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21 帝釋問經 | 1 | 2 |

長部
蕭式球譯

二十一.帝釋問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韋提耶山的因陀羅娑羅洞。
  這時候,帝釋天.因陀羅生起一個想見世尊的心念,他心想: “現在世尊.阿羅漢.等正覺住在哪堜O?”
  帝釋天.因陀羅看見世尊住在王舍城韋提耶山的因陀羅娑羅洞,之後對三十三天說: “賢者們,世尊.阿羅漢.等正覺住在王舍城韋提耶山的因陀羅娑羅洞。賢者們,我們一起前往世尊.阿羅漢.等正覺那堭敢璆L吧。” 三十三天回答帝釋天.因陀羅: “賢者,是的。”

  2. 帝釋天.因陀羅對五髻乾達婆子說: “五髻兒,世尊.阿羅漢.等正覺住在王舍城韋提耶山的因陀羅娑羅洞。五髻兒,我們一起前往世尊.阿羅漢.等正覺那堭敢璆L吧。”
  五髻乾達婆子回答帝釋天.因陀羅: “賢者,是的。” 之後拿著琉璃琴,跟帝釋天.因陀羅一起前行。
  於是,像強壯的人在一伸臂或一屈臂的一瞬間,帝釋天.因陀羅帶領三十三天和五髻乾達婆子,一起在三十三天隱沒,站在王舍城韋提耶山。

  3. 這時候,眾天神的光芒把韋提耶山和附近婆羅門村落的芒果林照得非常明亮。在婆羅門村落一帶的人說: “韋提耶山燒起來了,韋提耶山起火了,韋提耶山失火了!為什麼韋提耶山和芒果林這樣明亮呢!” 他們驚慌、毛骨悚然。

  4. 帝釋天.因陀羅對五髻乾達婆子說: “五髻兒,如來是一位喜歡禪修的人,他在靜處之中,像我們那樣有污染的天眾,是不宜擅自前往的。五髻兒,這是應先通傳世尊的,你先以一些音樂通傳世尊,然後我們才一起往見世尊.阿羅漢.等正覺吧。”
  五髻乾達婆子回答帝釋天.因陀羅: “賢者,是的。” 於是拿著琉璃琴,前往因陀羅娑羅洞,去到距離世尊不過遠、不過近,能夠聽得到音樂的地方,然後站在一邊。五髻乾達婆子奏著琉璃琴,唱出一首內容有佛、法、阿羅漢的情歌:

  5. “吉祥日光女,
       我先禮汝父,
       填波乾達婆。
       吉祥日光女,
       你天生美貌,
       令我心歡悅,
       如熱得涼風,
       如渴得清泉。

       你肢體之光,
       令我極鍾愛,
       猶如諸佛法,
       令羅漢心往;
       亦如病得藥,
       如飢者得食。

       請滅我癡戀,
       如水救火燃;
       如象受暑熱,
       得入蓮花池,
       盡飲清涼水,
       蓮花共纏綿。

       你上身迷人,
       令我全失控,
       猶如象發狂,
       不知矛鈎刺。
       我心受你縛,
       已迷失顛倒,
       不能復本性,
       如魚已吞鈎。

       你雙腿美麗,
       秀髮令人愛,
       柔軟又捲曲,
       請你顧視我,
       受我之擁抱,
       滿足我心願。

       供養阿羅漢,
       能得無量財。
       於羅漢座下,
       我曾修福德,
       祈求業果熟,
       能得天女歸;
       於此大地中,
       我曾修福德,
       祈求業果熟,
       能得天女歸。

       我一心唯求,
       吉祥日光女,
       如釋子習禪,
       專心持正念,
       深修牟尼法,
       一心求不死。

       若然帝釋天,
       賜我一願望,
       我之深重願,
       唯得吉祥女。

       吉祥日光女,
       你父是智者,
       如娑羅花開,
       我稱名禮敬。”

