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正念對人生的助益 (02) | 1 | 2 |

師妹 撰 
 
正念是七覺支堛漱@支,亦是八正道裡的一正道。正念的巴利文是 Sati,即"繫念"、"不忘失"、"覺知"、"留心"等意思。簡單來說,有正念即有持續的覺知。修習正念就是把心持續地繫念於四念處,即身、受、心、法念處。在個人經驗中,身、受、心、法四個念處並不是分割獨立的,而是互相交錯的。例如繫於"身"的狀況時,"受",無論是苦受、樂受或捨受,自然而生,"心"又很自然對各種受有不同的態度和反應;如心能夠清明地觀察"身"、"受"、"心"的運作的軌跡,便能從中體會"法"的道理。故此透過正念明白"自己",明白現象的生住異滅,便能體驗佛陀的教導,包括苦集滅道如何在自身運作。正念就是踏上解脫道的一個非常重要、不可或缺的工具。 
 
以下是筆者藉此機會去反省學佛以後,正念身受心法的運作的一些發現:一些自己已改變的地方,一些還沒有改變的地方,以幫助自己更清楚自己走過了什麼的道路,並能繼續順着正法邁步前進。 
 
(一) 正念坐禪時對痛楚的反應 
 
坐禪是很有趣的事。雖然只是坐着不動,卻有各種的事情"降臨",而心對各種事情的反應,就好像是生活的縮影。正確地覺知及對待坐禪所發生的事,也是訓練自己正確的覺知及對待生活。 
 
坐禪時腿痛時有強弱,對痛的感受有時可視為一種訊息,腿痛就像聽到隔壁小孩在喊叫,與自己無關;有時心卻執著那份痛不能放下,造成不單腳痛,還有心的緊張。在無法忍受的情況下把腿鬆開,止息腳痛和心的緊張。在腳痛中學習身痛與心痛的不同,前者無法控制,後者卻能在正念中平息;亦學習接受痛楚,和接受"不能接受痛楚",接受自己的有限。 
 
(二) 正念於心對樂受的反應 
 
學佛以後看到自己的生活是被"受"所推動,不斷地迴避苦受,爭取樂受。發現自己對色、味和觸境的感受最執取。對於青綠及寧靜的景像,清甜好味的食物及溫暖柔軟的感覺非常留戀,不單捨不得離開那境況,在享受中已計着怎樣可以重拾這些樂境。學佛以後,明白"欲樂"只會使自己繼續留在欲界追逐,故此對這些樂境的執著已減薄很多。例如:對旅行看風景的盼望減少了,對肉食的美味不再留戀,對追求身體舒適的活動幾乎完全停止了。 
 
(三) 正念於心對苦受的反應 
 
在苦受時,無論是身苦或心苦,覺知自己盼望別人知道、認同及安慰。在許可的情況下會將苦況告訴別人。然而別人的反應不一定是自己所預期的。有時因為得不到預期的認同而引來爭吵。看到停留在苦受背後其實是一個我執,執著"我在受苦,請可憐我"。漸漸明白到苦只是一種感受,沒有什麼大不了。越是執著受苦很可憐,越是把苦受延長。現在覺知苦的存在就讓它默默存在,又隨它漸漸離去,可以不留痕跡。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