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24 波吒釐經 | 1 | 2 |

長部
蕭式球譯

二十四.波吒釐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摩利一個稱為阿奴波的市鎮。
  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阿奴波化食,他心想: “現在入阿奴波化食時候還早,讓我先往跋伽婆種遊方者的園林,去跋伽婆種遊方者那塈a。”
  於是,世尊前往跋伽婆種遊方者的園林,去跋伽婆種遊方者那堙C

  2. 跋伽婆種遊方者對世尊說: “大德世尊,請過來,歡迎到來。大德世尊,你很久沒有到來了。大德世尊,座位已經預備好了,請坐。”
  世尊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跋伽婆種遊方者以一低座坐在一邊。跋伽婆種遊方者對世尊說: “大德,前些日子善星.離車子前來我這堙A然後對我說: ‘跋伽婆,現在我要離棄世尊。跋伽婆,現在我不跟從世尊。’ 大德,善星.離車子曾否這樣說呢?”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曾經這樣說。

  3. “跋伽婆,前些日子善星.離車子前來我那堙A對我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對我說: ‘大德,現在我要離棄世尊。大德,現在我不跟從世尊。’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說了那番話後,我對他說: ‘善星,我曾否對你這樣說過: “善星,來吧,你跟從我吧” ?’
  “ ‘大德,沒有。’
  “ ‘善星,你曾否對我這樣說過: “大德,我要跟從你” ?’
  “ ‘大德,沒有。’
  “ ‘善星,聽你所說,我不曾對你說過: “善星,來吧,你跟從我吧。” 你也不曾對我說過: “大德,我要跟從你。” 你這愚癡的人,為什麼你這樣來誣蔑我呢!你看,你這愚癡的人有多大的過失呢!’

  4. “ ‘大德,世尊沒有作超於常人的神通給我看。’
  “ ‘善星,我曾否對你這樣說過: “善星,來吧,你跟從我吧,我要作超於常人的神通給你看” ?’
  “ ‘大德,沒有。’
  “ ‘善星,你曾否對我這樣說過: “大德,我要跟從你,世尊要作超於常人的神通給我看” ?’
  “ ‘大德,沒有。’
  “ ‘善星,聽你所說,我不曾對你說過: “善星,來吧,你跟從我吧,我要作超於常人的神通給你看。” 你也不曾對我說過: “大德,我要跟從你,世尊要作超於常人的神通給我看。” 你這愚癡的人,為什麼你這樣來誣蔑我呢!
  “ ‘善星,你認為怎樣,無論作或不作超於常人的神通,我說法的目的是否讓修行者擺脫輪迴與徹底盡除苦呢?’
  “ ‘大德,無論作或不作超於常人的神通,世尊說法的目的就是讓修行者擺脫輪迴與徹底盡除苦。’
  “ ‘善星,聽你所說,無論作或不作超於常人的神通,我說法的目的就是讓修行者擺脫輪迴與徹底盡除苦,那為什麼要我作超於常人的神通呢?你看,你這愚癡的人有多大的過失呢!’

  5. “ ‘大德,世尊沒有為我宣說世間的起源。’
  “ ‘善星,我曾否對你這樣說過: “善星,來吧,你跟從我吧,我要為你宣說世間的起源” ?’
  “ ‘大德,沒有。’
  “ ‘善星,你曾否對我這樣說過: “大德,我要跟從你,世尊要為我宣說世間的起源” ?’
  “ ‘大德,沒有。’
  “ ‘善星,聽你所說,我不曾對你說過: “善星,來吧,你跟從我吧,我要為你宣說世間的起源。” 你也不曾對我說過: “大德,我要跟從你,世尊要為我宣說世間的起源。” 你這愚癡的人,為什麼你這樣來誣蔑我呢!
  “ ‘善星,你認為怎樣,無論宣說或不宣說世間的起源,我說法的目的是否讓修行者擺脫輪迴與徹底盡除苦呢?’
  “ ‘大德,無論宣說或不宣說世間的起源,世尊說法的目的就是讓修行者擺脫輪迴與徹底盡除苦。’
  “ ‘善星,聽你所說,無論宣說或不宣說世間的起源,我說法的目的就是讓修行者擺脫輪迴與徹底盡除苦,那為什麼要我宣說世間的起源呢?你看,你這愚癡的人有多大的過失呢!

