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修習慈心禪對自己和別人有什麼助益 (01) | 1 |

李蘇玉 撰
 
學習「禪修理論與實踐」課程差不多接近學期尾了,在短短的幾個月中,個人在禪修方面卻有著很多的變化。在開始的時候,由於曾在其它的地方參加禪修課程,所以很快便跟上老師的指示,不論行禪、站禪及坐禪也不覺有很大的困難。特別在坐禪方面,我是習慣數呼吸﹙即出入息﹚做開始的,所以每次都能進入放鬆的狀態,而每次坐禪後,在回家的途中,整個人都是非常舒暢的,有一種完全放鬆後,得到充足休息的感覺。然後老師教我們在坐禪中,開始嘗試聽身邊不同的聲音,感受它並接受它,而在這感受及接受的過程中,保持醒覺,不受其影響。在最初的改變中,也能做到,但總是覺得不及做出入息的感覺好,所以我後來繼續做我的出入息禪坐。除了在課堂上坐禪外,在家中也一星期坐二次,每次約十五至二十分鐘。覺得真的可以令自己放鬆,可以幫助自己紓緩在工作壓力下緊張的情緒。但好景不常,後來工作中有很大的改動,令自己陷入非常不愉快及不安的境況,而這情況又未能在短期內有所改變。於是我每日都盡量抽時間坐禪,特別是晚上睡不著覺時,希望可以幫到自己放鬆,及不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可是情形剛剛相反,愈坐便愈不耐煩,甚至呼吸轉趨急促,人也顯得很煩躁。於是我便停止,希望上課時再向老師請教,是什麼原因及有什麼方法可幫到自己。就在那一堂,老師開始教導我們修「慈心禪」,首先解釋它的目的,修的方法,然後引領我們去做。開始的時候,我的情緒也不大平靜。尤其在將慈心擴展至自己的親人朋友的時候,簡直是千頭萬緒,全都湧上心頭;當時有一種想哭出來的感覺。然後老師一遍又一遍的念誦,將慈心由自己,再至親人朋友而至眾生,而情緒也慢慢地平服下來。而心也在此刻有一種寧靜的感覺,忘記了種種的煩惱,甚至忘記了要請教老師的問題。那個晚上,當我在放學回家的路上,我竟然沒有刻意去感覺自己是否有任何感覺,只是內心有一種無比的寧靜平和。 
 
現在每當我有空時,總會坐一會「慈心禪」。生活上的問題,雖然不能即時解決,但現在的我,能以一顆平靜的心去面對逆境,也是一種心靈上的進步。而在工作上,人事的紛爭、工作的壓力,總是沒完沒了。穩定的情緒,對我來說是非常需要。特別是在人事方面,我覺得修習「慈心禪」後,發覺自己容易生起寬恕的心,對自己及別人的執著也比以前輕。甚至最近每當我修「慈心禪」時,念到眾生的時候總會想起在新聞中所知的有困難的人,或在天災中出事的人,在戰火受傷的人;希望眾生遠離危險……遠離危險……。 
 
修習坐禪有很多種方法,也有很多不同的境界,也許在進階的禪修中,我會有機會接觸另一種的修習方式,就像我由修「出入息」轉「慈心禪」一樣。也許生活上的不如意,而令我未能集中禪修,亦表示我要在「定」及「捨」方面多下些功夫了。期望新的學年,我會有機會接觸得更多,而令我個人的修行上有更多的幫助。也藉此,謝謝蕭老師的悉心教導。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