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我 (12) | 1 |

禪修與我

 

C組 撰

 

禪修,不了解它的人會誤以為禪修離現世很遠很遠,高深莫測。其實,禪修並不是難事,「行、住、坐、臥」這些日常生活的環節也是禪修的好時機。禪修不重視外在形式的規範,不論是坐禪及行禪,雙腳可以散盤、單盤、雙盤,亦可以在鬧市、大街、甚至是辦公室或家中步行,重點為求保持心不外放,最終的目的是滅苦與貪著。

 

安住感恩的生活

感恩地,在我生命中正要找尋另類生活方式時,我找到禪修。透過簡單、直接、樸實的禪修理論和實踐的指引,我在生活上能夠體驗到平靜與內在心靈的啓發,原因是禪修改變了我的生活態度。的確回想過去,我很容易被「擇善固執」的觀念所困惑,導致對身邊的人與事,所處的社會以至世界,都抱持負面的價值,煩惱頻生,受苦的終歸是自己。幸運地,禪修讓我懂得向內學習,傾聽心靈,明白六根會使人產生執取,在缺乏覺知覺醒之下,人很容易受情緒擺佈。在禪修的過程中,還不斷深化了我對佛法的理解,為內心開闢了一處包容的空間,漸漸把不善的欲念減弱。

 

培育慈心和正念

慈心禪幫助我培育慈心,令心境趨向祥和,讓我學習如何能成為自己的好朋友,也學會如何開放自己,進而把心靈獻給眾生,這是我以往較少觸及的課題。慈心之起,將可慢慢地覆蓋惡心。我能夠覺察情緒的來與去,明白一切緊張、不安、憂慮、興奮、滿意等都是外在的。如能安定緊張的情緒,懂得面對疾病之苦,了然明白病痛皆是人生的一部份。學會無所恐慌,因為宇宙間,生命都是在無常中變動著。

 

自春節至今,聽聞有幾位朋友突然往生,我頓然感到人生是在這剎那間消失,若不是修習了禪,恐怕現在仍然沉著苦惱,無法放開。雖有悲哀,卻能體會到人生的短暫,而我們能在此生中與佛結緣更為難得。所以,活在當下,自當繼續認真學習。如果能持續修習「慈悲喜捨」,在努力之下,禪修不僅能成為我們的好良友,好老師,更是治療心結與心病的好醫生。這亦切合葛榮居士所講:「禪修是一門途徑,為自己製造出來的疾病找出藥物。」

 

禪修己經融入我的生活中,使我能保持正念,好好過每一天。所謂「正念」,正是「八正道」中解說的「四念處」,這正是唯一一條邁向解脫路的正確方向。透過修持正念,可有效增強心的觀察力,幫助正思惟,喚起神志不清的五官清醒過來,並提供思想的養料,令我時時刻刻也在覺察自己內心生起的變化。即使有什麼問題出現的時候,善用禪修的態度以應對,再而觀察自己如何實踐佛陀的教導,我想圓滿的人生將可由此而來。

 

靜中獲取定與慧

我曾經親身見證過一個失去嗅覺及受著坐骨神經痛之苦的師兄,因為長時間禪坐,把纏繞多年的疾病治療好,你聽來可會感到匪夷所思?禪修的原理便是一個靜、一個淨、以及一個定,才可獲得此能力。

 

剛開始學習打坐時,我是懷著既敬佩又懷疑的心態來試的。沒有碰過什麼神奇的經驗(其實這出發點實不正確),倒換來滿腳子的痛楚,三十分鐘的打坐已換腿三、四次了,照顧腳痛的神經反射足已使我的腦袋應接不暇,又怎能得到一刻間清淨自在的境地呢?經過內心的反省後,明白艱苦的奮鬥是燦爛成果的養料,好比我們在生活上遇到的挫折同樣是光亮大道的必然遭遇。面對壞情緒,何妨親近它,接受它,包容它,感受它的存在,因為腳痛與心境無異,都是神經反射傳遞到腦部訊息的途徑。究竟是腳在痛,抑或是腦在痛呢?現在我的痛楚已淡了許多,可能是腳與腦已經庭外和解了。

 

道家有說:「鬆靜虛空,陰陽守中,道德一體。」此講法也與禪修的功效相近,因為禪修對身體和心靈都有一定幫助,但要有效達致佛的禪修境界,本身除了慧根,亦需要定慧的修煉。舉例,能夠領悟「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對佛或有基本的認知,從此而生的變化,在我看來,可稱之為緣和福報,而佛陀曾分享:「一切行無常,精勤修行莫放逸。」這便是我在盤坐時,所萌生的悟。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