  6. “ ‘善星,你曾經在跋祇的村落之間多方面來稱讚我: “這位世尊是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 善星,你曾經在跋祇的村落之間這樣多方面來稱讚我。
  “ ‘善星,你曾經在跋祇的村落之間多方面來稱讚法: “法是由世尊開示出來的,是現生體證的,不會過時的,公開給所有人的,導向覺悟的,智者能在其中親身體驗的。” 善星,你曾經在跋祇的村落之間這樣多方面來稱讚法。
  “ ‘善星,你曾經在跋祇的村落之間多方面來稱讚僧: “世尊的弟子僧善巧地進入正道,正直地進入正道,方法正確地進入正道,方向正確地進入正道,是四雙八輩的聖者;世尊的弟子僧值得受人供養,值得受人合掌,是世間無上的福田。” 善星,你曾經在跋祇的村落之間這樣多方面來稱讚僧。
  “ ‘善星,雖然這樣,但讓我告訴你,讓我對你說,善星,人們將會說: “善星.離車子不能在喬答摩沙門座下修習梵行,他放棄修學,返回低俗的生活之中。” 善星,人們將會這樣說。’
  “跋伽婆,那時我說,善星.離車子將會離開這堛漯k和律,將會受如地獄那樣之苦。

  7. “跋伽婆,有一次,我住在普目一個稱為優多羅的市鎮。
  “在上午,我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善星.離車子以後學沙門的身份隨後而行,一起入優多羅化食。
  “那時候,修習狗戒的拘羅迦提裸體外道四肢著地來行走,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不用食具只用口來吃食物。善星.離車子看見那樣的情形,然後心想: ‘十分好,這位沙門真的是一位阿羅漢!他四肢著地來行走,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不用食具只用口來吃食物!’
  “跋伽婆,我以他心智知道善星.離車子的心念,於是對他說: ‘你這愚癡的人,你還稱自己為釋子嗎?’
  “ ‘大德,為什麼世尊說 “你這愚癡的人,你還稱自己為釋子” 呢?’
  “ ‘善星,你是否看見那個修習狗戒的拘羅迦提裸體外道四肢著地來行走,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不用食具只用口來吃食物,然後心想 “十分好,這位沙門真的是一位阿羅漢!他四肢著地來行走,吃人們放在地上的食物,不用食具只用口來吃食物” 呢?’
  “ ‘大德,是的。為什麼大德世尊會妒忌阿羅漢的呢?’
  “ ‘你這愚癡的人,我不是妒忌阿羅漢。你要捨棄這些惡見的去處!不要讓這些惡見的去處為你長期帶來不利和苦惱!
  “ ‘善星,你認為拘羅迦提裸體外道真的是一位阿羅漢,但他在七天後便會因為消化不良而命終,命終後投生在一種稱為迦羅迦的低等阿修羅之中,而遺骸則被人丟棄在荒塚的香草堆上。如果你喜歡的話,前往拘羅迦提裸體外道那堙A然後問他是否知道自己的去處。他是有可能知道的,他會為你說知道自己的去處:命終後投生在一種稱為迦羅迦的低等阿修羅之中。’

  8.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前往拘羅迦提裸體外道那堙A然後對他說: ‘拘羅迦提賢友,喬答摩沙門說,你七天後便會因為消化不良而命終,命終後投生在一種稱為迦羅迦的低等阿修羅之中,而遺骸則被人丟棄在荒塚的香草堆上。拘羅迦提賢友,你要適量地吃食物,適量地飲飲品,這樣的話,喬答摩沙門的說話便會成為謊言。’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對如來沒有敬信,一天一天地計算著,但到了第七天,拘羅迦提裸體外道因為消化不良而命終,命終後投生在一種稱為迦羅迦的低等阿修羅之中,遺骸被人丟棄在荒塚的香草堆上。

