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的好處 (23) | 1 |

禪修的好處

柯韋伶 撰

禪修班已到尾聲,而這課程比我在大學、甚至研究院所學到的更多、更充實、於生命更有益處。

一直以為環境怎樣影響一個人,而禪修則學會另一種思維:我們的心怎樣去演繹環境,而我們的演繹怎樣影響我們的情緒,繼而影響行為。因此,我們要觀心、覺知心念起動。而我最深刻的,是蕭老師教導我們不要抑壓負面的情緒和念頭,只要覺知它們的存在,不必著意去處理,如此,這些念頭就會自行遠離。如門外有人敲門,我不去開門,那人待一會就會離開。

另外,慈心禪是我最喜歡的禪修方式。從小學習給自己扣分:當一件事做得不好,會怪自己怎麼不勤力點;當做得不錯時,也會怪自己怎麼不把事情做得更好。而這種想法往往「推己及人」,對自己嚴苛,也對別人嚴苛,在瞋恚中沒完沒了地折磨自己、互相傷害。透過慈心禪,才覺知一以來對自己苛刻,正正是一直沒有好好接納包容自己是一個會犯錯的凡人,所以一直和自己過不去。

認識四聖諦,第一次從另一角度看人生,一直理所當然地認為擁有學歷、工作、有樓有車、有伴侶、子女等等就是幸福,其實不過是假相,四聖諦所述及的「苦」,並不是主觀地「我覺得苦」,而是客觀的「苦」:所有事物均逃不過無常,成住壞空,喜怒哀樂,通通無法控制、無法把握亦無法擁有,到最後唯一能「帶走」的,只有「業」──招感下一期的生命,繼續沒完沒了地生死流輪。在課堂堭o到啟發的是,既然眾生同樣活在無常之中,同受無常之苦,何不相濡以沫,互相扶持、甚至互相渡化?布施一個笑容、一句問候、以慈心對待自己及眾生,以正念過每一天,我相信是對自己、對眾生在苦海中的祝福。

禪修班亦給我一個更廣濶的眼界,重新理解我所身處社會的面貎和價值觀。很多人誤解的是,禪修只是坐在那堣ㄟ吽A雖然禪修的確是這樣,但他所包含的道理非常深入及入世。佛教精簡扼要地總括世間所有困惱:貪欲、瞋恚、愚癡。深刻的是蕭老師在課堂上說過一番話,當社會爭取的越多,社會越墮落;物質越多,追求的越多,只管去爭取沒完沒了的貪欲不會為社會付出什麼,這就是墮落。而社會上卻不斷深化我們的貪瞋癡,而導致社會越來越動盪不安。商品鼓勵大眾追求美、不老、永瓻C春等等,實際上是鼓勵大家抗拒人生所必然的生老病,貪婪地留住美,愚昧地相信青春真的可以留住;科技強調快、即時、垂手可得,變相是將「我」放大了:我想要的即時得到、我想看電影,在車上咖啡店可隨時看到;我想買東西,24小時甚至在家堨i購物,「我」想怎樣就怎樣,在這種氛圍下,人人似乎也容易變得自我中心,遇到不合心意的,只管不斷地爭取再爭取。而透過禪修,對貪瞋癡有所覺知,繼而學習止息及捨離,其實是強化了個人的內在質素,對外在社會有更深一層的了解,而有較強的身心面對將「我」和「欲望」無限放大的大氣候。

參加禪修班之前,抱著避世、逃避的心態,希望透過禪修能讓心靈得到避難所,然而,課程行將結束,明白到這些是大眾對禪修的誤解,我最大的體驗是禪修並不是深入山林、遠離人世的避世方法,反而是非常入世:透過禪修,令修行者覺知、修正繼而提升心的質素,以祥和、平穩的慈心和智慧適應多變、雜染及顛倒的社會。希望社會大眾有更多機會接觸禪修,共同建設人間淨土。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