  6. 五髻乾達婆子唱了這首情歌後,世尊對他說: “五髻,你的琴聲與歌聲很和諧,歌聲與琴聲很和諧;你的琴聲不會蓋過歌聲,歌聲不會蓋過琴聲。五髻,你是什麼時候作這首內容有佛、法、阿羅漢的情歌的呢?”
  “大德,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樓頻螺的尼連禪河岸邊,坐在一棵牧羊人的榕樹下。那時是世尊初覺悟的時候。大德,那時候,填波盧那乾達婆王有一個名叫吉祥.日光的女兒,我很喜歡她。大德,但她喜歡的是另一個乾達婆子,那是摩提利車伕的兒子,名叫釋迦提。大德,那時我用各種方法都不能得到吉祥.日光女的歡心,於是我便拿著琉璃琴,前往填波盧那乾達婆王的居所,唱出這首內容有佛、法、阿羅漢的情歌。

  7. “大德,我唱了這首情歌後,吉祥.日光女對我說: ‘賢者,我從沒有當面見過世尊,只是在三十三天正法堂跳舞時聽過他的名字。賢者,既然你這樣讚揚世尊,讓我們今天去跟他見面吧。’
  “大德,吉祥.日光女當天沒有去跟世尊見面,她是之後才跟世尊見面的。”

  8. 這時候,帝釋天.因陀羅心想: “五髻乾達婆子跟世尊互相交談了。” 於是吩咐五髻乾達婆子: “五髻兒,你用我們的名義向世尊問好吧,你這樣說: ‘大德,帝釋天.因陀羅連同大臣和隨從頂禮世尊雙足。’ ”
  五髻乾達婆子回答帝釋天.因陀羅: “賢者,是的。” 之後對世尊作禮,說: “大德,帝釋天.因陀羅連同大臣和隨從頂禮世尊雙足。”
  “五髻,願帝釋天.因陀羅連同大臣和隨從快樂!願想得快樂的天、人、阿修羅、龍、乾達婆及各部眾快樂!”
  大眾向世尊問好後,帝釋天.因陀羅進入因陀羅娑羅洞,對世尊作禮,然後站在一邊;三十三天進入因陀羅娑羅洞,對世尊作禮,然後站在一邊;五髻乾達婆子進入因陀羅娑羅洞,對世尊作禮,然後站在一邊。

  9. 這時候,由於天神的威德,令因陀羅娑羅洞不平的地方都變得平坦,擠迫的地方都變得寬敞,黑暗的山洞都生起明亮。
  世尊對帝釋天.因陀羅說: “憍尸迦1賢友真稀有,憍尸迦賢友真難得!你這麼多事務,這麼多工作,都到這堥荂I”
  “大德,我很久以來都想前來探望世尊,但是在三十三天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不能前來。
  “大德,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娑羅樹屋。那時候,我曾到舍衛城探望世尊。

  10. “大德,那時候,世尊在某種定之中坐著,毗沙門王有一個名叫槃闍提的天女正在合掌禮敬世尊。於是,我對槃闍提說: ‘賢姊,你用我們的名義向世尊問好吧,你這樣說: “大德,帝釋天.因陀羅連同大臣和隨從頂禮世尊雙足。” ’
  “我說了那番話後,槃闍提說: ‘賢者,現在不是探望世尊的時候,世尊正在靜處。’
  “ ‘賢姊,既然這樣,你在世尊出定時,便用我們的名義向世尊問好吧,你這樣說: “大德,帝釋天.因陀羅連同大臣和隨從頂禮世尊雙足。” ’
  “大德,那位天女有沒有替我們向世尊問好呢?有沒有替我們頂禮呢?”
  “因陀羅,那位天女有替你們向我問好,有替你們頂禮。那時我是聽到賢者的車輪聲而出定的。”