  9.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聽到 ‘拘羅迦提裸體外道因為消化不良而命終,遺骸被人丟棄在荒塚的香草堆上’ 那個消息,於是前往荒塚的香草堆,去到拘羅迦提裸體外道的遺骸那堙A然後用手掌拍打拘羅迦提裸體外道的遺骸三次,說: ‘拘羅迦提賢友,你知道自己的去處嗎?’
  “跋伽婆,拘羅迦提裸體外道坐了起來,用手按摩自己的腰背,說: ‘善星賢友,我知道自己的去處,我命終後已經投生在一種稱為迦羅迦的低等阿修羅之中。’ 他說完話後又躺回下去。

  10.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前來我那堙A對我作禮,然後坐在一邊。我對他說: ‘善星,你認為怎樣,我對拘羅迦提裸體外道所作的解說,結果有沒有不同呢?’
  “ ‘大德,世尊對拘羅迦提裸體外道所作的解說,結果沒有不同。’
  “ ‘善星,你認為怎樣,這樣是作超於常人的神通,還是不作超於常人的神通呢?’
  “ ‘大德,這樣就是作超於常人的神通。’
  “ ‘善星,你這愚癡的人,我作了超於常人的神通,但你竟然還這樣說: “世尊沒有作超於常人的神通給我看。” 你看,你這愚癡的人有多大的過失呢!’
  “跋伽婆,那時我說,善星.離車子將會離開這堛漯k和律,將會受如地獄那樣之苦。

  11. “跋伽婆,有一次,我住在毗舍離大林的尖頂講堂。
  “那時候,摩蘇迦裸體外道住在毗舍離,他在毗舍離的村落之間取得最高的得著,最高的名聲,他行踐七句願:終生裸體,不穿衣服;終生行梵行,不作淫欲法;終生飲酒食肉1,不吃粥飯;終生不越過毗舍離東的優提那廟;終生不越過毗舍離南的喬答摩廟;終生不越過毗舍離西的七芒果廟;終生不越過毗舍離北的多子廟。
  “他因為行踐七句願,所以在毗舍離的村落之間取得最高的得著,最高的名聲。

  12.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前往摩蘇迦裸體外道那堙A然後問他一些問題,但摩蘇迦裸體外道不能解答,不能解答問題的摩蘇迦裸體外道更流露出忿怒、瞋恚、不滿。善星.離車子心想: ‘十分好,這位沙門真的是一位阿羅漢!我可能冒犯了他,不要讓這件事情為我長期帶來不利和苦惱!’

  13.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前來我那堙A對我作禮,然後坐在一邊。我對他說: ‘你這愚癡的人,你還稱自己為釋子嗎?’
  “ ‘大德,為什麼世尊說 “你這愚癡的人,你還稱自己為釋子” 呢?’
  “ ‘善星,你是否前往摩蘇迦裸體外道那堙A然後問他一些問題,但摩蘇迦裸體外道不能解答,不能解答問題的摩蘇迦裸體外道更流露出忿怒、瞋恚、不滿,你然後心想 “十分好,這位沙門真的是一位阿羅漢!我可能冒犯了他,不要讓這件事情為我長期帶來不利和苦惱” 呢?’
  “ ‘大德,是的。為什麼大德世尊會妒忌阿羅漢的呢?’
  “ ‘你這愚癡的人,我不是妒忌阿羅漢。你要捨棄這些惡見的去處!不要讓這些惡見的去處為你長期帶來不利和苦惱!
  “ ‘善星,你認為摩蘇迦裸體外道真的是一位阿羅漢,但他不久之後便會穿回衣服,娶妻子,吃回粥飯,越過所有毗舍離的寺廟,命終時失去名聲。’
  “跋伽婆,摩蘇迦裸體外道不久之後便穿回衣服,娶妻子,吃回粥飯,越過所有毗舍離的寺廟,命終時失去名聲。

