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初次上山 | 1 |

霍美娟 撰 
 
跟隨蕭老師學習禪修已兩年多,奈何自己資質問題,一直毫無進步。老師亦曾鼓勵我參加上山密集禪修,希望我在禪修方面能從新體驗中得到進展。但基於客觀和主觀的條件都未成熟,所以遲遲無法實現上山的計劃。客觀方面,與一般香港在職女性無異,要應付繁忙的工作和沒完沒了的家務。為了今次上山,我是這四年來首次向公司連續請假三天。主觀方面,我和其他未上過山的同修有近似的想法,怕由於自己修習功夫淺,無法應付整天不停的禪修。自己修不好也罷了,最怕妨礙別人修習或帶給別人麻煩。今次我把握一個好好的機會,參加了葛榮禪修同學會為初班同學舉辦的五天禪修營。 
 
我很想與從未試過上山的同修分享我的經驗。以淺嘗少試的心態選擇參加兩天營作第一次上山,其實並不是一個好的決定,因會沒有足夠時間嘗到內裡的真味。像吃李子只咬著酸溜溜的外皮而沒嚼到甜甜的果肉,誤以為整個李子都是酸的,以後不願再吃,那便太可惜了。第一天和首個晚上,我們到達陌生的環境,跟隨不一樣的作息程序和飲食方式,改變動作的節奏,與大自然共處,蚊子對我們份外熱情,伴著同眠的是蟬聲、青蛙聲或同修的鼻鼾聲,大家都未能習慣和無法安睡,煩惱、瞋怒和昏睡便會生起。第二天,我們對這一切都熟識了,經過調整很容易便適應過來。以後的幾天,我們簡直是在享受禪修生活,身心得到充足的休息,而蚊子和聲音可能已成為我們的禪修對象。 
 
為初班同學而設的禪修營對初次上山的我好處特別多。首先是有蕭老師一起上山,我像有家長陪同的小朋友般很安心。其次是多位資深的大師兄大師姐的指導和照顧,令我感到非常親切。最後是二十位初次上山的同修,大家的修習程度相近,很容易溝通,雖然大部份時間都是止語,但大家共同營造的氣氛極為和諧,充滿善意,加上一些跳皮活潑,使這幾天瀰漫著歡笑,能與這班同修一起上山真開心。 
 
今次禪修營主要教導我們要修習慈心,要善待他人,更要善待自己。在營內吃東西時,我們會慢慢咀嚼保持正念。有位同修說她未試過給自己如此多的時間去吃一頓飯,平日實在太匆忙,對自己太刻薄了。我很有同感。因要上山五天所以前兩天極之忙碌,要把所有可以預先做妥的工作和家務都趕緊完成,無法預先做定的亦要作好安排。吃飯便得不到優先處理,麵包擠進口堙A手指又繼續在鍵盤上飛舞,突然口內一陣劇痛,我把自己咀內側給咬破了,無正念進食的後果–傷口便「生」起來。對傷口發脾氣都於事無補,我沒法把它從上山的行李中剔除。無論食物或水一進入口裡便先跟它打招呼,上山第一頓飯後的一片橙真令我難忘,橙汁和傷口的擁抱把我的眼淚也趕了出來。傷口不斷提醒我它的存在–它已「住」下來。我想讓它繼續製造煩惱,佔據我寶貴的山上修習時間真不化算,而且我相信它是會變「異」的,它總不能在我咀裡獲得長期居留權罷。於是我決定專心禪修,把心也安住下來,給傷口一些空間進行自動療程。最後一天要收拾準備下山時,我才突然發覺自己少了一件行李,傷口不知何時跑了–灰飛煙「滅」了。我這次親自體驗無常–生、住、異、滅,我明白這就是法。 
 
這次上山我獲益良多,回味無窮,但願能再有機會上山禪修。同時我亦要警惕自己不可貪戀上山的舒服,若各種因緣條件未能配合而強行離開日常的崗位,不顧後果地上山只會帶給自己煩惱。條件許可時當然要珍惜上山的修習,條件未成熟時便需靜待機會的到來。我要提醒自己真正的道場是在日常生活之中,在任何環境下自己心境的修習才是最重要。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