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正見」對修行者的重要性 | 1 |

王孟州 撰
 
世間的修行者有很多,而且各有宗派,各有自己的信仰和實踐方法。然而,對於一個學佛的修行者,則正見便猶如一盞明燈--一盞由佛陀親自燃點,薪火相傳的明燈,指引著修行者由此岸到彼岸,從生死流轉到解脫。 
 
佛陀悟道後初轉法輪,就闡釋苦、集、滅、道的四聖諦,而著重於苦滅道諦的解釋,就提出了修行者可依可從而出離生死的八正道。綜觀佛世時的修行者,多能依於八正道而得解脫,證初果、二果乃至阿羅漢果,就是這點,也足夠證明八正道對於修行者來說,是不可少的修行功課,也是引向解脫的正確之路。 
 
八正道以正見排行第一,跟著的正思、正語乃至正定,都是遂步地踏向解脫的歷程。如果修行者能依八正道而得涅槃,則修行者必須要先有正見,正見就如一把鑰匙,慢慢打開其他七支正道的門戶。也只有這一把鑰匙,修行者才不至於誤入旁門左道。 
 
既然正見如此重要,什麼是正見呢?南傳阿含中部經典中正見經第九,就記載了由舍利弗向眾比丘說法時的一段經文:「云何為聖弟子正見?其見正直,於法具有絕對淨信,通達如此正法者。」然後舍利弗以十二緣起一一解釋。這段經文中的正見,指出兩點:一、其見正直,也就是要遠離一切不正確的見解,正確地了解四諦、十二緣起、五蘊等真理;二、於法具有絕對淨信,這一點對修行者尤其重要,因為這是修習八正道而達解脫的第一根本。 
 
修行者依信而學,進而習戒、定、慧,也就是修八正道的歷程。對佛陀的悟道解脫而教示的道理,先生淨信,隨順起正思惟,依此淨信而持正語、正業、正命之戒,進而再由戒約身口行為而修正定以制意念,時時活在正念之中,再循環地以正精進來提昇自己的智慧。如此依於正見,而引出其他七支正道而使修行者斷煩惱、得智慧、達解脫、般涅槃。 
 
其實,依正見而生的淨信,不但不是迷信而且還可視為修行道上的指標和提示,無始以來的無明,由於貪瞋癡的習氣而業報現前,有了正見,修行便能處之泰然,依八正道而求解脫;無數誘惑的五濁惡世,天魔心魔的內外擾亂,有了正見,修行者能起正精進之心,而不退轉,禪定境界的層層提昇,逸樂安穩現前,有了正見,修行者能捨能離,更求解脫;禪修而得的五神通,種種方便,有了正見,便會正當地處理,不以憂喜而妨道心,更求精進地邁向涅槃之路……所以,正見之於修行者,便有如黑夜的引燈,大海的指南針,也如火宅的正確逃生指示牌。有了正見,修行者也不會誤修,而能循序漸進地向解脫邁進。 
 
「若佛出世,佛不出世,法性法爾。」佛陀未降生前,或同期的修行者,想必有不少依於正見見法而修行,得到解脫。辟支佛應是此類。然而,既然佛陀以他所悟之道教示隨行者,而依之修行的弟子都能見道,都能於正見得不退轉,這也就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最好的捷徑,而無需如盲人摸象般一知半解。修行者要有正確知見,大可從經典中得到啟示,得到智慧。 
 
其實,佛世時亦有不少外道的修行者,如無因論者、宿因論者、逸樂主義者,苦行者等等,乃至於有神論者,他們都有一套以自己見解為信仰的修習方法,其中亦不乏有人能得禪定的境界。然而,經典中佛陀亦逐一指出他們不正見的修行,最終還是得不到真正的解脫。道理很簡單,沒有正見,不解緣起,始終執著於無明的貪瞋癡的邪見,終歸還是擺脫不了輪迴的生死流轉。 
 
佛世的修行者尚多不正見的存在,在遠離佛世二千五百多年的末法時期,則邪見外道更充斥社會。在群魔亂舞的現今社會,修行若不謹守佛陀正法,依於正見而修習,則危矣!一個戒定慧未開未修之人,倘能依於正見,實行正精進,則雖路漫漫,仍不失正途而趣解脫,但是一個勤於戒定而不正見的,則如南轅北轍之誤。越精進則後患越大。因此,在當今亂世,正見更見可貴,更見要緊。最後,願以雜阿含經的一段偈文,與天下同修共勉之。 
 
    鄙法不應近  放逸不應行   

    不應習邪見  增長於世間       

    假使有世間  正見增上者 

    雖經百千生  終不墮惡趣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