  14. “善星.離車子聽到 ‘摩蘇迦裸體外道穿回衣服,娶妻子,吃回粥飯,越過所有毗舍離的寺廟,命終時失去名聲’ 那個消息,於是前來我那堙A對我作禮,然後坐在一邊。我對他說: ‘善星,你認為怎樣,我對摩蘇迦裸體外道所作的解說,結果有沒有不同呢?’
  “ ‘大德,世尊對摩蘇迦裸體外道所作的解說,結果沒有不同。’
  “ ‘善星,你認為怎樣,這樣是作超於常人的神通,還是不作超於常人的神通呢?’
  “ ‘大德,這樣就是作超於常人的神通。’
  “ ‘善星,你這愚癡的人,我作了超於常人的神通,但你竟然還這樣說: “世尊沒有作超於常人的神通給我看。” 你看,你這愚癡的人有多大的過失呢!’
  “跋伽婆,那時我說,善星.離車子將會離開這堛漯k和律,將會受如地獄那樣之苦。

  15. “跋伽婆,有一次,我住在毗舍離大林的尖頂講堂。
  “那時候,波吒釐子裸體外道住在毗舍離,他在毗舍離的村落之間取得最高的得著,最高的名聲,他對毗舍離的大眾說: ‘喬答摩沙門聲稱具有智,我也聲稱具有智,具有智的人應跟另一個具有智的人比試超於常人的神通。如果喬答摩沙門走一半路到我這堥荂A我會走一半路到他那堨h;我們兩人便可以在那塈@超於常人的神通。如果喬答摩沙門作一種超於常人的神通,我會作兩種;如果喬答摩沙門作兩種超於常人的神通,我會作四種;如果喬答摩沙門作四種超於常人的神通,我會作八種;無論喬答摩沙門作多少超於常人的神通,我都會作他兩倍超於常人的神通。’

  16. “跋伽婆,善星.離車子前來我那堙A對我作禮,坐在一邊,然後將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的說話一五一十地告訴我。
  “善星.離車子說了那番話後,我對他說: ‘善星,若波吒釐子裸體外道不捨棄這樣的說話,不捨棄這樣的心,不放下這樣的見,是沒有能力到來我面前的。如果他這樣想: “我不捨棄這樣的說話,不捨棄這樣的心,不放下這樣的見,能夠去到喬答摩沙門面前。” 他的頭將會破碎掉。’

  17. “ ‘大德,世尊要守護你的說話,善逝要守護你的說話。’
  “ ‘善星,你為什麼說 “世尊要守護你的說話,善逝要守護你的說話” 呢?’
  “ ‘大德,世尊這樣肯定地說波吒釐子裸體外道,他即使以一個化身而到來世尊面前,世尊都會成為妄語者。’

  18. “ ‘善星,如來的說話什麼時候有錯誤呢!’
  “ ‘大德,世尊這樣肯定地說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究竟是世尊以他心智知道他的心念,還是天神告訴如來有關的事情的呢?’
  “ ‘善星,我以他心智知道他的心念,也有天神告訴我有關的事情。有一個名叫阿耆多將軍的離車人最近命終,他投生在三十三天之中,他前來告訴我: “大德,波吒釐子裸體外道不知羞愧,波吒釐子裸體外道說妄語!他在毗舍離的村落之間說我投生在大地獄。大德,我不是投生在大地獄,而是投生在三十三天。大德,波吒釐子裸體外道不知羞愧,波吒釐子裸體外道說妄語!
  “ ‘ “大德,若波吒釐子裸體外道不捨棄這樣的說話,不捨棄這樣的心,不放下這樣的見,是沒有能力到來世尊面前的。如果他這樣想: ‘我不捨棄這樣的說話,不捨棄這樣的心,不放下這樣的見,能夠去到喬答摩沙門面前。’ 他的頭將會破碎掉。”
  “ ‘善星,我以他心智知道他的心念,也有天神告訴我有關的事情。
  “ ‘善星,我要入毗舍離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便會前往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的園林午休。如果你喜歡的話,現在可以去告訴他。’

