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13 三明經 | 1 | 2 | 3 |

長部

蕭式球

十三.三明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和大約五百人的大比丘僧團在拘薩羅遊行說法,去到一個名叫摩那迦陀的婆羅門村落後,住在摩那迦陀北面的跋提河岸芒果園。
  
  2. 一些十分著名、有大壇場的婆羅門如闡基婆羅門、多盧迦婆羅門、薄拘娑提婆羅門、吒奴蘇尼婆羅門、杜帝耶婆羅門等也是住在摩那迦陀。
  
  3. 這時候,婆舍多年青婆羅門和婆羅墮闍年青婆羅門一起散步時,生起了一個正道與非正道的問題。
  
  4. 婆舍多說: “薄拘娑提婆羅門這樣說,只有這才是正直的道路,這正直的車乘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5. 婆羅墮闍說: “多盧迦婆羅門那樣說,只有那才是正直的道路,那正直的車乘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6. 婆舍多不能說服婆羅墮闍,婆羅墮闍也不能說服婆舍多。
  
  7. 於是婆舍多對婆羅墮闍說: “婆羅墮闍賢者,喬答摩沙門是釋迦族人,從釋迦族出家,他和人數眾多的比丘僧團一起,在拘薩羅遊行說法,現在來到這堣F。喬答摩賢者聲名遠播,是一位阿羅漢.等正覺.明行具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者.天人師.佛.世尊。婆羅墮闍賢者,讓我們前往喬答摩沙門那堸搘L,當他為我們解說時,我們便受持那個義理吧。”
  婆羅墮闍回答婆舍多: “賢者,好的。”
  
  8. 於是,婆舍多和婆羅墮闍一起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然後坐在一邊。婆舍多把二人不能說服對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訴世尊,然後再對世尊說: “喬答摩賢者,在這問題上,我們所學的有分別,主張有分別、有不同。”
  
  9. “婆舍多,聽你所說,薄拘娑提婆羅門說只有這才是正直的道路,而婆羅墮闍則說,多盧迦婆羅門說只有那才是正直的道路。你們所學的有分別,主張有分別、有不同的是關於哪一點的呢?”
  
  10. “喬答摩賢者,是關於正道與非正道的。
  “喬答摩賢者,阿達梨耶婆羅門、帝提梨耶婆羅門、闡陀迦婆羅門、闡陀婆婆羅門、梵行婆羅門等宣說不同的道路,所有道路都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是不是這樣的呢?
  “喬答摩賢者,就正如在村落或市鎮附近有很多不同的道路,所有道路都連接著村落或市鎮。同樣地,阿達梨耶婆羅門、帝提梨耶婆羅門、闡陀迦婆羅門、闡陀婆婆羅門、梵行婆羅門等宣說不同的道路,所有道路都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是不是這樣的呢?”
  
  11. “婆舍多,你是說,所有道路都能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嗎?”
  “喬答摩賢者,我說,所有道路都能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婆舍多,你是說,所有道路都能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嗎?”
  “喬答摩賢者,我說,所有道路都能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婆舍多,你是說,所有道路都能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嗎?”
  “喬答摩賢者,我說,所有道路都能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12. “婆舍多,在眾多三明婆羅門1之中,有沒有一人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呢?”
  “喬答摩賢者,沒有。”
  “婆舍多,在眾多三明婆羅門之中,有沒有一人的老師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呢?”
  “喬答摩賢者,沒有。”
  “婆舍多,在眾多三明婆羅門之中,有沒有一人的祖師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呢?”
  “喬答摩賢者,沒有。”
  “婆舍多,在眾多三明婆羅門之中,有沒有一人追溯上七代的任何一個祖師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呢?”
  “喬答摩賢者,沒有。”
  
  13. “婆舍多,一些開創者三明婆羅門仙人創造咒頌、轉動咒輪;古代的三明婆羅門唸誦、宣說、編集這些咒頌;現在的三明婆羅門跟隨唸誦、宣說、講解這些咒頌。那些開創者三明婆羅門仙人如阿達迦、婆摩迦、婆摩提婆、毗沙蜜多、閻摩多祇、央祇羅娑、婆羅墮闍、婆舍多、迦葉、婆求等,有沒有這樣說: ‘我知道、看見梵天在那堙B往那堙B到那堙 ?”
  “喬答摩賢者,沒有。”
  
  14. “婆舍多,聽你所說,在眾多三明婆羅門之中,沒有一人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沒有一人的老師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沒有一人的祖師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沒有一人追溯上七代的任何一個祖師曾經親身去過梵世間見梵天;那些開創者三明婆羅門仙人也從沒有說知道、看見梵天在那堙B往那堙B到那堙C那些三明婆羅門豈不是變成這樣說: ‘我們沒有知、沒有見,但宣說跟梵天合二為一的道路。只有這才是正直的道路,這正直的車乘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婆舍多,你認為怎樣,那些三明婆羅門這樣子可不是在說愚笨的說話嗎?”
  “喬答摩賢者,是的,那些三明婆羅門這樣子就是在說愚笨的說話。”
  
  15. “婆舍多,那些三明婆羅門沒有知、沒有見,但宣說跟梵天合二為一的道路: ‘只有這才是正直的道路,這正直的車乘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這是沒有可能的。
  “婆舍多,就正如一列盲人,每人都捉著前面的人來行走,前面的人看不見,中間的人也是看不見,後面的人也是看不見。婆舍多,同樣地,三明婆羅門所說的,變成了一列盲人的譬喻那樣,前面的人看不見,中間的人也是看不見,後面的人也是看不見。那些三明婆羅門的說話變成了可笑的說話、荒謬的說話、虛無的說話、空洞的說話。
  
  16. “婆舍多,你認為怎樣,三明婆羅門和眾人都看見日月,在日月昇起和落下的方向,三明婆羅門是否會向日月作出願求、稱頌、合掌、禮敬、繞行呢?”
  “喬答摩賢者,是的。”
  
  17. “婆舍多,你認為怎樣,三明婆羅門和眾人都看見日月,在日月昇起和落下的方向,三明婆羅門會向日月作出願求、稱頌、合掌、禮敬、繞行,他們會否宣說跟日月合二為一的道路,說 ‘只有這才是正直的道路,這正直的車乘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日月合二為一’ 呢?”
  “喬答摩賢者,不會。”
  
  18. “婆舍多,聽你所說,即使三明婆羅門和眾人都看見日月,三明婆羅門都不會宣說跟日月合二為一的道路,更遑論沒有三明婆羅門親身見過梵天,沒有三明婆羅門的老師親身見過梵天,沒有三明婆羅門的祖師親身見過梵天,沒有三明婆羅門追溯上七代的任何一個祖師親身見過梵天;那些開創者三明婆羅門仙人也從沒有說知道、看見梵天在那堙B往那堙B到那堙C那些三明婆羅門豈不是變成這樣說: ‘我們沒有知、沒有見,但宣說跟梵天合二為一的道路。只有這才是正直的道路,這正直的車乘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婆舍多,你認為怎樣,那些三明婆羅門這樣子可不是在說愚笨的說話嗎?”
  “喬答摩賢者,是的,那些三明婆羅門這樣子就是在說愚笨的說話。”
  “婆舍多,十分好。婆舍多,那些三明婆羅門沒有知、沒有見,但宣說跟梵天合二為一的道路: ‘只有這才是正直的道路,這正直的車乘能擺脫輪迴,使行踐的人跟梵天合二為一。’ ──這是沒有可能的。
  
| 1 | 2 | 3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