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可潔淨心靈 – 試對比加以說明 | 1 |

禪修可潔淨心靈 – 試對比加以說明

阮慧中 撰

星期二回到志蓮上課時,因為時間尚早,於是在禮堂門口閉目休息等待。

在閉目的時候,聽到有三人對話。其中一位是禪修班的女同學,另外兩位男士是她其他課程的同學,二人詢問她:禪修是「做」什麼和有什麼好處?

女同學回答:禪修不只是坐禪也有行禪和站禪。好處是各人的感受不同,所以各人有不同的體會。例如可以靜、反思一下……。我心中說:對。但不只這些,還有很多。

這時女同學留意到我坐在椅上閉目養神,她很照顧到擔心說話會騷擾到我,於是他們三人轉移到近大門口再繼續討論和解釋下去。

我心想:老師不是說過嗎?禪修是心的培育,心靈的修習嗎?為何說不到重點呢?

當我們的目光接觸到那裡,禪修的利益便去到那裡。當我們注意到禪修能幫助我們入眠、平靜……等,我們只會得到那些利益。

但禪修最大的利益是在於心靈質素的培育。禪修有四種常見的質素:覺知、祥和、止息和捨離。

覺知是原始佛教的禪修的基本要求。在禪修中,培養覺知的持續,知道自己的身心態度。當覺知存在時,我們便會有能力去守護這個心,讓自己能多處於善法之中,如有不善法生起時,我便會很快觀察到,慢慢地它便不會擴大下去,有時甚至消生掉。

祥和或善意包括對自己對別人也有一份想自己好,想別人好的心。修習慈心禪對此有很大的進步和助益。

我的經驗是最初對認識的人有份善意,慢慢會擴展到陌生人,或第一次見面的人。

最初學習時也會有些執著要「對待」別人好,以為這便是慈心,但經老師的指正後才明白,慈心的本意是要對治自己的瞋恚心而非別人。當然在實際的情況是:當修習對自己有善意,充滿善意時,對別人自然會有友善的身、口、意行。

祥和是一種氣質,不急不燥、淡淡定定,對任何事情總是一種包容、寛容的態度,當然不容易起瞋心,就算要罵人或指出對方的錯處時,是要令對方明白,並不是因為憤怒而要發洩。

本人是個容易起情緒、煩惱的修行人,生活如果平平穩穩,祥和是會很容易出現,但一有突發的情況出現,例如工作上的改變等,我便會表現得很緊張和急燥,很想快快完成和有些抗拒改變。

習禪後,覺知自己的心,雖未能即時放下,但忙亂的心會慢慢平靜下來,理智會戰勝易動怒的情緒,接著逐一處理事情,不讓衝動的貪、瞋、癡左右了自己的決定和語言、行為。

止息是指我們有能力安於現狀,滿足於當下的情況,不再攀緣外境、外物,也不會因為不滿足的心去追逐我們喜愛的和不喜愛的事物。

從小,我便受到少欲知足的家父的薰習,明白到安於知足,人的心裡便容易滿足,一頓平常的飯餸,一杯熱茶,一本好書,也令筆者感到很愉悅。生活所需可以有不同的層次要求,如果貪欲少些,需要少些、簡樸些,對自己、對家人的負擔也少些、輕鬆些。

禪修會令我們明白到,心的質素絕對影響到觀察事物的能力,如能減少貪、瞋、癡,滿足於當下的情況,心也能止息。

最後是捨離,當我明白到世間的實相是:無常、苦、無我。所有美好的事物和有缺失的都會被無常吞噬,無論我們想怎樣執著不放,也是徒然。而且有人生經驗的人也都明白。但我們仍然執著,以為我們可以主宰、控制或選擇,在最高的層面去看,生、老、病、死,我們都無法選擇,它們是因緣和合而產生、出現、持續和消逝。

當我們明白到捨離是一種令自己得到自由自在的方法,我們自然會放手去做,但問題是我們能做到覺知、祥和、止息、捨離有幾多、幾持續。

作為在家人,在生活上、工作上、家庭上多方面都需要面對不同的挑戰和考驗,我們還積習了許多不善法:貪、瞋、癡。還有五蓋:貪、瞋、昏睡、掉悔、疑惑。

透過禪修,例如修習慈悲喜捨,可讓我們的心靈浸潤在充滿善意和祥和質素中。當我們在坐禪、站禪、行禪時,身體有一份安止、止息,沒有口行。即使行禪時,身行也變得簡單而重複,這些止息的身心會令自己的心行逐步停下來或至少慢下來。這時,我們不需要一心多用(生活所需或在工作上的需要),會觀察到平時我們留意不到的心行(因為覺知存在)。

透過禪修,我學會提昇這些心靈質素或化解了我的不善。平常的不善:有瞋恚、有惡意的會暫時放下。有時在坐禪時能昇起生活上的解決問題的方案,有時也能原諒別人的過失。自己明顯的察覺到在禪修時的心靈質素的確比日常生活中的我美善些。

所謂熟能生巧,多修習、慣常地修習,心靈的提昇不單只會在禪修時出現。只要自己心靈有空間,這些潔淨了的心在日常生活中也能體現出來。

因為自己有過止息的經驗和質素,當在生活上發現自己的起心動念裡缺少了耐性或不耐煩的時候,我便會努力給予自己空間,例如慢下來,停一停,讓自己得到喘息的機會,這時無論心理上或心靈上都能得到暫時的止息。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