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密集禪修的體驗 (01) | 1 |

密集禪修的體驗

梁潔儀 撰

在農曆新年過後的第一個「進階禪修理論與靜坐實踐」班坐禪時,想通了困擾多時的問題,當知道下一次密集禪修營的日期是在復活節的四天假期,於是便立即報名參加,希望可以參透更多問題。

上山的第一天因有事不能隨大隊出發,但慶幸有同修在第二天帶我上山。當日上午到達昂平時,已經是橫風橫雨,同修又很遵守規則在此已開始止語,於是便默默地跟隨著同修的腳步行走,一向都不太喜歡行禪的我,這刻感受到風和雨打落在身上,好像在洗滌我的心靈,而每一步我都是那麼的集中和清晰,開始體會到行禪應有的專注及覺知,有別於平日的東張西望。

由於是第一次上山,又錯過了第一天的簡介會,所以有些不知所以然,工作時間更沒有工作被分配到,只有在床上打理自己的床舖,而眼見又無人跟我打招呼,很不是味兒,但後來覺到不論我做甚麼,只要在規則範圍內,都無人會理我,頓時生起了自在的感覺。

十多年前在兒子苦苦哀求下,放棄了工作回家湊仔,社會地位由天上降至到地下,但能陪著兒子成長,就好像重生再活一次一樣,無有遺憾。不過最難過的時刻終於要來臨,就是父母的離世,那種傷痛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而留在心上的是無盡的遺憾及對生命的無奈。人總有一天要離開,將來發生在自己身上時,真的不敢想像兒子要承受的痛苦及自己的不捨,所以不時都會反思人生的問題。

三年前開始接觸佛學,才明白生命的真諦,原來自己大半生都是混混沌沌地過著,還時常為生命將會終結而惶恐不安,但佛法為我找到了一條出路。

平時早上四時半可能還未睡覺,但在營中正是起床的時間,不要緊,只要有心,無問題的。早上外出行禪就是最身心舒暢,因為平時行山多是步伐急速的跟著前面的人走,而且有時更只顧望著地面而行,跟本不會享受到與大自然的聯繫。這行禪是隻身慢慢的走,不需帶著行李或包袱,每一步都是如此實在、輕鬆、自在地與大自然接觸,直至行至一處有鐵皮蓋平的地方,便各自找一個地方靜處,當蔽上眼睛的時候,感受到清晨和暖的陽光、山中吹來柔和的微風,聽到鳥兒的歌聲及呼吸到清新的空氣,很是舒泰﹗

當工作時間一到,我便立刻拿起掃把掃樹葉,有時還要在後巷鏟泥,或收拾被舖,或鏟青苔等等,一點又不覺得辛苦,還很高興自己可以參與其中。

在坐禪中,並沒有在課堂上那麼多雜念,可能是因為環境問題,因為一整天都是不急不忙,悠閒自修的過著,沒有聲音令心境煩躁,止語又可令個心不會向外攀緣,所以清靜了。雖然熟悉的禪修方法不多,但每次都嘗試用不同的禪修方法,藉此找到了合適自己的方法。

禪修及原始佛教都是兩年前有幸接觸到的,令我實實在在地踏上修行之路。但因與大多數同修所走的道路方向不同而感孤獨,老師曾告誡在修行路上是不應怕孤獨,而且很奇妙,久不久在路上是會遇到同行人的。啊﹗是真的,在營中遇到了。

如《相應部•四十五•二•一半》所說:跟善知識為伍是成就修行的全部。因為善知識使人勤修八正道。但願自己能跟上同道人的步伐。

這三天止語又沒有甚麼特別事要做的密集禪修營很快便完了,這是我從未體驗過的,但真能讓自己的心靜靜地休息,在此多謝老師的帶領及義工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帶著下山的是一股喜和樂及祥和的心。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