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密集禪修的體驗 (02) | 1 |

密集禪修的體驗

霍日雄 撰

參加密集禪修營的因緣
香港是個以金錢利益為主導的地方,人們平時工作繁忙,放假時拚命玩樂,參加一連幾日的山上禪修營,對香港人來說,是奢侈的。過去二年,我卻幸運地參加了多次禪修營,其中以蕭老師帶領和指導的,在蓮花台舉辦,每月四天的禪修營為主,亦參加了由南傳比丘和老師帶領指導的禪修營,最長時間的是十日,作為香港人,能有這種機會,是難得的,要感恩的,但相比起某些國家的人民,可以到寺院修行幾個月,我的禪修經驗當然算不得甚麼了。

適應山上的生活
師兄們都說山上容易禪修入定,但對我這個城市人來說,山上的生活是要適應的。首先作息時間不同了,平日一二點才上床,上山要早睡早起,九點半關燈,通常都睡不著,聽著同修們的鼻鼾聲大合奏,更睡不著,有時搞到半夜,通常這時候都練習觀呼吸。晚上睡得不好,日間坐禪會昏沈睡眠了。

其次是水土不服,一上山,肚子常常作怪,最怕是常有便意,但跑到廁所時,又是虛報。此外,山上是食素的,原來我食素的話,有時會胃痛。最嚴重一次是去十日禪,身體感冒,病了七日,影響禪坐,原因是本來已經病了,那禪修營是奉行「過午不食」的,但我不食晚飯便睡不著,睡眠不足便病上加病。修行是眾緣所生法,要各方面配合才能成就。

對城市人來說,山上是陌生的,是毒蛇、蚊蟲出沒的地方,雖然香港沒有猛獸,但在郊外使我生起警覺,反而難以坐禪入定,這些問題要到上山多次,才慢慢克服。

比較與不比較
佛法經過二千五百多年的發展,出現了原始佛教、南傳上座部佛教、大乘佛教、禪宗佛教和密宗佛教等等不同宗派,學習者無可能全部學習,必須作出選擇,要選擇就必須比較,因此學習者要聽不同宗派老師的說法,閱讀不同派別的經論,還要學習不同宗派的禪修方法,才能作出抉擇。

我的經驗是:不同佛教宗派的禪修方法是很不相同的,例如禪宗的修行目標是要體證「佛性」,有成就之後去「普渡眾生」,修行者奉行「生生世世行菩薩道」的理想。原始佛教的修行目標是要斷「生死輪迴」,徹底止息貪欲、瞋恚和愚癡,從而得到解脫,體證「涅槃」。兩者目標不同,修行方法自然不一樣。去一個密集禪修營前,應該先了解此禪修營的教法,是否和自己對機,以免浪費時間。

一旦入了一個禪修營,就要依從那禪營老師的教導,努力修行,不可以把現前所學的方法和以前所學作比較,也不可以其他宗派的理論去挑戰禪修營的老師,因為個別禪修老師可能根本未學過其他宗派的教理。更不可在一個宗派禪修營中,既修習這派的方法,又修習另一派的方法,這是浪費時間,更可能出現偏差,俗語說「走火入魔」。

生起情緒
在禪修營中遠離熟悉的生活環境,又是「禁語」的,一個人面對自己的內心,這時一些平日抑壓在心中的情緒容易顯現出來,個人試過憤怒和抑鬱等情緒的生起,而且很利害,通常是在個人獨處時發生,曾經嘗試以行禪和做運動來對治,及請教老師,一般都能解決問題的。

止息攀緣
此心是不斷地透過六根向外攀緣的,眼見美色而垂青,耳聞妙音而娛悅,進而追逐,或想把美色之物據為己有,或想自己能奏此妙音,如是不斷攀緣追逐,男女之間的戀慕更加不得了﹗卻不知道愛慕攀緣等心理活動,正是輪迴之因,生死之流的推動力。

在每次禪修營開始的時候,此心向外攀緣的習氣仍然利害,特別是山上和城市境色大不相同,一朶未見過的花,一些小鳥歌聲,已經把這個心引到團團轉,忘掉所緣對象是何物,而追逐不休了。

