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正念對修行者的重要性 | 1 |

宇                                     
 
應知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回憶一次與一班師兄上大嶼山參加九天禪修營,也是首次。 

因當時天氣轉變,而在晚上,曾有舊患的膝蓋疼痛以致多晚未能熟睡。這樣大約過了五六天的密集禪修,到第七天晚上更痛到整夜未能成眠。由於不想影響其它師兄睡覺,便沒起床找止痛膏塗擦。當晚半睡半醒的狀態,令自己疲倦不堪,至早上聽到打板聲也不願起床,最後還是可以撐起來。而整晚是在無覺知覺醒的情況下,不停地胡思亂想,所擔心的是:明天自己能起床否?我的膝痛能坐多久?我會影響別人嗎?會打擾別人嗎?如果痛得太厲害如何下山?會否給別人帶來麻煩?我的膝蓋痛不可能完成九天的密集禪修!自我的形象怕不好意思等等……其實早上的第一坐也坐得還可以,使自己明白昨晚的一些思念完全是自己虛構,根本未能掌握“活在當下”。其實不好好地活在當下,猶似在折磨自己!弄致自己非常苦惱。 

上午行禪過後,因太過疲倦,於是向老師請假,中午飯後便去午睡休息。原本回到房間休息便可充電,但想起每天有些師兄都會在室外空地打坐或仰臥,便在沒有觀察自己的身與心的同時,就這樣便拿起草蓆朝向室外往。 

在沒有準備去訓練個心的同時,任由心的驅使去模仿別人,卻忘了自己的習性:怕骯髒,怕小動物,怕蛇蟲,怕老鼠。跟著找了在樹下一地方是自己認為最乾淨,也不會可能有小動物,蛇蟲,老鼠等等出現,開始禪坐一會,亦因體力無法支撐下去便躺臥下睡。 

不到一會兒,陣陣風吹來,感覺涼快同時有一塊樹葉跌下來,自己對自己說是一塊樹葉,不久又有數塊樹葉落下,這時心裡想到樹上有小蛇蟲否?又對自己說,那是不可能的,我躺下時也看過周圍環境,正在想著,忽然真的有一小飛蟲在我手上爬行,嚇到自己立即起身,倦意走了一半,即時起來檢查看看又有其它蟲蟻否?然而本來自己的身軀已經疲累不堪,但是為了去檢查再有沒有飛蟲等等走近,就這樣起來,躺下數次。與此同時也有些水點隨之而下,心想到是否有一小蛇蟲被風吹下,立即張開眼睛,望向樹上,在沒有戴上眼鏡的模糊視力下,見到有許多吊下來的長形物體,似蛇般飛舞。在這一刻,整個人頓然跳起,精神十足,正正是以前曾看過一書內容的寫照: 

這些「對象」(外境)都是我們生活中所遇到的事物,如果能不為它們所操控,而代之以客觀的觀察,那我們便是在正確的心態中過活。今日世界的苦痛是源於對「外境」作不正確之觀察,在「外境」上,我們加上過往對它之反應的回憶及現在對它的主觀取向,然後第一時間作出相應行動。這是多麼的愚昧。我們竟然讓那以往對「外境」的印象深深印在心中,而今天更不待徹底了解那「外境」,被它的表象所迷惑,還急不及待地作出反應。 
戴上眼鏡張頭伸望,樹上的樹幹,橫枝,攀枝與密密麻麻的樹葉,隨風輕柔擺動,自在地享受大自然賦予的清涼。本來在郊野室外許多時都會有微風吹拂,帶給大地及眾生一些舒暢涼快,而自己被內心沒有正念的當下,卻嚇到全身出汗,為自己製造了一個又一個驚慌的感受,並在這過程中明白到,原來所有的苦惱都是從心所造,而再遠望離我位置較低的地方,在一塊大石上,我形容那塊大石的周圍,比我選休息的地方較骯髒,更易有大小昆蟲親近,自己連行近也不敢,上面正在躺臥的是一位瘦弱溫文儒雅的女眾師兄,優柔自在地享受欣賞當下的寧靜與安逸(這是從外相觀察)。 

戴上眼鏡仰臥在仍是那曾查看過,最安全舒適的地方。這一刻舉頭望上,大樹茂盛的葉子,多麼般自由自在地隨微風吹拂,輕柔搖曳。脫下眼鏡又另一景象,在沒有戴上眼鏡與散光所產生的視覺幻象下,彷彿滿樹掛上無數顆顆鑽石,正在閃爍閃爍著。但實相那只是在陽光照射下,有疏有密長在樹上的葉子的空隙而已。內心又一次提醒自己回到呼吸,不要作故事,保持正念直至不知何時真的入睡了,感覺到有口水流出才醒過來,精神也較上午充沛。 

短短的數小時經歷了,恐懼,擔憂,安詳,自在,輾轉浮現。我明白到在恐懼中的心境,誰人也沒法為你分擔,在自在中的心境,誰人也沒法與你分享。唯有靠自己在日常生活之中訓練覺知,正念正知地生活,實踐又實踐,去領悟到箇中道理,去學會活在當下。因許多時世事的一切一切都是由心生亦從心滅,隨著心的質素通過培育訓練得到提升,煩惱、執著、貪、瞋、痴亦會隨之而逐點滴減薄。我多麼的感恩認識到一班同修,並與他們一起修習禪修!又多麼的感恩老師與善知識對我的教導、指正啊!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