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我從禪修中的得益 (04) | 1 |

E組 (二零零一年) 撰 
 
我們每位同修在因緣配合下,都是跟趙國森老師完成佛學基礎班課程,進一步跟蕭老師學禪修理論與實踐課程的。初時我們的佛學知識很膚淺,經過兩位老師循序漸進的教導,對佛學概念及禪修,都加深了認識和了解。 
 
跟隨蕭老師學習禪修過程中,我們可以學習到「慈心禪」—修習慈、悲、喜、捨四無量心。還有觀心念—覺知外間的各種事物和生起捨離心,不對事情執著。不過我們平常較少用出入息念—察覺自己的呼吸這個方法。在課堂上我們同時也能學習佛學,得聞佛法,認識到佛陀所覺悟的四聖諦。四聖諦包含苦諦、集諦、滅諦、道諦,當中包括知道人生的苦因和苦果,怎樣滅除苦,解脫眾生生死流轉的苦,走向涅槃之道。我們還明白到人生無常,生命無我;認識到十二緣起每一支和另一支的關係;八正道的義理及修習方法。八正道其中的正念和正定是內心質素的培育,它培育我們的正念、耐性和醒覺,能覺知到自己正在做什麼事情,能培育我們的捨離心,從而對治不善的心念,逐漸減薄貪欲、瞋恚、愚痴的煩惱。 
 
一般人的錯誤觀念,禪修一定要雙盤而坐,其實禪修有幾種方法: 
 
一坐禪—可以雙盤腿、單盤腿、散盤等,雙眼合閉。 
 
二站禪—站立一處,雙手自然擺放。 
 
三行禪—這方式可保持禪修者的醒覺,不容易昏沈。 
 
四生活禪—在日常生活之中保持正念;醒覺;活在當下。 
 
以上是我們所學禪修的主要內容,它對我們初學禪修者有莫大的益處。未學禪修之前,我們時常在內心產生我執和我慢的態度,與別人相處時很容易發生衝突,忿怒心隨之而起。對待自己不喜歡的人,常存有偏見和敵視的態度;自我中心很強,自以為自己的見解都是正確的,別人的善意未必接納,因此令到自己陷於不安,情緒時常波動。學習禪修後,用慈心禪—慈、悲、喜、捨之心,散發內心的慈悲以善待至親、朋友、四周的人、敵人、宇宙間的所有眾生。這能減薄憤怒的心,放下我執及我慢的態度,因此與人溝通相處便和諧,亦能體諒別人的境況。 
 
因為我們學會了保持醒覺及正念,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上,也可得益。我們時常保持正念、醒覺、活在當下、身心平伏安住、對事物抱有捨離心時,分析事物便可以較為客觀。一些人在生活或工作上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時,會變得精神緊張而產生無明壓力,以致情緒低落,精神狀態極度悲觀失落,感到迷茫。以前自己未學禪修時,很容易產生抑鬱,思想有很多雜念,不斷在腦海浮現,更令自己不知所措。在修習禪修後,內心時常保持正念、醒覺,配合身體力行,漸漸發覺自己頭腦清晰,心靈舒暢;相反地,苦悶焦慮的情緒自然得到減低。 
 
都市人很多時為生活忙得不可開交,這會忽略自己身邊最好的朋友—自己的身軀,往往要它發出無聲抗議,才知道需要多些關心,照顧時常陪伴自己的老朋友。透過觀心念感受自己的身體,使知道它需要什麼東西,例如:休息、平靜、驗查身體等等。有時我們參加一些親戚或朋友的婚宴,有些嘉賓會興高彩烈的飲酒,沒有留意身體的需要,只知道替人家開心。他們成為了情緒的奴隷,攀緣外界景物,而忽略飲酒過量對身體損害;亦沒有靜靜欣賞婚宴過程,分享主人家的高興和喜悅。 
 
以往未學習禪修之前,是沒有耐性、很心急的,凡事都很衝動地去做。例如:乘坐交通工具,排隊時東張西望,不會安靜下來等候,看見有車來到,會立即急速上車找位坐;假日到酒樓飲下午茶,也是沒有耐性等候,希望到達酒樓就有位坐,或者會利用人事關係去找茶位,有時會叫家人或朋友預先去等。其實這些都是自己沒有耐性,很難集中精神去做一些自以為無關痛癢的事宜。現在明瞭到禪修是內心質素的培訓,當中的正念、醒覺、捨離心等能令個人品德、耐性有所改變。現在等車、等茶位、做瑣碎的事情,都較未禪修前有耐性,不會再焦急浮躁了。 
 
禪修能帶給現代人無價的精神食糧,禪定是對治精神迷失的最好方法。我們覺得禪修對現今的人培育心靈質素有莫大的幫助。它是思想、德行的培訓,對現今有些急功近利的人來說,有一種良好教育和治療的作用。願各同修齊加精進,走向至善至美,達到解脫涅槃之道﹗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