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使我改變了 | 1 |

如緣 撰
 
禪修了好幾個月,有甚麼心得?聽老師講課,也聽了好幾個月,有甚麼心得?靜下來時,我就這樣的問自己,這問題真是難以具體答覆,如果沒有心得,天氣這樣悶熱,幹嘛!要往志蓮淨苑跑?如果說有心得,又很難以具體的清楚的把它列舉出來,我只能說不論在盤腿功夫上,在內心的質素上我是在轉變。 
 
猶記得未學禪修之前,自己在家裡依著書本學靜坐,那時還要上班,每晚下班,把家裡要做的工作弄妥後,已經是深夜一點多鐘,我不曉得自己從哪裡來的幹勁,依著書本的指示,把雙腿盤起來坐,不管雙腿、背脊及腰部痛楚,拼命的忍著,心想:“痛死了就算,反正做人也不好過。”當時,我的心只攀著痛的緣,每次只能坐七八分鐘,這樣靜坐了幾個月,一心只為了健康。那時,我很容易會觸景傷情,不論是看報紙,看書,看電視感覺悽涼,眼淚會不其然的流下來。孩子常說:“媽呀!妳很儍,這是假的!”“我知道喎!但眼淚控制不了嘛!”我說。我之所以擁抱著憂悲苦惱,是和我的生命歷程有關:回想起我丈夫去世的情景歷歷在目,他是患了肝癌末期,住進黃大仙佛教療養院。臨走時,他痛苦到扭著臉孔大聲叫喊,卷曲著身體在床上滾動,眼巴巴看著他極度痛楚,也無能為力,只有內心淌淚。他由大叫到呻吟到靜止,由掙扎到移動到安靜,就這樣的走完了他人生最後一程。他是解脫了,到我苦,並深刻體驗到死者的恐怖和生者的可悲。遺下了七個月大的孩子,責任由我來承擔。午夜夢迴,我常常抱怨上天對我太不公平,為甚麼不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擔心將來孩子在成長路上心理會有障礙!為甚麼不給我一個圓滿人生?很自然就會悲從中來,真是活在痛苦的深淵。又想到有一天假如我真的要走,將會去何處?內心一直是忐忑不安,可以說是活在灰暗的日子裡。 
 
退休後,在一個偶然機會到志蓮淨苑入讀佛學基礎班,從十二因緣,四聖諦、六識、六入、六塵等佛學理論,雖然只是初級的認識,但解開了多年來我內心的鬱結。人變得開朗了,特別是上了禪修課後,對憂悲苦惱生起了正知正見,會運用苦集滅道四聖諦的智慧對治,也明白到由業力的牽引使各人有不同的人生遭遇,這豈是上天所能安排,何況我這樣的遭遇,香港也大有人在。所謂:“人生本來是無常,何苦終日泣悲傷。”宇宙一切現象,都是此生彼生,此滅彼滅的相待的互存關係,其間沒有恆常的存在。慶幸的是孩子長大了,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並為開展了自己的人生旅程而奮鬥,而我亦正為人生的結局而努力,我們都各有前程,方向雖不同,目標確一樣。 
 
我現在內心得寧靜,舒服,平和。對殺生我戒除了,以往遇見螞蟻、蟑螂絕不放過,現在看見了,只會對牠們說:“請你們走吧!我不想殺害你們。”奇怪!家裡連一只螞蟻也沒有,以往見笑臉的人很少,現在對著我笑的人很多。我知道自己轉變了,內心經常充滿喜悅和快樂。 
 
每次上課,老師用那詳和而柔軟的聲音說出:“願眾生健康快樂,願眾生寧靜和諧,願眾生遠離危險,願眾生解脫自在。”我在家裡禪坐時,這聲音彷彿常常聽到。有一次在家裡打坐,聲音又在我耳裡響起來,感覺很輕鬆、自由自在,心裡澄澄明明,清清靜靜、舒服極了,突然感覺到肚臍裡發出一股熱流,向四周擴散開來,只是一剎那間的現象,以後就再沒有發生過。我不理會這些,「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地上坐,我明白不經一番寒與雪,那得梅花撲鼻香。 
 
老師說:“禪修可以使人內心的質素提高,貪欲,瞋恚,愚癡減薄,憂悲苦惱消除。”這是千真萬確的事,以往我每天都是在五欲六塵的人生戰場上奔波,在五味雜陳的世間風雨中奔馳,就這樣顛顛倒倒的,迷迷糊糊的,碌碌無為的消耗著生命。 
 
現在我每天都活在感恩之中,首先感謝安定的香港社會,感謝志蓮淨苑,感謝老師的悉心教導,更加感謝佛陀的加持!真的,我每天都活在感恩之中。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