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密集禪修營的體會 (11) | 1 |

密集禪修營的體會

 

 

打從佛學基礎課程得知禪修二字開始,便想一嘗何謂禪修,何謂輕安的境界。幸運地能報讀初級禪修理論與實踐課程,開始星期日八時十五分的上課生活。開始時,常以為自己能否在六天工作後,仍能六時多起床,準時上課。原來是可以的,只要你覺得重要。

 

開始上課後,得知可以入密集禪修營,又毅然報名,但看見時間表,不禁忐忑不安,真的可以四時半起床?真得可以每日坐禪五六次?真的可以止語?唯一我知道一定可以的是持素,但其它的對我來說也是一個考驗。不過,一試無妨。

 

山上第一天,發現一切安好,老師每日交給我們的功課,第一天是止語。平日每日說不停的我,一旦停止說話,起初有點不習慣。但因是孤身一人上山,所有同修都不認識,不說話,反而少了一點腼腆、不安,多了一份自由、輕鬆。每朝早看見同修,只須點頭微笑,一個簡單的微笑,己經可以表達心意。回想起平日每天早上看見鄰居、同事,大家在同一升降機中,不可以不打招呼;不找話題寒暄,就會感到沉默的不自在。現在不用找話題,反而真心與人打招呼,能用眼、用心關心、留意身邊的事物及各人的所需。這道理在以前讀書時已學得,但一直沒有機會實踐。這次止語營,才令我真正反省到平日是有那麼多廢話、應酬話、違心話。

 

另外,上山的另一個環節是戶外行禪及個別獨處。在戶外行禪是走在大自然中,走在山上看見的是樹、屋、藍天白雲;聽到的是風聲、鳥聲;心思放在的是每一步中,甚麼也不想,不用怕身在何處,不用理會安全,只專心一念在每一腳步中,感覺很實在。步行,從早到晚,每一天也不知步行多少步,但又有多少步是自己知道,覺知在步行。我每天只是叫雙腳一前一後機械式地推進,向目的地進發,但從沒有感受過每一腳步在移動,沒有把意念放在每一步上。縱然是習慣,所以沒有真真實實地感受自己的腳在動,往往是計劃着到達目的地後要作的事,要說的話,要見的人或處理的問題。我們往往不是活在當下這一刻,是活在將來,或追悔過往當中。但在行禪過程中,能真真正正地把意念放在每一步中,能一心念着要到的地方,這種感覺,在離開禪修營後,也常提醒自己。尤其在一大清早乘車、上班的時候,提醒自己把意念放在當下一刻,縱然知道目的地,也感受每一下左右腳的向前推進。

 

至於坐禪,很喜歡那感覺。在上課時,坐禪時間是約20分鐘左右。記得有一次在上課坐禪時,剛感到輕鬆時,剛能放鬆時,時間己到。但在禪修營中,環境更清幽,坐的時間更長,但腳也更痛。過了一天,明白到不要勉強,腳痛,就換姿勢,更或不作盤腿而坐,少了心理枷鎖,人也輕鬆了。每次坐禪後,蕭老師都會指引我們慢慢出禪。其實我不知道甚麼叫入禪、甚麼叫出禪,於是問張老師入禪的感覺如何。幸好有禪修營,有導師可以隨時解答問題,可以在坐禪時的問題、不同的感覺、出現的情境等一一向老師分享,由老師指引。經過幾天的禪修營,開始習慣坐禪亦感受到入定。老師曾說,在入定後能生慧。這可能是因為雜念去除,心境清明,便自然能見到事物真象。雖然仍未到這境地,但會堅持坐禪。

 

在禪修營中,領略到心境清明,又不用理會日常的繁瑣事務,但出營後又怎樣?回到煩囂的生活中,所要處理的事,如何把禪修營所學應用出來。這是我在第三四天的疑問。經老師指引後,這問題開始明確。是真的可以把坐禪帶到日常生活中,不單是在家每天的坐禪,更是日常生活,以行禪、坐禪的精神帶到處理事務中,即專注於一念、一事中。事情只是事情,剔除事前擔憂、事後的後悔,一切簡單了,一切也輕鬆了。而且也可利用乘車等時間進行坐禪、站禪,讓人平和。

 

自修習禪修後,人有所改變。記得以前當工作繁忙的時候,思緒混亂,人不知所措;更甚者原地打轉,失去方向。但現在工作依然繁忙,突發事件連連不斷,但心境較前平和,不動怒,不動氣,知道是要處理的事,處理完就放下、結束。雖然眼前很多事要做,但會知道次序,知道要做甚麼。我想這就是禪修所得的好處,對我的幫助。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