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的好處 (16) | 1 |

禪修的好處

 

周靜儀 撰

 

我選取了「佛說凡夫的生命是無常、苦、無我、不淨」作為我的佛學中班考題。張老師的評語是「已對無常、苦、無我、不淨的意義有了正確的認識,可依此理解,進入佛法之門。」所以,便不加考慮報讀了禪修理論與靜坐實踐。

 

這幾年我開始對生命的意義進行探索;在那過程中,辭去不愜意的工作,報讀一些哲學課,當義工等等。可惜這些不但不能把雜亂的思緒安頓下來,還產生更多疑問和自我責備。直至去年父親得了癌病,才使我有所開悟。向來父親對佛法都有興趣,但只留於一般對佛陀的歷史和佛法的誤解;為何我會這樣說?他很喜歡「心經」中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他對這兩句解讀為「人生是空的,最後甚麼都沒有,是悲哀的﹗」所以當情緒低落時,他會感覺寂寞及無奈。於是我用了有限的知識跟他討論,談談「空」、「緣起」、「生滅」…。他在半信半疑我的解釋底下,積極面對癌病,直至癌細胞轉移,他便安詳地離開。

 

父親病得最嚴重時,我正值在修讀禪修理論與靜坐實踐。最初的幾講,老師介紹了三種方法,分別是「出入息念」、「覺知坐下來的身體」和「覺知外間的聲音」。我最歡喜用「出入息念」和「覺知外間的聲音」,因為不難掌握。前者我可以輕鬆自如地去覺知自己的呼吸。很自然地從昏睡和掉舉中學習覺知,從而止息了內心很多雜念。後者使我不為外間所影響,而生起煩惱;就算煩惱生起,也可悄悄地平息。感覺到真的可把佛學基礎班和中班所學的理論帶到生活中。但數堂後,我發覺掉舉不斷生起,甚麼方法都不能把內心止息下來,還不時落淚,因為總是想着怎樣幫父親的醫病。雖然明白他總會離開,但仍然貪望他能活久一些。到了第八講,老師介紹了慈心禪,透過修習慈心禪,能培育出慈、悲、喜、捨的內心質素,做出利己、利人、利眾生的行為。於是我開始修習慈心禪,不一會兒,苦惱和執著真的亦漸漸減退下來。每天,我還跟臥在病床上的父親一起作慈心禪;起初每唸到願自己遠離苦惱,他不其然落淚;唸到願家人要跟他一樣遠離苦惱,不用為他擔心,他必然點頭。慈心禪不但對我心靈質素有所幫助,對父親來說,亦改變了他不少,令他能用一顆祥和的心走完取艱辛的日子。

 

禪修確實給我在面對日常生活的問題有很大的幫助,在坐禪的過程中,可以把散亂的思緒安頓下來,久而久之,平時因壓力而產生的千絲萬縷的雜念,也不知不覺地減少了。正因為此,辦起事來比以前感覺輕鬆多了。用多了多角度的分析思維,執著也少了。雖然我的本性不是消極,但也不算積極。禪修給我帶來積極。比喻,在父親快要離世的日子中,我能如實地面對,每天只會著重與他相聚的質素,不再想可與他有多長相聚的時間。不時,還跟他說笑和誦心經。當然在禪修的學習中,我是既得利益者,但對我的家人也有很大的影響;因我的性情改變,我不再太執著兒子的學業成績和其他瑣碎事務;家庭的氣氛自然比以前更加和諧,彼此的關係更加深厚了﹗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