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為什麼需要禪修 (03) | 1 |

G 組 
 
對於一個學習、實踐佛的教法的人來說,禪修是必需的。因為禪修除了如經中所說能帶給我們遠大的利益        成就佛道之外,也帶給我們眼前即時的好處。關於這點,我們一班初踏足禪修之路者大都可以確實地體證的。雖然這些體證還不是很深刻。那好處就是禪修不單能夠使我們的內心柔軟些,平靜些及安穩些,能夠接受一些比較大的衝擊,不會貿然對衝擊作出不理性的情緒反應外;也同時使心可以更專注,使我們的心較少地受過去事、未來事所引起的煩惱所困擾。 
 
以下是我們其中一位組員在禪修實踐中的體驗:「記得還未接觸佛學前,自己經常受到外間的事物影響,受人讚賞時,感覺開心;受人斥責時,不開心的情緒便生起。在工作方面,感覺壓力很大,常常擔心不能達到預期的理想。 
 
在學習禪修後,知道原來這些煩惱的生起,是由自己的執著所產生。開始禪修時,發覺自己的念頭不斷生起,沒有一刻可以安靜下來。最初壓制著這些念頭,希望情緒快些過去,但往往是心念跟著情緒走。後來經老師指導下,才明白原來不怕情緒生起,不要去壓制它,只需觀察著它,不加任何意見,自然地由它停留或離去。情緒生起時,知道它、觀察它、了解它,就會發現心的狀態有了很多變化。若不觀察它,了解它的無常狀態,便會以為它是真實的,而被它牽著走。其實萬事萬物都是無常變化,無論這一刻感受到快樂,下一刻可能是痛苦的開始。知道這些感覺是不長久的,它便沒有束縛的能力了。明白這點後,我對人處事亦比較寬容了,朋友及家人都說我較前易相處了。 
 
雖然知道禪修的好處,但是每天只能抽出短短的半小時修習。在這半小時內的確能令到自己心靈上平靜很多,但當面對社會,內心的情緒又開始起伏不定。在聖誕期間,知道有為期四天的密集禪修舉行,便決定拋開一切,跟隨老師及各位師兄上山練習。在山上雖然和平時的生活方式不同,而且是止語,但亦能習慣。除了行禪、坐禪、學習佛法、晚上研討外,還有早上的瑜伽練習。在未接觸瑜伽前,以為只是鍛練身體的一種運動,原來還是修行的一種。導師要求我們要身和心一致,意念專注地做好每一個動作。在平時的生活裡,我們的心是很散亂的,口在進食眼看報紙,腦則在想今天的工作,很是忙碌,結果沒有一事做得好。而在練習瑜伽時,應該要專心一致,不要追悔過去、期望將來,要活在當下一刻中。 
 
在山上老師經常強調要放下一切,沒有什麼需要牽掛的,放慢每一個動作。審查動作的動機,究竟需要或不需要。人的慾望永無止境,不斷追求,最後只會做成痛苦。動物只會在需要食物時才會捕殺獵物,當滿足後,便會停止,我們應該要向牠們學習。 
 
這段期間,我開始漸漸明白,原來禪修是離不開日常生活環境,而是可以深入生活的每一刻。不論吃飯、工作、喝水、甚至每行一步都可以是禪修,如果能夠專注每一個剎那的話,每天二十四小時都是禪修。 
 
禪修就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面,並非生活以外的事情,如果有禪修的精神,做任何事情,生命的每一天都可以生活得平靜,有愛心,更能包容。如果修行得法,就可以改善生命的質素。」 
 
世間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這句話說盡了人生的苦處。說盡了世間無常變化,說盡了人的境況。我們若要生活得開心些,就需要有一套方法去應付十常八九的不如意事。這方法是         禪修。從中我們可以認識到心和外間物質世界的關係,認識我們的自心一切的苦樂,悲喜、哀怒的情緒如何生起、發展、消失。我們學習如何分辨這些情緒、感受只是生命過程中遇事生起的一部份,並不是全部。日子久些,我們運用的方法成了習慣,一些不如意的情緒、感受生起,除了即時察覺,更可以用禪修的方法令它平伏,最後消失。亦即是說我們不再像以往一般,被不如意的情緒,感受牽動而整個人陷落其中而不自知。當然這裡所指的是小事的衝擊,若是大事,有可能我們同樣被衝得西歪東倒。但最低限度我們有方法去對治,時間久些,我們必定能夠重新站起來,重過平靜,安穩的生活。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