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人生 (09) | 1 |

許雲嫦 撰

兩年前已有朋友告訴我,志蓮淨苑星期日早上的禪修班不錯。但因為不願早起的緣故,貪睡的我,一直沒有報名,直至今年在志蓮淨苑修讀夜書院文憑課程,決心要早點起床,報讀禪修初班。

2018年9月下旬禪修班開課,好有印象蕭老師用很平和及慈祥的音聲跟大家說,因為超強颱風「山竹」襲港後,摧毀大量樹木,這一期同學坐禪時,聽不到鳥兒的叫聲,頓時我覺得修禪的人,心念幼細及念頭清晰,能夠覺察周圍環境的變化。

我的性格是急躁的,說話快、行路快,工作的速度也要快,以致放工後,身心疲倦,雖然身心俱疲,卻又渴愛工餘後的應酬,與朋友飯局,人我關係說個不停,又或者在家看電視直到深夜才睡覺。

晚睡及在週末、週日遲起床的毛病,使最初上禪修課時很容易進入昏沉的狀態。老師很慈悲,坐禪時,不斷提醒我們保持心境祥和,提起正念、覺知,喚醒了昏沉的我醒來繼續坐禪,明白昏沉是當身心安住下來時,內心開始昏昏欲睡,少了那份禪修應有的覺知和清明的心,為了不想昏沉持續下去,我決心在上課前的一晚早點睡覺,以免星期日早上坐禪時又跌進昏沉。

決心減少昏沉,也希望能夠跟上老師教導坐禪時加上精進及覺知的質素修習,因為精進是其中一種禪修要培育的質素。精進對治昏沉與懈怠最有效果,如,要覺知自己的昏沉,觀察昏沉有否再持續,觀察什麼方法能驅除昏沉,保持覺知地修習。

我初坐禪時,縱使沒有昏沉、掉舉,我也很容易執取外面的聲音,弄至分心及起瞋心,就是聽到遲來同學坐下及擺放物件的聲音,我就生起了不安寧的情緒,覺得他們破壞了寧靜的環境,於是學習用老師教導我們坐禪時讓聲音來,讓聲音去,讓聲音生,讓聲音滅,對各種聲音不取著,保持覺知,安心坐禪,個心不跟著環境跑出去,而是安放在當下,果然是減少敏感的情緒,減少執取聲音,感覺平和,舒暢就出來。

性急及愛說話的我,起初坐禪時,腦袋浮現層層的人我關係,內心不安及煩躁,腳又痺,想著何時才完結坐禪,聽到老師提醒要修習覺知、祥和、止息、捨離是禪修四種基本而實用的質素。這四種質素和七覺支相連坐禪時能為內心帶來覺醒、安穩、自在的心境。這四種質素也容易帶入日常生活之中為自己帶來一個覺醒、安穩自在的生活方式。半年禪修課後,不知不覺間個心相對地安穩下來,說話速度也減慢了,坐禪時不安的情緒減少了。

出入息念為我是受用的,起初坐禪時,總是生起人我相處的煩惱念頭,人在坐,心在外,修習出入息念,繫念呼氣和吸氣止息瞋心、妄念,老師還教要借助內心繫念這個不間斷的呼吸來培養正念。修習時,覺知自己每一個呼氣與吸氣的修習,為內心訓練出一種容易止息妄念的質素,明白可以通過覺知地呼吸,知道人生無常的道理 進而培育出一個觀慧,進而明白人生無常、苦、無我的實況,有觀慧的人才懂得放下,能放下煩惱得自在,為自己的心靈帶來多一分空間,多一份清靜,少一分煩惱,少一份負擔。

學習的中後段,認識慈心禪,慈心包括慈、悲、喜、捨四種不同的內心質素在其中,修習慈心禪的人培育出這四種質素後,用以善待自己,善待所有人及事,這樣為自己帶來有意義的生活方式,亦能為別人、為社會作出貢獻。慈 ― 想自己及眾生得到快樂,能對治內心的瞋恚。悲 ― 不忍自己及眾生苦,能對治內心的惱害。喜 ― 對自己及眾生有一份歡喜心,能對治對眾生的不悅。捨 ― 平息心中的愛恨情緒,能對治對眾生的厭惡。

修習慈心禪令我學習放下對他人不滿意的執著,學習心存善念。如,在工作間,大家意見不同時,我不會像從前般快速地跟他們駁嘴,總是要別人接納自己的意見,令到對方不愉快,現在會先聽完他們說,我才說,如果不被接納,我從慈心禪修中學會了沉默,先冷靜下來,給予大家多點空間及時間去處理問題,或解決分歧。

2月24日是今期禪修最後一課,坐禪時,聽到臥佛殿外鳥兒吱吱在叫,春回大地,雀鳥生長起來,果然體驗到生滅法,眾生在循環不息中生死輪轉。雖然本期課程結束,但是剛剛開始認識三不善根:貪欲、瞋恚、愚痴。知道貪、瞋、痴是一切不善法的根源,要修習八正道才能徹底對治貪、瞋、痴得到覺悟及解脫, 所以,往後還要繼續修習,修習覺知、不依賴、不執取、提升心靈質素,做好自己的人生,做好自己對家庭、社會的責任與義務,面向一種智慧的生活方式,為人生帶來意義及清除苦惱卻在起步階段。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