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59. | 佛學園圃
08 獅吼經 | 1 | 2 |

長部

蕭式球譯

八.獅吼經

  1. 這是我所聽見的:
  有一次,世尊住在優杖若,緊那迦陀邏的鹿野苑。
  這時候,迦葉裸體外道前往世尊那堙A和世尊互相問候,作了一番悅意的交談,站在一邊,然後對世尊說:

  2. “喬答摩賢者,我聽人們說: ‘喬答摩沙門批評所有苦行,一直都抨擊、敵視所有粗苦的苦行。’ 喬答摩賢者,喬答摩世尊是不是這樣說的呢?大德,這樣說會不會變成誹謗世尊呢?怎樣才是跟隨法義的解說,不會受到同門的責難呢?我不想誹謗喬答摩賢者。”

  3. “迦葉,我不是這樣說的。這是以不真實的說話來誹謗我。
  “迦葉,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一些粗苦的苦行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也看見一些粗苦的苦行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迦葉,我以清淨及超於常人的天眼,看見一些少安住在粗苦的苦行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惡趣、地獄之中,也看見一些少安住在粗苦的苦行人,在身壞命終之後投生在善趣、天界之中。
  “迦葉,我如實知這些苦行人的生死與趣向,我又怎會批評所有苦行,一直都抨擊、敵視所有粗苦的苦行呢?

  4. “迦葉,一些沙門婆羅門智者聰明、能言善辯、具有銳利的辯才,他們的觀點跟我的觀點有些是一致的,有些是不一致的:有些他們稱善的我也稱善,有些他們不稱善的我也不稱善;有些他們稱善的而我不稱善,有些他們不稱善的而我稱善;有些我稱善的他們也稱善,有些我不稱善的他們也不稱善;有些我稱善的而他們不稱善,有些我不稱善的而他們稱善。

  5. “迦葉,我會前往他們那堙A然後對他們說: ‘賢友們,那些我們不一致的觀點,就擱下它們吧。那些我們一致的觀點,就讓一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在導師與導師之間、僧團與僧團之間作一個比較,讓這些智者分辨: “究竟是喬答摩沙門還是其他教派的老師能把那些他們一致認為是不善、受譴責、不應行踐、非聖者、黑暗的法完全捨棄呢?” ’

  6.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這樣說: ‘喬答摩沙門能完全捨棄那些法,其他教派的老師不能完全捨棄那些法。’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對我作出很高的稱讚。

  7.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還會進一步在導師與導師之間、僧團與僧團之間作一個比較與分辨: ‘究竟是喬答摩沙門還是其他教派的老師能把那些他們一致認為是善、不受譴責、應行踐、聖者、光明的法透徹修習呢?’

  8.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這樣說: ‘喬答摩沙門能透徹修習那些法,其他教派的老師不能透徹修習那些法。’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對我作出很高的稱讚。

  9.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還會進一步在導師與導師之間、僧團與僧團之間作一個比較與分辨: ‘究竟是喬答摩沙門的弟子僧團還是其他教派老師的弟子僧團能把那些他們一致認為是不善、受譴責、不應行踐、非聖者、黑暗的法完全捨棄呢?’

  10.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這樣說: ‘喬答摩沙門的弟子僧團能完全捨棄那些法,其他教派老師的弟子僧團不能完全捨棄那些法。’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對我作出很高的稱讚。

  11.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還會進一步在導師與導師之間、僧團與僧團之間作一個比較與分辨: ‘究竟是喬答摩沙門的弟子僧團還是其他教派老師的弟子僧團能把那些他們一致認為是善、不受譴責、應行踐、聖者、光明的法透徹修習呢?’

  12.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這樣說: ‘喬答摩沙門的弟子僧團能透徹修習那些法,其他教派老師的弟子僧團不能透徹修習那些法。’ 迦葉,那些會發問、詢問、質問的智者將會對我作出很高的稱讚。

  13. “迦葉,這是有道路、有途徑,能使人親身知、親身見: ‘喬答摩沙門說適時的話、真實的話、有意義的話、和法有關的話、和律有關的話。’
  “迦葉,這條道路和途徑是什麼呢?
  “迦葉,這就是八正道:正見、正思維、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迦葉,這條道路和途徑,能使人親身知、親身見: ‘喬答摩沙門說適時的話、真實的話、有意義的話、和法有關的話、和律有關的話。’ ”