大概到二三天,此心開始沈澱下來,開始不受外境的控制,不再追逐,有一種「你是你,我還」的感受,若狀態好的話,此心就好像止息了下來,像一面鏡子般反映外物,一種很自在的感覺。

剎那平靜
適應了禪修營的作息環境,心平靜下來,放下對外界的攀緣追逐和貪欲,一種快樂愉悅的感受會生起,它是輕輕的,似有似無,遠不如因物欲而來的快樂那樣強烈,而且若在心中有思慮生起,這種樂受就會消逝。

另一方面,心開始平靜下來,若是閉著眼禪修的話,眼前會出現有顏色的光雲,它們多數是綠色,有時是紫色的,像天空的白雲,生起和消逝,當初見到它們,不免會問「咦﹗是甚麼」,於是心開始攀緣,它們就不見了,平靜也沒有了;現在學乖了,還是不理它們好。在經驗上,顏色光雲出現時,心是比較平靜的。

但這些平靜、好感受,其實都是無常,當此心經驗過這些好感受,自然希望下一坐時,它們再生起,或者更進一步,誰不知這種想法已經是一種貪著,若不覺察,再追逐下去,瞋恚心、求不得苦就會生起。

所以禪修時只能努力去製造「因」,禪修之「果」不可求,由它自然生起好了。

甚麼都不是
在禪修營中,禁上與外界溝通接觸,放下了現代人的「主宰」:手機、互聯網和電視。只是修定和慧,當此心到了平靜狀態,有時會想通一些平時困擾的問題,生起一些「明悟」。

有一次在下午茶點之後,練習行禪,一片枯葉在腳邊隨風飄過,心中不覺問:「是甚麼?」此時心忽然自己作答:「甚麼也不是,只是緣生法。」對呀﹗一切都是緣生法,名成利就是緣生法、健康快樂是緣生法、貧病苦困是緣生法,以至修行佛法有成就亦是緣生法,一切法因緣生,隨緣滅,皆無實體,不可執著,因為因緣生滅的東西不斷改變,根本不能執實。

生命本身亦是緣生法,隨緣生滅,皆無實體,如何可以執著它呢?

不追逐、非成就
一次跟隨蕭老師到山中行禪,到了那美麗的小屋處,看著山水美景,忽然醒覺:自己一直學佛的方法是不是錯的呢?因為所用的方法是世間上追求學問、建立成就的方法。今天去報讀一個佛學碩士,明天讀完了一本很難讀的佛經,後天跟隨名師,自覺明白了許多佛理,甚至坐禪覺得很清淨……這些東西是否就是學佛呢?這些東西都好,很有價值,但在取得這些「成就」的同時,一些痛苦煩惱亦不自覺地生起,好像越學越煩惱。當時發現:學佛應該是學習放下執著,學習不攀緣追逐內外事物和境界,才符合佛陀教導的「厭離、無欲、解脫」。

原始佛教之中有「四雙八輩」、「四果四向」的成就,次弟分別,是一層一層的上進成就。仔細分析這些成就定義時,發現這些成就是要修行人學習逐步放下各種執著,初果成就是放下了「身見」,就是有「我」和「我所」的見解,再放下了對佛法僧三寶的「疑惑」,和放下執取一些不必要的就「戒」。修行人若能放下這三者,已經是初果聖者;之後再學習放下欲界的貪欲和瞋恚,若能完全放下欲界的貪欲瞋恚,已經是三果聖人。之後要放下對色界和無色界的「貪著」,進而放下「我慢」,就是以自我為中心的計度思量,從而得到解脫,成就阿羅漢。解脫道其實是一條學習放下執著的道路。

離營之後
在禪修營中各種經驗,不論好的、壞的、強烈的,薄弱的,一離開營地,回到城市,很快就會成為記憶;所謂坐禪境界,在繁忙混亂的城市生活中,很快亦會消失。事實上,世間一切事物都是無常的,善變的,不能執著它們,禪修經驗和境界亦是一樣,若執著這些境界經驗,它們一改變,苦就會生起。

如何保持這些禪修境界和經驗呢,甚至進步呢?唯有繼續跟隨老師學習,聽聞正法,確立正見,每日不放逸地禪修,才能逐步解脫。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