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人生 (02) | 1 |

禪修與人生

蕭錦 撰

我的青少年時期是很自在快樂的,讀書和工作的不順意也沒有把我難倒。結婚後,我才發覺生命原來可以是充滿暗湧和衝擊的。一次又一次的推倒,重新站起來後,另一個巨浪又來了;再次打擊我的價值觀。我不斷問自己: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真理是否騙人的。心靈雞湯喝了不少,我的沮喪只有增加的份兒。有一次我想起年少時常到沙灘撿石頭,總是撿又圓又大的。而我卻像石頭一樣,給人鏨得枝離破碎,餘下的面目全非,已不是「我」了。

透過藝術創作,我將我埋藏的不快顯現出來,確認它的存在、釋放它並面對它,這好像表示了我的勇氣直接面對問題。可是問題仍沒解決,「我」仍像孤魂野鬼,無處安定我的心。

佛學初班是一個轉捩點。老師風趣地帶出佛陀的道理,總令我笑中帶淚去反思。他解釋我的疑惑,指向一條大道。但是認識了道理之後,如何去實踐呢?

禪修令我的心安定下來。首先,我經常保持一份的覺知,看顧着我的思緒。我是在發白日夢?計劃下一刻要做的事?想像一些自己以為的事?還是清楚知道現在這一刻的事呢?我開始明白什麼是「活在當下」﹗我才真真正正喝每一口茶、吃每一口飯、行每一步、說每一句話;這是生活禪吧。帶着覺知、祥和的質素,妄念和對別人的期望減少很多。我開始了解到自己真正需要是很少的,我的貪瞋痴薄了,恐懼、憂、悲、苦、惱也不易生起。自己也輕鬆了。

修習慈心禪最能去除我的怨氣,給我正能量站起來,關愛自己,並慈愛別人。當中慈悲喜捨的修習讓我憐憫自己的無明,讓我離開困境看到出路。起初我只將那份慈心發給我愛的人,雖然一些我憎恨的人浮現眼前,我也拒絕祝福他們。到有一天我連那拒於門外的人也祝福,頓時天空海濶,我釋放了的是我自己﹗同時我發現自己面上經常掛着滿足友善的笑容,對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來說,我的笑容令他們感到輕鬆自在。

坐禪是我對我的意識最親密的關顧。我友善柔和地覺知着他的活動,有時他乖乖地守着出入息念,有時乘我掉舉時跳到不同的思緒當中,當我察覺時便用猗覺支帶他回到呼吸裡去,並以正念加上精進來看顧他。在這關顧的過程,我回復母親的角色,認識自己的意識,溫柔地把他帶好,這便是我對自己最大的功德了。

如實修行,體證佛陀的法對我的人生是重要的。古語有云:朝聞道,夕死可矣。而我認為「聞道」只是一個開始,如果只滿足於紙上談兵,尤如掉進名目和文字的無底洞裡,不足以令我明白生命的意義。親身體證佛法才能增長智慧,坐禪修行如同撥開一層一層的雲霧,見到青天;滅去最基本的無明,才能達至解脫離苦之道,才可以自在地生活。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