  11. “大德,在三十三天之中有些比我早投生於該處的天神,我曾在他們面前聽過,曾在他們面前受教: ‘當如來.阿羅漢.等正覺在世間出現時,天眾便會增加,阿修羅眾便會減少。’
  “大德,我親身看見:當如來.阿羅漢.等正覺在世間出現時,天眾便會增加,阿修羅眾便會減少。
  “大德,在迦毗羅衛有一個名叫喬波迦的釋迦女士,她對佛有淨信、對法有淨信、對僧有淨信、戒行圓滿,她清除女心、修習男心,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的三十三天之中,成為我們的天子。現在天眾稱他為 ‘喬波迦天子,喬波迦天子’ 。
  “大德,有三位比丘在世尊座下修習梵行,之後投生在低下的乾達婆之中,他們得到五欲,具有五欲,享受五欲,身邊圍繞著五欲。他們成為我們的侍者,到來奉事我們。當他們成為我們的侍者,到來奉事我們的時候,喬波迦天子責備他們: ‘賢者們,你們沒有在世尊面前聽法的嗎,我之前是一個女士,現在成為喬波迦天子。你們之前在世尊座下修習梵行,現在卻投生在低下的乾達婆之中!我看見了同修投生在低下的乾達婆之中,我真的是看了些不該見的東西!’
  “大德,當他們被喬波迦天子責備時,兩個乾達婆當下取得念,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梵輔天之中,一個乾達婆仍然依戀欲樂。喬波迦天子說:2

  12. “ ‘前是具眼優婆夷,
         現稱天子喬波迦,
         於佛於法具敬信,
         侍奉僧團以淨心,
         因為善修佛法義,
         我成天子具威德,
         三十三天中投生,
         具大光明喬波迦。
        
         我等之前在人間,
         同是佛陀之弟子,
         現見以前之比丘,
         投生而成乾達婆。
         以前在家我親作,
         奉汝飲食禮汝足;
         世尊面前同聽法,
         為何汝等不受持。
        
         具眼之人善宣說,
         隨順覺悟之法義,
         你我一起共往聽,
         聖者善說親證法:
         我成天子具威德,
         三十三天中投生;
         汝等出家來修習,
         無上美妙之梵行,
         但只取得皮毛證,
         投生低下身之中。
        
         我不想見眼前事:
         之前同修投生於,
         低下之身乾達婆,
         要來奉事諸天眾!
         汝等且看我成就:
         之前在家是女身,
         今得男身成天神,
         享受天界之欲樂。’ ”
  
         受喬波迦責備後,
         三乾達婆生厭離,
         為了不再當僕從,
         彼等同發精進心。
         當中兩者勤精進,
         一心繫念佛教法,
         觀見五欲之過患,
         內心不染諸欲樂。
        
         貪欲結縛難超越,
         若能解脫此魔縛,
         三十三天得超越,
         如象解除諸韁繩。
         此時天眾齊聚集,
         中有波闍波提天,
         亦有帝釋因陀羅,
         正法堂中共讚嘆:
  “此二大雄離貪欲,
         超越在座各天神!”
        
         看見兩者生厭離,
         婆娑婆3於眾中說:
  “兩者出身雖低下,
         三十三天得超越。”
        
         聽婆娑婆說話後,
         喬波迦向彼解釋:
  “佛陀出現於世間,
         釋迦牟尼伏貪欲,
         失念而終之弟子,
         我欲令其再得念。
         三個乾達婆之中,
         一個依然滯不前,
         兩個緊隨覺悟途,
         修定不屑天欲樂。
         我今禮敬於佛陀,
         度流斷疑人中尊,
         其所宣說之法義,
         弟子於中無疑惑。”
        
  “大德世尊我前來,
         求問兩位乾達婆,
         以何法生梵輔天?
         大德世尊我前來,
         求給機會讓我問,
         修何法得此成就?”

  13. 世尊心想: “這位帝釋天長期以來都清淨,他要問我的,都是有意義的事情,不是沒有意義的事情。無論他問什麼問題,我都會為他解釋,他很快便會明白。”
  於是,世尊以偈頌對帝釋天.因陀羅說:
  “天神婆娑婆,
     你可隨意問,
     所提之問題,
     全為你解說。”
  
  第一誦完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