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學佛與禪修 | 1 |

李麗珠 撰
 
自小對佛教的認識很淺少,更不懂禪修是什麼?有時會在於心靈上的需求,心堨h禱告求佛和菩薩的幫助!到今天,才覺得自己無論對生命、人生和佛法的體驗與認識,是極度的膚淺! 
 
現在我很感激有一個緣,令自己對這方面有多多少少的醒覺和認識。回首這醒覺的根源,對我這一生來說,是一件悲痛難過的片段。而這片段,應該是由發現了我父親患了末期肺癌開始,一直到他病逝前後的經過。這一段時間,是我人生的極黑暗期,我第一次去體味親人將會離開的苦,不由得自己去捨不捨,不由得自己去控制的事實。感覺很無奈,無助!只得去默默承擔和接受,很苦!就這樣一直到我父親臨終前的一刻,我在他身旁陪伴著他慢慢地呼盡他生命中最後的一口氣!之後,我親了一鴷L的臉,眼淚流不盡……。就此,父親在我身旁的日子,永遠消失於世間。 
 
我一向是個很剛強、自信、自負的人,就只有在我父親面前,我可是一隻依附的小鳥!父親像是一棵粗桿的大樹。由小到大,給我護蔭遮擋,讓我棲身飛舞。我父親的離逝,令我覺得人生好像失去了方向,我覺得很徬徨,甚至對前路恐懼,沒有信心。可能父親這個角色,對我的生命成長影響太大,或許我父親一直是我心裡的支柱,是我心靈的依靠!父親過身後的日子,我精神陷於衰弱,甚至崩潰分裂。我嘗試過令自己好好去面對,要自己平靜下來,但可恨我自己控制不了自己。每天背著疲乏的身軀,徹夜失眠到天亮,吃不下東西,喝不下水。頭腦又脹又痛,再加上工作和其他生活上的壓力。我的思想情緒開始紊亂,連呼吸也開始感到困難。我知道自己出了事,我心知道自己承擔這事實不來,身體已響起了警號!我知道,我是知道的……。但!我無法,我無助,只管不停的哭,我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每天奄奄一息的去活著命,很苦! 
 
我不想就這樣的淹沒自己繼續下沉下去,我從各方向去找尋精神和心靈上的出路。有一天,我終於找著方向,這就是接觸了佛學和禪修的課程。令當時雜亂無章的我,得到讓自己的心靈好好去平靜下來。 
 
多謝老師教我和常常提醒我留心覺察和正知正見正念的思想。禪修可解脫煩惱,平伏情緒,平定心神。所謂制心一處,是一件很好的事!可以令我平靜放鬆。如果一個人能不為外境所動,不受情緒所控,一心不動。無住、無念、無相!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麼一切可從容解脫!人生是苦,無常,無我。相信有很多人都知,但知道又是否可以放下而不執著呢?生命的實相,是明知人生是苦,是無常,是無我,但眾生無明而不願接受,但又無奈的逃避不來,對生命的執著,無明,貪、瞋、癡的自縛。繼而沒完沒了的流轉生死,永不能解脫。因此,眾生要明佛法,去修行,要知人生的真正實相,脫離因果輪迴,去解脫生死。而眾生要有慈、悲、喜、捨的心,更要兼有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六度;到最後就是要離境,不要執著有或無,不要受外境所牽動;要覺知,懂得捨離!所謂平常心是道,不要起分別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正如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才可頓悟無住、無念、無相的法理。 
 
生命世事,遷流不息。萬事萬物無不變性,無永恆性,無主宰性。學佛使我尋回生命的實相-- 無常、苦、無我。禪修使我平定心神,令內心止息下來,安住於一境和當下,免使自己心神散亂而被外境或自身的思想情緒所牽動和束縛。禪修可以幫助自己時常去留心覺察和安住於當下。用禪定去修行學佛,懂得頓悟世事萬物無常遷流不息,眾生應怎樣去面對人生的苦?應該是接受還是逃避呢?其實逃避不來,苦是不由得你不去接受的,因為生命的實相本來就是苦!那麼眾生便要能從苦中去修鍊自己的心,而不是外出的東西。因為外境是不會奉隨你的心願而生起的。唯有靠自己去修行自己的心,要用正知、正見、正念去令自己的心念改變而得頓悟,達到不迷得覺,去面對人生的苦,而不為外境、思想、情緒所束縛帶動。能令自身達到觸境而離境,令心無住於境。 
 
原來自己的苦是太執著,太貪戀;不懂得去捨和離。到今天自己從學佛與禪修中頓悟出如何去面對和接受人生是苦的實相,令自己可以從容地去面對生命的苦;放低執著,離開貪、瞋、癡的束縛。但我在這方面才是個幼兒生,只希望自己能多些在這方面努力精進,有緣得到方向與智慧。再多謝老師在課堂上細心講解和時常提醒我們留心覺察的重要,這對我日常生活的言和行都起了大的改變。謝謝!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