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長部•大善見王經》提到無常、厭離、無欲、解脫的義理,試在當中寫一些有關的個人體會 (02) | 1 |

《長部•大善見王經》提到無常、厭離、無欲、解脫的義理,試在當中寫一些有關的個人體會

B組(2017-18) 撰

《大善見王經》中描述大善見王是一位轉輪王,印度文化中的聖王,以正法治國,不用刀兵。他擁有人類最高的福報,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和將士寶等七寶俱備,過著人間最美好的生活,可惜這些東西都不是永恆的,都是無常生滅的,死亡來臨時,都要捨棄的。佛陀以此例子,開示諸行無常的壞滅本質,勸勉弟子厭離諸行,對諸行無欲,以得解脫。

在我們組別中同學一的報告
學習禪修已經數年了,最受益是觀看到〝無常〞的實相,知道所有色(身體)或識(心理活動)都是會衰敗的,故個人遇到不如意事情,也不易動氣。自覺不足的是,對於〝無欲〞這方面,在此階段還是有些距離。
〝觀察無常〞其中一種做法,是觀察所有〝色〞都會有衰滅的時候。若進一步要做到內心無欲,便是觀照無常實相後,嘗試止息個人內心的貪念;如見到美麗的衣服與美食時,先行冷靜一下,再決定可否取消此念頭,這方法令我受益非常。
至於達到無欲的階段,個人感覺是,要從少欲修行至極少欲,最終至無欲,這是禪修人之目標。
最後的〝解脫〞則是一個修觀的結果。在個人方面,已不用擔心死後的去向,只要修行的道路與方法正確,之後順其自然也,這是本人從問題中感悟到的答案。

同學二的報告
諸行無常,是《大善見王經》中的主題,釋迦佛本生就是大善見王,他有近乎無盡的世間欲樂,至極的權力,但這可說是此一時之緣份,此一時的福報,但此物在世間並不可長存,即今天的享受始終會消失,愛別離之苦隨之而來,人生就是如此在跌盪中渡過,不斷重複。
眾生只要一天在貪著欲樂,一天也會領受各種苦樂業報,只有減少追求,才能跳出此循環,同時可用節省下來的精力,改而用在增加精神上的質素,生活在悠然而憩靜中,細味人生滋味,實在划算。
要讓〝厭離〞與〝無欲〞的質素增長,必須從心出發,這也是禪修中的重要環節。我修習不足一年,坐禪時,腳還是很痛,身體也擺動,腰背久了就彎曲下墮,手部滑離,心念也飄忽,盤坐的時間當然不長,行禪則不適感覺大為減少,但代價是很難安住在一境,站禪跟行禪差不多,但比較方便,基本上在任何時間地點,也能站一站,即使盤坐對我來說有如此困難,但還是要逐漸適應這種姿勢,讓身心都較為輕鬆持久地坐禪。
修習如此水皮,心思卻較以前安穩,減少了一些無謂紛爭,多了一點空間,慢活一點,抽離一點,在此心態下冷眼看世界,爭名奪利、光怪陸離,甚是有趣。

同學三的報告
大善見王的福報,正是人類渴求的事物,妻財子壽,權勢地位,我們自少就受訓練去追逐這些東西。學生時代,追求好成績;青年時代,追求事業金錢,美好婚姻,要有車有樓;壯年追求事業成就,權勢地位;晚年追求子孫孝順,身體健康等等。在追求這些東西的過程中,我們受了許多苦,使人疲倦不堪,但是人在江湖,似乎不能不追逐,否則會被淘汰﹗
想深入一點,一生去追逐妻財子壽,權勢地位,是快樂多一些,還是痛苦多一些?可能沒有確定答案,但可以肯定的,就是這一切事物都是無常生滅的,它們都會離開我們,最後死亡到來,這些東西都是帶不走的,那麼一生都在追逐,是否值得呢?
有信仰的人,明白今生無常,會去追求死後往生善趣,如本經中大善見王已經有人間福樂了,就去修習禪定,死後往生梵天,正是今生過得好,來生生善趣,真是十分理想的生命﹗可是佛陀教導,天神雖然福報好,壽命長,但仍是難逃老死,天福享盡,若未能斷煩惱,止息生死之流,仍會在生死中流轉,甚至墮落惡道。
佛陀的教導是,諸行都是無常生滅的,甚至往生梵天,亦難敵無常法則,有生必有死。故此,要修行,了生死,證湼槃,才是滅苦之道,方法是修習八正道,而第一步由正見開始。
佛陀教導的正見有兩個層次,第一個是正見善惡因果,做善業有善果報,做惡業有惡果報,有業因就有業果,這是世間正見,亦是佛教初步信仰。第二步是正見苦、集、滅、道四聖諦:明白生命是苦的實相,若要徹底止息苦,需要徹底止息生命相續之流,這亦稱為湼槃,就要修行八正道。
人生難得,因為人的思維能力高,適合修行,可惜大部份人都是在追逐財富權位,乃至科學新知,但這些事物都是無常的,就算得到,有一天它們都要離去的。就如《大善見王經》中佛陀的教導:一切行無常,應對它們厭離,無欲而解脫。進入了修行路上,就不應只限於知識,還要觀察身、心的無常生滅,看透它們的實相,放下對它們的執取。也要觀察〝受〞,樂受帶來渴愛,苦受帶來瞋恚,不苦不樂受帶來愚癡,都是輪迴的推動力、苦的原因。所以觀察三受,對之厭離,離愛,離欲,可以解脫於苦,清涼自在。

