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23 波耶尸經 | 1 | 2 | 3 |

長部
蕭式球譯


二十三.波耶尸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迦葉童子尊者和大約五百人的大比丘僧團在拘薩羅遊行說法,去到一個名叫舍陀毗的市鎮,之後住在舍陀毗北面的身沙波樹園。
  這時候,波耶尸王居住在舍陀毗。這個市鎮人口、水草、樹木、穀物豐盛,是拘薩羅王波斯匿賞賜給波耶尸王的最高御賜。
  
  2. 這時候,波耶尸王生起這種惡見: “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聽到這個消息: “喬答摩的弟子迦葉童子沙門和大約五百人的大比丘僧團在拘薩羅遊行說法,現在來到我們這堙A住在北面的身沙波樹園。迦葉童子沙門聲名遠播,是一位智者、成熟、有智慧、多聞、善於解說、善於議論、年長的阿羅漢。” 他們心想: “去看這樣的阿羅漢是很有益處的。”
  於是,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連群結隊地離開舍陀毗向北走,前往身沙波樹園。

  3. 這時候,波耶尸王在宮殿的頂層午休,看見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連群結隊地離開舍陀毗向北走,前往身沙波樹園,於是對他的侍從說: “侍從賢者,為什麼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連群結隊地離開舍陀毗向北走,前往身沙波樹園呢?”
  “賢者,喬答摩的弟子迦葉童子沙門和大約五百人的大比丘僧團在拘薩羅遊行說法,現在來到我們這堙A住在北面的身沙波樹園。迦葉童子賢者聲名遠播,是一位智者、成熟、有智慧、多聞、善於解說、善於議論、年長的阿羅漢。他們去見迦葉童子賢者。”
  “侍從賢者,既然這樣,你前往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者們,波耶尸王叫你們等一等,他也去見迦葉童子沙門。’
  “侍從賢者,之前迦葉童子沙門對那些愚人、不成熟的舍陀毗婆羅門居士宣說,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但我認為,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侍從回答波耶尸王: “賢者,是的。” 於是前往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者們,波耶尸王叫你們等一等,他也去見迦葉童子沙門。”

  4. 於是,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圍繞著波耶尸王,一起走到身沙波樹園,然後前往迦葉童子尊者那堙C波耶尸王和迦葉童子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一些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對迦葉童子尊者作禮,然後坐在一邊;一些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和迦葉童子尊者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一些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向迦葉童子尊者合掌,然後坐在一邊;一些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在迦葉童子尊者跟前報上自己的名字和族姓,然後坐在一邊;一些舍陀毗的婆羅門居士保持靜默,然後坐在一邊。