  19. “跋伽婆,在上午,我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毗舍離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便前往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的園林午休。
  “那時候,善星.離車子匆忙地走入毗舍離,前往一些著名的離車人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友們,世尊入毗舍離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便會前往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的園林午休。賢友們快去吧,賢友們快去吧!將會有沙門作超於常人的神通!’
  “那些著名的離車人聽到那個消息,大家都說: ‘賢者們,我們一起去吧!’
  “善星.離車子再前往一些有大壇場的婆羅門、富有的居士、著名的外道、著名的沙門婆羅門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友們,世尊入毗舍離化食,在化食完畢,吃過食物後便會前往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的園林午休。賢友們快去吧,賢友們快去吧!將會有沙門作超於常人的神通!’
  “那些有大壇場的婆羅門、富有的居士、著名的外道、著名的沙門婆羅門聽到那個消息,大家都說: ‘賢者們,我們一起去吧!’
  “那時候,那些著名的離車人、有大壇場的婆羅門、富有的居士、著名的外道、著名的沙門婆羅門一起前往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的園林,那個大眾有無數百人、無數千人。

  20. “跋伽婆,波吒釐子裸體外道聽到那個消息: ‘很多著名的離車人、有大壇場的婆羅門、富有的居士、著名的外道、著名的沙門婆羅門一起來到自己的園林,還有喬答摩沙門坐在自己的園林午休。’ 他感到恐懼、緊張、害怕、驚慌、毛骨悚然,於是前往填杜迦奴遊方者的園林躲避。
  “大眾聽到 ‘波吒釐子裸體外道前往填杜迦奴遊方者的園林躲避’ 那個消息,於是吩咐一個下人: ‘賢者,來吧,你前往填杜迦奴遊方者的園林,去波吒釐子裸體外道那堙A然後對他說: “波吒釐子賢友,很多著名的離車人、有大壇場的婆羅門、富有的居士、著名的外道、著名的沙門婆羅門一起來到賢友的園林,還有喬答摩沙門坐在賢友的園林午休。波吒釐子賢友,你曾對毗舍離的大眾說,喬答摩沙門聲稱具有智,你也聲稱具有智,具有智的人應跟另一個具有智的人比試超於常人的神通。如果喬答摩沙門走一半路到你這堥荂A你會走一半路到他那堨h;你們兩人便可以在那塈@超於常人的神通。如果喬答摩沙門作一種超於常人的神通,你會作兩種;如果喬答摩沙門作兩種超於常人的神通,你會作四種;如果喬答摩沙門作四種超於常人的神通,你會作八種;無論喬答摩沙門作多少超於常人的神通,你都會作他兩倍超於常人的神通。波吒釐子賢友,快走一半路吧,喬答摩沙門已經走了全程的路去到賢友的園林,然後坐下來午休了。” ’

  21. “跋伽婆,那個下人回答大眾: ‘好的。’ 於是前往填杜迦奴遊方者的園林,去到波吒釐子裸體外道那堙A然後將大眾的說話告訴他。
  “那個下人說了那番話後,波吒釐子裸體外道對他說: ‘賢友,我立即去。賢友,我立即去。’ 波吒釐子裸體外道說完話後,在座位上扭動,怎樣也不能起座。
  “那個下人對他說: ‘波吒釐子賢友,你怎麼樣,究竟是你的臀部黏著坐具,還是坐具黏著你的臀部?你說立即去,但又在座位上扭動,怎樣也不能起座。’
  “那個下人說了那番話後,波吒釐子裸體外道再對他說: ‘賢友,我立即去。賢友,我立即去。’ 波吒釐子裸體外道說完話後,還是在座位上扭動,怎樣也不能起座。

  22. “跋伽婆,那個下人看了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狼狽不堪的境況,於是回去大眾那堙A然後告訴他們: ‘波吒釐子裸體外道狼狽不堪,他說立即來,但又在座位上扭動,怎樣也不能起座。’
  “那個下人說了那番話後,我對大眾說: ‘賢友們,若波吒釐子裸體外道不捨棄這樣的說話,不捨棄這樣的心,不放下這樣的見,是沒有能力到來我面前的。如果他這樣想: “我不捨棄這樣的說話,不捨棄這樣的心,不放下這樣的見,能夠去到喬答摩沙門面前。” 他的頭將會破碎掉。’
  
  第一誦完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