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09 布吒波陀經 | 1 | 2 | 3 | 4 | 5 |

長部

蕭式球譯

九.布吒波陀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時候,布吒波陀遊方者跟大約有三百人的遊方者大眾住在末利園柿樹單一辯論堂。
  
  2. 在上午,世尊穿好衣服,拿著大衣和缽入舍衛城化食。他心想: “現在入舍衛城化食時候還早,讓我先往末利園柿樹單一辯論堂,去布吒波陀遊方者那塈a。” 於是,世尊前往末利園柿樹單一辯論堂,去布吒波陀遊方者那堙C
  
  3. 這時候,布吒波陀遊方者跟遊方者大眾坐在一起高談闊論,發出嘈吵及很大的聲音,談論有關國王、盜賊、大臣、軍隊、恐懼、戰爭、食物、飲品、衣服、床具、花環、香油、親屬、車乘、鄉村、市鎮、都城、國家、女士、英雄、街上流言、井邊流言、亡靈、雜事、世間、大海、是非對錯等各種俗世間的說話。
  
  4. 布吒波陀遊方者從遠處看見世尊前來,便平息他的大眾說: “賢者們,請保持肅靜。賢者們,請不要作聲。喬答摩沙門現正前來,這位尊者喜歡寧靜、讚嘆寧靜,如果知道我們是一群寧靜的大眾,也許會走到我們這堥荂C”
  布吒波陀說了這番話後,那些遊方者保持沉默。
  
  5. 世尊前往布吒波陀遊方者那堙A布吒波陀遊方者對世尊說: “大德世尊,請過來,歡迎到來。大德世尊,你很久沒有到來了。大德世尊,座位已經預備好了,請坐。”
  世尊坐在為他預備好的座位上,布吒波陀遊方者以一低座坐在一邊。世尊對布吒波陀遊方者說: “布吒波陀,剛才你們坐在一起談論的是什麼呢?你們談論到哪堜O?”
  
  6.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布吒波陀遊方者對他說: “大德,不要說剛才我們坐在一起談論的事情了,那些談論大德世尊常常可以聽得到。大德,前些日子,不同宗派的沙門婆羅門聚集在辯論堂,當坐在一起時談論到息滅無比想1,當中生起了一句說話: ‘賢者們,無比想是怎樣息滅的呢?’
  “當中一些人這樣說: ‘賢者們,想的生和滅是沒有原因和條件的。當一個人的想生起時,那人就是一個具有想的人;當一個人的想息滅時,那人就是一個無想的人。’ 一些人這樣來宣說無比想的息滅。
  “另一些人這樣說: ‘賢者們,不是這樣的。想是人的實我,它會到來也會離去。當一個人的想到來時,那人就是一個具有想的人;當一個人的想離去時,那人就是一個無想的人。’ 一些人這樣來宣說無比想的息滅。
  “另一些人這樣說: ‘賢者們,不是這樣的。有些大威德、大力量的沙門婆羅門能帶給人們的想也能取去人們的想。當那些沙門婆羅門將想帶給一個人時,那人就是一個具有想的人;當那些沙門婆羅門取去一個人的想時,那人就是一個無想的人。’ 一些人這樣來宣說無比想的息滅。
  “另一些人這樣說: ‘賢者們,不是這樣的。有些大威德、大力量的天神能帶給人們的想也能取去人們的想。當那些天神將想帶給一個人時,那人就是一個具有想的人;當那些天神取去一個人的想時,那人就是一個無想的人。’ 一些人這樣來宣說無比想的息滅。
  “大德,那時我心想: ‘只有世尊善知這些事情,只有善逝善知這些事情!’
  “世尊是善知無比想的息滅的人。大德,無比想是怎樣息滅的呢?”
  
  7. “布吒波陀,那些沙門婆羅門由最初說 ‘想的生和滅是沒有原因和條件’ 就已經是錯的。這是什麼原因呢?
  “布吒波陀,想的生和滅是有原因和條件的。修學使一些想生起,修學使一些想息滅。修學些什麼呢?”
  世尊說: “布吒波陀,如來出現於世上……(經文省略的內容跟《沙門果經》第四十至六十二段相若,大意是一個人聞法、出家成為一位比丘、持戒)……這位比丘遠離俗世間的知識學問。這是他的戒行。
  
  8. “布吒波陀,一位具有戒行的比丘,去到任何地方都不會因戒律而心生恐懼。布吒波陀,就正如一位清除了敵人的灌頂剎帝利,去到任何地方都不會因敵人而心生恐懼那樣;同樣地,一位具有戒行的比丘,去到任何地方都不會因戒律而心生恐懼。他具有聖者之戒蘊,親身體驗沒有過失之樂。布吒波陀,這就是比丘具有戒行了。
  
  9. “布吒波陀,什麼是比丘守護根門呢……(經文省略的內容跟《沙門果經》第六十四至七十四段相若,大意是一位比丘守護根門、具有念和覺知、知足、清除五蓋)……一位比丘如果捨棄五蓋的話,他就被視為沒有債項、健康、出獄、得自由身、抵達安穩之地那樣。
  
  10. “當他觀察自己捨棄了五蓋時,歡悅便會生起;當有歡悅時,喜便會生起;當內心有喜時,身體便會猗息;當身猗息時便會體驗樂;有樂的人,內心便會定下來。
  “他內心離開了五欲、離開了不善法,有覺、有觀,有由離開五欲和不善法所生起的喜和樂;他進入了初禪。他之前的貪欲想都息滅下來,之後有由離所生的喜想和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
  “這時候,他具有由離所生的喜想和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就是這樣,修學使一些想生起,修學使一些想息滅;修學就是想的生和滅的原因。”
  
  11. 世尊說: “布吒波陀,再者,一位比丘平息了覺和觀,內堨郊鞢B內心安住一境,沒有覺、沒有觀,有由定所生起的喜和樂;他進入了二禪。他之前由離所生的喜想和樂想息滅下來,之後有由定所生的喜想和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
  “這時候,他具有由定所生的喜想和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就是這樣,修學使一些想生起,修學使一些想息滅;修學就是想的生和滅的原因。”
  
  12. 世尊說: “布吒波陀,再者,一位比丘保持捨心,對喜沒有貪著,有念和覺知,通過身體來體會樂──聖者說: ‘這人有捨,有念,安住在樂之中。’ ──他進入了三禪。他之前由定所生的喜想和樂想息滅下來,之後有捨想和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
  “這時候,他具有捨想和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就是這樣,修學使一些想生起,修學使一些想息滅;修學就是想的生和滅的原因。”
  
  13. 世尊說: “布吒波陀,再者,一位比丘滅除了苦和樂,喜和惱在之前已經消失,沒有苦、沒有樂,有捨、念、清淨;他進入了四禪。他之前的捨想和樂想息滅下來,之後有不苦不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
  “這時候,他具有不苦不樂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就是這樣,修學使一些想生起,修學使一些想息滅;修學就是想的生和滅的原因。”
  
  14. 世尊說: “布吒波陀,再者,一位比丘內心想著無邊的虛空,超越了所有色想,滅除了有對想,不思維各種想,他進入了空無邊處。他之前的色想息滅下來,之後有空無邊處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
  “這時候,他具有空無邊處想,這是一種細妙、真實的想。就是這樣,修學使一些想生起,修學使一些想息滅;修學就是想的生和滅的原因。”
  
| 1 | 2 | 3 | 4 | 5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