  5. 波耶尸王對迦葉童子尊者說: “迦葉賢者,我這樣說,我持這種見解: ‘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
  “大王,我沒有見過、沒有聽過這種說話和見解。怎麼會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呢!
  “大王,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大王,你認為怎樣,日月屬於其他世間還是這個世間呢?日月是天神還是人呢?1”
  “迦葉賢者,日月屬於其他世間,不屬於這個世間。日月是天神,不是人。”
  “大王,從這個道理可知,這是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6. “無論迦葉賢者怎樣說,我都是認為,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大王,有沒有一些原因,使你認為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呢?”
  “迦葉賢者,是有的。”
  “大王,像是什麼原因呢?”
  “迦葉賢者,我有一些大臣和親屬,他們是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的人。當我知道他們在重病中受苦及不能復原時,便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者們,一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持這種見解:任何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都會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賢者們是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的人,如果那些沙門婆羅門賢者的說話是真的,賢者們在身壞命終之後便會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賢者們如果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的話,請回來告訴我:這是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的。賢者們是我信任、信賴的人,將你們親身所見的告訴我,這將使我有如親身所見的那樣。’
  “他們回答我: ‘好的。’ 但之後從沒有人回來告訴我,也沒有人派信使回來告訴我。
  “迦葉賢者,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7. “大王,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大王,你認為怎樣,假如你的下人捉了一個盜賊罪犯後押到你面前說: ‘大德,這是一個盜賊罪犯,請你對他作出判罰吧。’
  “你對那個下人說: ‘賢者,既然這樣,你拿粗繩綁著這個人,雙手反綁在背後,剃光他的頭,然後作出駭人的聲音,敲打鼓鈸,押他遊街示眾,之後推出南城門斬首吧。’
  “那個下人回答: ‘好的。’ 於是,拿粗繩綁著那個盜賊,雙手反綁在背後,剃光他的頭,然後作出駭人的聲音,敲打鼓鈸,押他遊街示眾,之後推出南城門的刑場坐下來。
  “在刑場的盜賊請求行刑人: ‘賢者,請先讓我回到某村落、某市鎮的朋友親屬那塈i別,然後便會立即回來。’ 那個盜賊會得到行刑人答應請求還是會被即時斬首呢?”
  “迦葉賢者,那個盜賊不會得到行刑人答應請求,只會被即時斬首。”
  “大王,即使在人間的盜賊身為一個人,都不能得到行刑人答應請求,更何況你的大臣和親屬是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貪欲、瞋恚、邪見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卻請求地獄的獄卒說: ‘獄卒賢友,請先讓我回到波耶尸王那塈i訴他,這是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的,然後便會立即回來。’ 獄卒又怎會答應他們的請求呢!
  “大王,從這個道理可知,這是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8. “無論迦葉賢者怎樣說,我都是認為,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大王,有沒有一些原因,使你認為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呢?”
  “迦葉賢者,是有的。”
  “大王,像是什麼原因呢?”
  “迦葉賢者,我有一些大臣和親屬,他們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正見的人。當我知道他們在重病中受苦及不能復原時,便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者們,一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持這種見解:任何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正見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都會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賢者們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正見的人,如果那些沙門婆羅門賢者的說話是真的,賢者們在身壞命終之後便會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賢者們如果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的話,請回來告訴我:這是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的。賢者們是我信任、信賴的人,將你們親身所見的告訴我,這將使我有如親身所見的那樣。’
  “他們回答我: ‘好的。’ 但之後從沒有人回來告訴我,也沒有人派信使回來告訴我。
  “迦葉賢者,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9. “大王,既然這樣,我將說出一個譬喻,有智慧的人可從譬喻知道這個義理。大王,假如有一個人全身掉進糞坑,於是你吩咐一個下人: ‘賢者,你將那個人從糞坑拖出來吧。’
  “你的下人回答: ‘好的。’ 於是便將那個人從糞坑拖了出來。
  “你再對下人說: ‘賢者,你用竹刮刮掉那個人身上的糞便吧。’
  “你的下人回答: ‘好的。’ 於是便用竹刮刮掉那個人身上的糞便。
  “你再對下人說: ‘賢者,你用黃泥皂清洗那個人的身體三次吧。’
  “你的下人便用黃泥皂清洗那個人的身體三次。
  “你再對下人說: ‘賢者,你替他塗油,用香粉清洗那個人的身體三次吧。’
  “你的下人便替他塗油,用香粉清洗那個人的身體三次。
  “你再對下人說: ‘賢者,你替那個人修剪鬚髮吧。’
  “你的下人便替那個人修剪鬚髮。
  “你再對下人說: ‘賢者,你替那個人戴上名貴的花環,塗上名貴的香水,穿上名貴的白衣吧。’
  “你的下人便替那個人戴上名貴的花環,塗上名貴的香水,穿上名貴的白衣。
  “你再對下人說: ‘賢者,你帶那個人上宮殿,用五欲來侍奉他吧。’
  “你的下人便帶那個人上宮殿,用五欲來侍奉他。
  “大王,你認為怎樣,那個人沐浴乾淨、塗了香油、剪好鬚髮、戴上花環、穿上白衣,去到宮殿的頂層,他不停得到五欲,具有五欲,享受五欲,身邊圍繞著五欲,這時候他會不會想再次掉進糞坑呢?”
  “迦葉賢者,不會。”
  “這是什麼原因呢?”
  “迦葉賢者,人們視糞坑為不淨、惡臭、使人厭惡、使人不悅的事物。”
  “大王,同樣地,天神視人為不淨、惡臭、使人厭惡、使人不悅的事物。人的氣味可使天神退避一百由旬。你的大臣和親屬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欲、不瞋恚、正見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又怎會回來告訴你呢!
  “大王,從這個道理可知,這是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10. “無論迦葉賢者怎樣說,我都是認為,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大王,有沒有一些原因,使你認為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呢?”
  “迦葉賢者,是有的。”
  “大王,像是什麼原因呢?”
  “迦葉賢者,我有一些大臣和親屬,他們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的人。當我知道他們在重病中受苦及不能復原時,便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者們,一些沙門婆羅門這樣說、持這種見解:任何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都會投生在善趣、天界的三十三天之中。賢者們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的人,如果那些沙門婆羅門賢者的說話是真的,賢者們在身壞命終之後便會投生在善趣、天界的三十三天之中。賢者們如果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的三十三天之中的話,請回來告訴我:這是有他世、有化生眾生、有苦樂業的果報的。賢者們是我信任、信賴的人,將你們親身所見的告訴我,這將使我有如親身所見的那樣。’
  “他們回答我: ‘好的。’ 但之後從沒有人回來告訴我,也沒有人派信使回來告訴我。
  “迦葉賢者,基於這個原因,我認為這是沒有他世、沒有化生眾生、沒有苦樂業的果報的。”

  11. “大王,既然這樣,我反問你,就隨你自己的意思來答吧。大王,你認為怎樣,人間一百年是三十三天的一日一夜;在三十三天那堙A三十日為一個月,十二個月為一年。三十三天的壽命有一千天年。你的大臣和親屬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的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的三十三天之中,如果他們心想: ‘讓我們在這兩三天不停得到天界的五欲,具有天界的五欲,享受天界的五欲,身邊圍繞著天界的五欲,之後才回去告訴波耶尸王吧。’ 你認為他們能否回來告訴你呢?”
  “迦葉賢者,不能。那時我已經死了很久。
  “誰告訴迦葉賢者有三十三天,三十三天這樣長壽呢!我就是不信迦葉賢者所說的有三十三天,三十三天這樣長壽!”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