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向初禪天出發 | 1 |

李仲安 撰

跟隨蕭老師學習禪修不經不覺已是第三年了,每個星期天的課都像從新學習一樣,沒有因為重複相同的講義而感到沉悶,相反,老師好像每次都指出我在禪修中不理解的問題,並引用佛陀的義理,疏理我模糊不清的地方。

老師每次課程開首時,會介紹禪修讓我們接觸不同的天界。嘩! 免費旅行啊,我膚淺的想! 原來只有離開欲界的貪欲和瞋恚,對自己的身心,對周圍的人和事保持一份善意時,才是踏進梵天大門的第一步,否則又是另一種貪欲。

禪修吸引人的地方,就好像讓心靈沐浴般,身心也感到輕快、祥和。這不能在追逐欲樂中獲取的。沉溺於五欲的快樂使我更覺得空虛、孤獨,必需有更大的感官刺激才能有下一次快樂感覺,但這種填氹式的追逐欲樂,不可能是人生的出路吧! 結果我選擇禪修,通過禪修改變自己的習氣,讓我更深入了解佛陀教法。

禪修(bhavana)方法也不難掌握,不外乎通過所緣境,包括覺知外間聲音,覺知自己的身體,和出入息念(anapana-sati);或是以無所緣境的方法。總之,是保持覺知(sampajanna),提起正念(samma-sati)就是,其他的方法都是換湯不換藥。重點是帶出止(samatha)和觀(vipassana)的質素。修止即是修定(samadhi),使內心止息下來;修觀即是修慧(panna),看清生命是無常、苦、無我三個實相。

在十三個不同定境中,課程主要講解初二三四禪及慈心禪。老師多次提醒我們,定境有深有淺,但我們沒需要追求深的定境,因為淺的定已經足以達到解脫。

在沙門果經中,佛陀對阿闍世王解釋初禪的現生體證:

「當他觀察自己捨棄了五蓋時,歡悅便會生起;當內心有喜時,身體便會猗息;當身猗息時便會體驗樂;有樂的人,內心便會定下來。

「他內心離開五欲,離開了不善法,有覺、有觀,有由離開五欲和不善法所生起的喜和樂;他進入了初禪。他的身體注滿、充滿了由離開五欲和不善法所生起的喜和樂,全身沒有任何一處地方不被喜和樂所充遍。」

老師說五蓋(nivarana)令心乏力,亦是愚癡的原因。放棄欲樂不容易,但在一座禪坐中離開貪欲(kamacchanda),暫時放下仇恨心(vyapada),並不困難。只需心存知足,帶著一份善意,清清楚楚知道在禪坐,保持正念,提醒自己每一刻都無常生滅,當中亦沒有一個可以主宰的我。心不要過緊,也不要鬆散。一心一意地身心交流,讓心靈安慰繃緊的身體,也讓身體照顧好惶恐不安的內心。

就是這樣,內心便會生起喜悅(piti),不是從物質上得到的快樂,而是一份輕安的感覺,就連身體因久坐而生起的痛楚也消失了。這不能在工作、娛樂、旅遊,乃至在家庭中獲取的。我想,充溢善意,沒有欲念,身心安住在祥和及止息之中,這是不是有覺(vitakka)有觀(vicara)的初禪天?其實,這只不過是跌跌踫碰偶爾的感覺,出定後身心又會在五欲及不善法中流連。

日積月累,禪坐的定境沒有加深,禪坐中看不到再有進步,但反觀自己日常生活有不少微妙變化,包括每天作息質量提升,飲食知量,減少消費,覺察每時刻的念頭起伏,避免在貪欲及瞋恚中打轉。老師說:「少事少務是修心重要一課。」原來渴望獲得禪悅、解脫自在是妄想,常如理思維,看到人生是苦,一呼一吸中繫念無常,到頭來生活上的變化才是實實在在的紥了根,踏踏實實走在八正道上。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