空處剝奪智慧,喬答摩沙門跟大眾隔絕,不值得跟喬答摩沙門交談,他只在狹小的範圍來尋找知識。就正如棚中的牛隻只在狹小的範圍來吃草,同樣地,喬答摩沙門被空處剝奪智慧,喬答摩沙門跟大眾隔絕,不值得跟喬答摩沙門交談,他只在狹小的範圍來尋找知識。
  “唏,居士,如果喬答摩沙門走到這個大眾來,我們只需一個問題便可以把他擊敗,就像推倒一個空水瓶那樣。”

  6. 世尊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耳界,聽到散陀那居士與尼拘陀遊方者的談話,於是下靈鷲山前往須摩揭陀蓮池邊的孔雀飼餵處,然後在空曠的地方行禪。
  尼拘陀遊方者看見世尊行禪,便平息他的大眾說: “賢者們,請保持肅靜。賢者們,請不要作聲。喬答摩沙門在行禪,這位尊者喜歡寧靜、讚嘆寧靜,如果知道我們是一群寧靜的大眾,也許會走到我們這堥荂C如果喬答摩沙門走到這個大眾來,我們會問他這個問題: ‘大德,世尊教導弟子什麼樣的法義,令弟子對梵行取得自信,認同梵行,嚮往梵行呢?’ ”
  尼拘陀遊方者說了這番話後,那些遊方者保持沉默。

  7. 世尊前往尼拘陀遊方者那堙A尼拘陀遊方者對世尊說: “大德世尊,請過來,歡迎到來。大德世尊,你很久沒有到來了。大德世尊,座位已經預備好了,請坐。”
  世尊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尼拘陀遊方者以一低座坐在一邊。世尊對尼拘陀遊方者說: “尼拘陀,剛才你們坐在一起談論的是什麼呢?你們談論到哪堜O?”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尼拘陀遊方者對他說: “大德,我看見世尊行禪,然後說: ‘如果喬答摩沙門走到這個大眾來,我們會問他這個問題: “大德,世尊教導弟子什麼樣的法義,令弟子對梵行取得自信,認同梵行,嚮往梵行呢?” ’ 大德,當我們談論到這堛漁伬唌A世尊便來到了。”
  “尼拘陀,你是一個外道,接受外道的教義,持外道的信願,修外道的修習,過外道的生活,這樣是很難明白這個問題的,你還是問在你們師承之中要厭離的東西吧,例如問: ‘大德,哪些是苦行厭離的圓滿,哪些是不圓滿呢?’ ”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那些遊方者發出嘈吵的聲音,他們高聲說: “真是罕見,真是少有!喬答摩沙門有大威德、大力量!不單能夠講解自己的教說,更能自如地講解其他師承的教說!”

  8. 於是,尼拘陀遊方者令那些遊方者保持肅靜,然後對世尊說: “大德,我們主張苦行厭離,視苦行厭離為精髓,持續堅守苦行厭離。大德,哪些是苦行厭離的圓滿,哪些是不圓滿呢?”
  “尼拘陀,一個苦行裸體外道,不跟隨常人的生活習慣,不用缽而只用手來盛載食物吃,不接受別人呼喚過去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呼喚停下來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帶來的食物,不接受專為自己準備的食物,不接受別人邀請供養的食物,不取盤中的食物,不取鍋中的食物,不在門檻間接受食物,不在棒杖間接受食物,不在杵臼間接受食物,不在有兩人在吃食物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懷孕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哺乳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性交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專作布施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狗看守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蒼蠅群集的地方接受食物,不接受魚類,不接受肉類,不飲酒,不飲果酒,不飲米酒。
  “他只去七家化食及只取七口食物,只去六家化食及只取六口食物……以至只去一家化食及只取一口食物;一天化食一次,兩天才化食一次……以至七天才化食一次;一天吃食物一次,兩天才吃食物一次……以至七天才吃食物一次。他以這方法來修習,直至每逢半個月才吃食物一次。
  “他只吃野菜、麥、生米、野米、水草、穀、米水渣、芝麻、草、牛糞;他只吃樹下的果子和野果。
  “他穿麻、粗麻、裹屍布、破布、樹皮、羚羊皮、羚羊皮條、吉祥草衣、樹皮衣、木條衣、頭髮衣、馬尾毛衣、貓頭鷹羽毛衣。
  “他是一個修習拔鬚髮的人,常把自己的鬚髮拔除;他是一個修習長期站立的人,不使用坐具;他是一個修習長時間蹲下的人,盡力保持蹲下的姿勢;他是一個修習睡刺床的人,睡在帶有尖刺的床上;他睡在木板上,睡在地上,側身一個姿勢、滿身塵垢而睡,在空曠的地方鋪蓆而睡;他是一個修習吃穢物的人,只吃污穢的食物;他是一個修習飲水戒的人,只飲生水;他是一個每天沐浴三次的人,晚上也會到水中沐浴。
  “尼拘陀,你認為怎樣,這樣的苦行厭離是圓滿還是不圓滿呢?”
  “大德,這樣的苦行厭離是圓滿的,不是不圓滿的。”
  “尼拘陀,即使說這樣的苦行厭離是圓滿的,我說,可以有各種污染在當中。”