同學四的報告
〝無常〞,在末學所理解的範圍包括:身體健康的變化,工作的機會與提昇,人事的轉變等。在日常生活當中,感受最深刻是生命不斷老化的問題,於是開始去找尋人生的答案。根據佛教的法義,明白無常,繼而體會厭離,之後便會帶來止息紛爭,心情開始平靜下來。這讓我感到相當好用。
學習解脫愚癡執著所帶來的煩惱,在日常生活中,學會修正自己的錯誤觀念,學會止語,學會觀察自己的過失。

同學五的報告
人生是五蘊所成,無常、苦、無我,是不圓滿的,要擺脫此無常苦,人就要從厭離,不再貪愛處著手,因為愛是苦的開端。
個人禪修練習時,覺知呼吸、覺知聲音,不會去想事情,不會在昏沉的狀態下進行,個人漸漸安定。雖然會受到生活遭遇之影響,令心情波動不安,用觀呼吸方法,能令心慢慢定下來。在日常生活時,人的內心亦會安定平靜些。外界的影響沒有停止,人的心境易受干擾,所以應時常保持禪修的心境。
禪修可增長智慧,認識人生真相,步向厭離、無欲、解脫生死的道路。
在香港的社會環境,物質豐富,人們習以為常,貪著這一切而令自己的情緒受牽動。人們積極於投機活動,股票樓價愈昇人們愈投入,以至失去理性,個人情緒在不知不覺間隨之起伏。
朝向厭離與無欲,可從減低貪愛入手,認知自己的貪愛,然後著手對治,例如:不為旅行而去旅行,不為人有我無而擁有,不為與眾不同而擁有,考慮自己是否需要和足夠,不以物質為先,不以我所為本等等。

同學六的報告
《大善見王經第二誦》有一段經文:〝不要在臨終的時候有戀棧,臨終的時候有戀棧是苦的、有過失的﹗〞不戀棧下一期生命是我終極的目標——因為不想再輪迴於五趣之中,這個目標是我在未認識佛教時已有的想法。學習原始佛教的經文,會令人明白人生真正的價值,所以我時刻提醒自己要把握在世的時間和機緣,來修正長久積習的不善習慣與思想與行為。不僅在辛勞的環境下要強化這種觀念,即使在安穩或順暢的生活環境中,也不要妄想去尋求不變的永恆,因為多美好的享受都是暫時的,不圓滿的,兼且背後總有代價要付出的。要時刻提醒自己持戒修善,減少貪欲與瞋恚,提起精進去修習禪坐,務求有一定的止靜能力,去應付生活上的各種逼迫。
為了保持平和心境,需要減去已起和將起的貪心和瞋心,所以有空閒時亦會留意自己的念頭和意欲。在經文義理的指導下,開始學習逐步解決內心生起的不善情緒及意念,不去做一些會損害清淨的行為。
以下有個自己親身體驗的例子,我為了解決不善意念,會從經文義理之中找方法。我以往年青時很喜歡跟一位工作上認識的女生來往,當時大家的玩樂嗜好相近,後來雖然沒來往多年,但心中常以對方為老朋友來看待,近年恢復聯絡後,更鼓勵對方學佛及坐禪。最近兩年我才發覺,經常要忍受對方的無禮對待,我寛容看待她,卻得不到相等的回報,而我亦嫌惡對方的慳貪行為,於是開始疏遠對方,並想跟她劃清界線。原來此時起,我已開始〝內心〞還以怨懟,希望其他朋友也感受她的無禮態度,我有點想她得到不受歡迎的果報。最近聽到,她將參加一個我也曾參與的佛教國外遊學團,連隨見到對方為我們朋友群的一個飯聚作出多番建議,之後我內心非常不悅,但我一直強壓心情。當預備這份論文功課時,見《大善見王經》第二誦內提到的,坐禪時運用慈、悲、喜、捨可用來對治,於是嘗試在修習禪坐時加入以慈心擴散的方法,但心內不悅感仍難消除,仍有怨氣,放不下情緒。後來於一次禪坐時突然感悟,原來這是我內心的嫉妒結縛,於是向另一編經文《帝釋問經》加以理解,用〝觀察喜、憂、捨的感受〞配合〝令善法增加的行為才可行踐,若增加不善法則不可行踐〞這種方法去入手,逐步減弱戲論想和計量,亦即是由〝計著自我〞而起的嫉妒心。若然不是學習佛法,我便會愚昧認為此朋友傲慢、負義而令我厭惡,責任在對方身上而非自己一手一腳弄出來。這種嫉妒心所生的瞋恚,無論於工作、家庭或朋輩群都有很大的破壞力,所以一定要對治。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