  14.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迦葉裸體外道對他說: “喬答摩賢者,沙門婆羅門要修習以下的苦行,才被視為有沙門義、有婆羅門義的。
  “他是裸體的人,不跟隨常人的生活習慣,不用缽而只用手來盛載食物吃,不接受別人呼喚過去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呼喚停下來取的食物,不接受別人帶來的食物,不接受專為自己準備的食物,不接受別人邀請供養的食物,不取盤中的食物,不取鍋中的食物,不在門檻間接受食物,不在棒杖間接受食物,不在杵臼間接受食物,不在有兩人在吃食物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懷孕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哺乳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性交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人專作布施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有狗看守的地方接受食物,不在蒼蠅群集的地方接受食物,不接受魚類,不接受肉類,不飲酒,不飲果酒,不飲米酒。他只去七家化食及只取七口食物,只去六家化食及只取六口食物……以至只去一家化食及只取一口食物;一天化食一次,兩天才化食一次……以至七天才化食一次;一天吃食物一次,兩天才吃食物一次……以至七天才吃食物一次。他以這方法來修習,直至每逢半個月才吃食物一次。
  “喬答摩賢者,沙門婆羅門要修習以下的苦行,才被視為有沙門義、有婆羅門義的。
  “他只吃野菜、麥、生米、野米、水草、穀、米水渣、芝麻、草、牛糞;他只吃樹下的果子和野果。
  “喬答摩賢者,沙門婆羅門要修習以下的苦行,才被視為有沙門義、有婆羅門義的。
  “他穿麻、粗麻、裹屍布、破布、樹皮、羚羊皮、羚羊皮條、吉祥草衣、樹皮衣、木條衣、頭髮衣、馬尾毛衣、貓頭鷹羽毛衣。他是一些修習拔鬚髮的人,常把自己的鬚髮拔除;他是一些修習長期站立的人,不使用坐具;他是一些修習長時間蹲下的人,盡力保持蹲下的姿勢;他是一些修習睡刺床的人,睡在帶有尖刺的床上;他或是睡在樹皮上、地上、山坡上、土堆上、空地上、墊上;他只吃變壞的食物,不飲有生物的水;他是一些每天沐浴三次的人,晚上也會到水中沐浴。”

  15. “迦葉,一個人即使裸體以至半個月才吃食物一次,如果沒有修證戒的成就、心的成就、慧的成就,他還是遠離沙門義、遠離婆羅門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迦葉,一個人即使只吃野菜以至只吃樹下的果子和野果,如果沒有修證戒的成就、心的成就、慧的成就,他還是遠離沙門義、遠離婆羅門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迦葉,一個人即使穿麻以至晚上也會到水中沐浴,如果沒有修證戒的成就、心的成就、慧的成就,他還是遠離沙門義、遠離婆羅門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16.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迦葉裸體外道對他說: “喬答摩賢者,沙門義是很難行的,婆羅門義是很難行的。”
  “迦葉,世間有這句說話: ‘沙門義是很難行的,婆羅門義是很難行的。’
  “迦葉,如果以修習裸體以至半個月才吃食物一次這種苦行為沙門義或婆羅門義,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義難行、婆羅門義難行,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居士、居士子甚至取水的女僕都有能力做得到這些修習。
  “迦葉,修習以下的苦行才是沙門義或婆羅門義,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義難行、婆羅門義難行,這才是合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迦葉,如果以修習只吃野菜以至只吃樹下的果子和野果這種苦行為沙門義或婆羅門義,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義難行、婆羅門義難行,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居士、居士子甚至取水的女僕都有能力做得到這些修習。
  “迦葉,修習以下的苦行才是沙門義或婆羅門義,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義難行、婆羅門義難行,這才是合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迦葉,如果以修習穿麻以至晚上也會到水中沐浴這種苦行為沙門義或婆羅門義,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義難行、婆羅門義難行,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居士、居士子甚至取水的女僕都有能力做得到這些修習。
  “迦葉,修習以下的苦行才是沙門義或婆羅門義,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義難行、婆羅門義難行,這才是合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17. 世尊說了這番話後,迦葉裸體外道對他說: “喬答摩賢者,沙門是很難知的,婆羅門是很難知的。”
  “迦葉,世間有這句說話: ‘沙門是很難知的,婆羅門是很難知的。’
  “迦葉,如果以修習裸體以至半個月才吃食物一次這種苦行為沙門或婆羅門,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難知、婆羅門難知,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居士、居士子甚至取水的女僕都有能力知道這些修習是什麼。
  “迦葉,修習以下的苦行才是沙門或婆羅門,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難知、婆羅門難知,這才是合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迦葉,如果以修習只吃野菜以至只吃樹下的果子和野果這種苦行為沙門或婆羅門,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難知、婆羅門難知,這是不合適的,因為居士、居士子甚至取水的女僕都有能力知道這些修習是什麼。
  “迦葉,修習以下的苦行才是沙門或婆羅門,以這種困難程度而說沙門難知、婆羅門難知,這才是合適的。迦葉,一位比丘修習慈心,內心沒有怨恨、沒有瞋恚,他清除了各種漏,現生以無比智來體證無漏、心解脫、慧解脫,這樣才可稱為一位真正的沙門,真正的婆羅門。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