  9. “大德,既然說這樣的苦行厭離是圓滿的,為什麼世尊說,可以有各種污染在當中呢?”
  “尼拘陀,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當他修習苦行時,內心便高興、自滿。尼拘陀,當他修習苦行時,內心便高興、自滿,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當他修習苦行時,內心便自大、看不起別人。尼拘陀,當他修習苦行時,內心便自大、看不起別人,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當他修習苦行時,迷醉、沉迷於中,內心放逸。尼拘陀,當他修習苦行時,迷醉、沉迷於中,內心放逸,這就是他的污染。

  10.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當他修習苦行時為自己帶來一些得著、供養、聲譽;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內心便高興、自滿。尼拘陀,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內心便高興、自滿,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當他修習苦行時為自己帶來一些得著、供養、聲譽;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內心便自大、看不起別人。尼拘陀,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內心便自大、看不起別人,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當他修習苦行時為自己帶來一些得著、供養、聲譽;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迷醉、沉迷於中,內心放逸。尼拘陀,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迷醉、沉迷於中,內心放逸,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他揀擇食物,心想: ‘這些食物適合我,那些食物不合我。’ 當他遇到不合自己的食物時,希望將它丟棄;當他遇到適合自己的食物時,受食物束縛、受食物迷醉、抓著食物不放,他沒有看見當中的過患,沒有出離的智慧來受用食物。尼拘陀,揀擇食物,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他為了得著、供養、聲譽的原因而希望國王、大臣、剎帝利、婆羅門、居士、外道尊敬自己。尼拘陀,為了得著、供養、聲譽的原因而希望國王、大臣、剎帝利、婆羅門、居士、外道尊敬自己,這就是他的污染。

  11.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對其他沙門婆羅門沒有歡喜心,心想: ‘這些奢華生活的人什麼都吃!以尖牙利齒吃掉各種根、莖、節、果、種子,竟然還自稱為沙門!’ 尼拘陀,對其他沙門婆羅門沒有歡喜心,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看見其他沙門婆羅門受族人照料、恭敬、尊重、供養時,之後心想: ‘這些奢華生活的人受族人照料、恭敬、尊重、供養,我這些儉樸的苦行人反而不受族人照料、恭敬、尊重、供養。’ 他因為族人的行為而生起嫉妒和吝嗇。尼拘陀,因為族人的行為而生起嫉妒和吝嗇,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故意在吸引人觀看的地方來修習。尼拘陀,故意在吸引人觀看的地方來修習,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掩藏自己的缺失,而在族人之間到處說: ‘我是一個苦行人,我是一個苦行人。’ 尼拘陀,掩藏自己的缺失,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欺瞞別人,確當的事情他說不確當,不確當的事情他說確當,他故意說妄語。尼拘陀,欺瞞別人,故意說妄語,這就是他的污染。

  12. “尼拘陀,再者,如來或如來的弟子宣說法義時,一個苦行人對應要認可的法義而不認可。尼拘陀,對應要認可的法義而不認可,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有忿怒和敵意。尼拘陀,有忿怒和敵意,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有怨恨、仇恨、嫉妒、吝嗇、奸詐、虛偽、自私、自大;有惡欲,受惡欲所支配;有邪見,執取各種邊見;緊緊取著世俗的見,不易放捨。尼拘陀,有怨恨、仇恨、嫉妒、吝嗇、奸詐、虛偽、自私、自大,有惡欲,有邪見,緊緊取著世俗的見,這就是他的污染。
  “尼拘陀,你認為怎樣,這樣的苦行厭離是有污染還是沒有污染的呢?”
  “大德,這樣的苦行厭離肯定是有污染的,不是沒有污染的。大德,這是有可能找到一個具有全部污染的苦行人的,更不用說找到具有一種或數種污染的苦行人了。”

  13. “尼拘陀,一個苦行人著手修習苦行,當他修習苦行時,內心不會高興、自滿。尼拘陀,當他修習苦行時,內心不會高興、自滿,在這方面來說,他是清淨的。
  “……內心不會自大、看不起別人……
  “……不會迷醉、沉迷於中,內心不會放逸……
  “……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內心不會高興、自滿……
  “……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內心不會自大、看不起別人……
  “……有了那些得著、供養、聲譽時,不會迷醉、沉迷於中,內心不會放逸……
  “……不會揀擇食物……
  “……不會為了得著、供養、聲譽的原因而希望國王、大臣、剎帝利、婆羅門、居士、外道尊敬自己……

  14. “……不會對其他沙門婆羅門沒有歡喜心……
  “……不會因為族人的行為而生起嫉妒和吝嗇……
  “……不會故意在吸引人觀看的地方來修習……
  “……不會掩藏自己的缺失……
  “……不會欺瞞別人,不會故意說妄語……

  15. “……不會對應要認可的法義而不認可……
  “……沒有忿怒和敵意……
  “尼拘陀,再者,一個苦行人沒有怨恨、仇恨、嫉妒、吝嗇、奸詐、虛偽、自私、自大;沒有惡欲,不受惡欲所支配;沒有邪見,不會執取各種邊見;不會緊緊取著世俗的見,不易放捨。尼拘陀,沒有怨恨、仇恨、嫉妒、吝嗇、奸詐、虛偽、自私、自大,沒有惡欲,沒有邪見,不會緊緊取著世俗的見,在這方面來說,他是清淨的。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