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我 (14) | 1 |

禪修與我

周玉善 撰

兩年前親人因病突然往生,自此生活起了很大的變化而思想亦同時起了很大的衝擊。在一個偶然的機遇下參加了「禪修理論與靜坐實踐」的課程,原來只想嘗試藉着靜坐的方式將混亂的思緒平伏下來,但在學習的過程中發覺得着遠比想像中的多。

課堂上老師不斷強調在靜坐的過程中保持「覺知」,起初不明白當中的用意,在老師悉心的教導下逐漸明白到原來人受着過往習性與業力所影響,心思會不斷在過去與未來中穿梭,對於往昔的人和事我們會戀戀不捨,或者耿耿於懷,對於無法預知的未來,我們又會加上無限的想像,以至心總是不斷在喜與憂,苦與樂當中徘徊,沒有一刻能夠安靜下來。而持續的修習「覺知」正是讓心回歸當下的最好方法。在修習的過程中自己最常用的是「出入息念」,因感覺這是最簡單直接而又最能讓內心止息下來的訓練。

當混濁的水逐漸沉澱,我們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持續的修習「覺知」後發覺原來它已不知不覺融入了生活當中。尤其在情緒生起時自己會很快察覺到它的生起繼而讓它慢慢平伏下來,而不會像往昔一般任由它蔓延開去,以致最終令自己「心」陷無邊的苦海當中。

而「心念處」則讓我們學習如實去觀察心的變化,體會它的無常,從而慢慢放下對事物的貪戀與執著。記得課堂上老師提到一個有關購物的例子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們都曾經享受過購物帶來的滿足感,但當如實去觀察自己的心在整個過程中的變化,會發覺這種感覺其實並不持久,受著各種因緣條件變化所影響,滿足感會逐漸淡化,有時候甚至會在瞬息間消失得無影無踪。與其強壓自己的貪欲,感覺這更能對治問題的根本。

除此以外,感覺「受念處」亦是一個非常適合在日常生活中修習的禪修方法,並且是一個讓我感受最深的方法。我們都慣常去追逐一些令自己快樂的事物以及一個喜樂的人生,但老師的教導卻讓我明白到許多人生的苦正是緣於我們對「樂受」的攀緣與及對「苦受」的逃避,所以生存的目標並非追尋無上喜樂,而是明白到一切無常。無論任何感受,我們都應該學習如實去面對它並一切以平常心待之。自己就曾經在病中使用過這種方法。在生病的過程中嘗試只單純去感受身體的變化,感受痛的生起與減滅,而不在感覺上添加任何的「想」。最後發覺雖然病痛仍在,但「苦」確實是減輕了。

而「慈心禪」則是一個能夠很好地對治怨恨心的方法,在過程中我們會首先將祝福送給自己,繼而推及致親人,朋友,甚至所有眾生。目的是要讓我們學習去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因當中包含了慈、悲、喜、捨四種美好的內心質素,它會令整個心靈充滿着善意。每次修習完了慈心禪內心都會湧現一份安靜祥和的感覺。

課堂上老師除了教授我們不同的禪修方法對治生活上、心靈上遇到的問題,更重要是引用佛理讓我們看見了生命的實相。記得老師在講授到苦、集、滅、道「四聖諦」時心裡感受很深。它告訴了我們一切「苦」生起的原因,同時亦帶給了我們一條解脫之道。原來我們一直都在有意無意間追求一個圓滿的人生,一些永恆的事物,但實相是萬物至所有生命都是遷流無常,不會圓滿的。而貪欲、瞋恚、愚癡這些與生俱來的本質正是一切苦的根源和生死輪迴的推動力,而唯有修習「八正道」才能徹底滅除這些不善根以及讓我們得到真正的解脫。

知道這是一條不容易走的道路,因為它與我們與生俱來的習氣是背道而馳,縱然如此,但我卻信這是值得走下去的,感恩有緣遇上了這一切。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