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我 (01) | 1 |

潘秀娉 撰
 
初學禪定時就像學習其他事情一樣,過程都不離認識、了解和實踐。然而禪定就是禪定,生活就是生活,除了盡量每天抽出十五、二十分鐘坐禪之外,習禪並不影響我的生活,更難談得上對我的生命有任何意義。 
 
掉舉是我習禪早期最大的問題,幾乎每一座禪都是在呼吸和掉舉之間進進出出,同時又要盡力令自己心境平和,不會煩躁和氣餒。雖然勉強坐完十五分鐘,但每一座禪都如同縫縫補補過無數次的破衣服一樣,無法令人生起喜悅。禪修的好處我還未能體會得到。 
 
不過堅持很快帶來收穫。掉舉的情況減少,雖然代之而起的是昏沉的毛病,但只要選擇合適的時間禪修,以應付掉舉那樣沉著應戰,禪修時亦經常體味到清淨、安祥和神清氣爽的感覺。 
 
睡眠情況比以前更理想,雜念減少,讀書時精神亦較容易集中。雖然還不時胡思亂想,生起貪念和作無意義的白日夢,又喜歡評論別人的行為,自以為是。但心中已減少了惡意,多了一份醒覺。這份醒覺經常把我從無益的思緒中拉回來,提醒自己這樣不單浪費時間,還會讓雜念無止境地滋長,如同野草一樣覆蓋心靈,妨礙它生出美好的果實,對心靈的培育有害無益。 
 
這份醒覺有時亦會在不知不覺間發揮作用,使我能不受情緒影響,專注於當下面對的事情。有一次在言語間和上司發生齟齬,上司情緒失控,開始在我面前發脾氣,說了一些不顧我感受的說話。我端坐在她面前,冷靜地向她解釋那不過是遘通上的問題,我很樂意和她商量出一個處理事情的方法。這樣她才慢慢地平靜下來,再好好的跟我談下去。事後回想才驚覺自己那份出奇的沉著,這件事情讓我體會到理智在不受情緒干擾的情況下,能發揮出那麼有益和堅定的力量,令人滿心歡喜。 
 
習禪大半年後,漸漸發覺生活上亦有頗大的改變。由於一直以來已有固定的生活習慣,要在這些習慣上再加插一個新項目──定時定量坐禪,對我來說並不容易,那怕這只需要短短的二十分鐘。但經過一段日子之後,情況便有所改善。或許是體會到禪修的樂趣和作用,我似乎不其然地在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為修習禪定創造更理想的生活和精神環境。其中最明顯的改變就是減少了看電視和喝酒,另外長久以來賴床的壞習慣亦好像一下子便戒除了。我喜歡早點起床,可以有較充裕的時間準備上班,無須每天都匆匆忙忙,有時甚至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坐禪。我更喜歡的是那種精神爽利的感覺,不會因為睡眠過多而昏昏沉沉,整天都感到慵懶,提不起勁來。這些改變都令我感到雀躍,而更令我讚嘆的是它們都來得那麼自然,彷彿是不費吹灰之力一樣。 
 
在定中我老實地面對那些不由自主地生起的意念,快樂和不快樂的感受,它們都那麼清晰,不容一個保持著醒覺的人去迴避。我清楚看見自己心靈上和智慧上的缺陷和不足,並且學懂以善意去回應它們。人生的過患其來有因,盲目地與它們角力亦無法使人得到解脫。學習禪修讓我懂得如何把心安放於一境之上,時常保持著留心覺察,不會容易被雜念和情緒牽引,在清醒和平靜的心境媞C慢地調服自己的煩惱和不安。 
 
禪修不能改變客觀的環境,定境也不是究竟的彼岸,但修習止觀卻令我能短暫地體會到放下煩惱和執著的愉悅,直接感受那種無法透過思辨得來的信心和領悟。這些在禪修中得到的體悟又進而改善我的心靈質素和生活習慣,使我清楚明白到心中所追求的理想人格,並非鏡花水月,亦非遙不可及。只要精進不懈,改變自己的習氣,提高自己的心靈質素,縱然得不到徹底的解脫,亦能減少煩惱,對生命有更真確的認識。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