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我 (11) | 1 |

禪修與我

 

A組 撰

 

原始佛教的經典曾提及"親近善士、多聞熏習、如理思惟、法次法向"四預流支,是可通向初果的途徑之一。在進階班的集體論文討論和分享裡,同修們亦能感受到這四種崇高的心靈質素與探求人生真理的精神。因各同修從彼此不認識而到能毫不保留,把自己在禪修路上的心路歷程與各同修分享,在討論中更對佛法的根本教義認識加深,這不就是四預流支所述的質素和精神嗎?話說回來,當然亦有層次高低與深淺之分。

 

談到禪修的體驗,各同修都有不同的見解和經驗,有一位同修起初對禪修的感覺是很宗教性、神秘、抽像、深奧…等。但經蕭老師的講解和自己親身體會,明白到禪修是心靈的培育,令好的質素生長和提升,壞的得以止息和減退。

 

現在他每天都坐禪半小時,亦同時配合以「無我」這實相作為生活禪,了解到任何事物都在一個(變)的狀態,它們是因緣和合的產品,任何執取都會導至「苦」的生起,能如實觀察世間「無常」的實相,心境自然舒暢自在。

 

另有同修是位深資佛教徒,但她感到自己心念很易被外境所帶走,在因緣的條件下,得知修習禪定可增強定力和有效深入思惟佛法。在修習坐禪的最大障礙是腳痛,有時會痛入心肺,甚至想哭,但她未想過放棄,心知這只是個過程。在靜坐中她體會到放下的道理,因曾有不同的情況和境象出現,例如感到有氣流上沖、飄動、溶化或有光明現前等,她不加理會,只用正念觀察,所有境象都會漸漸地消失。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習,她發覺正念和覺知都略有進步,從前因心念常迷失於過去或將來,所以會有乘錯車、落錯站的事情發生,現在這事情已很少發生,因在乘車時若妄念生起,她便用觀呼吸來提起正念,故要再加強禪定的修習。

 

較特別的是同組有兩位是夫妻的同修,兩位對佛法都有頗深的認識,他們對禪修都有不同的體會,一位對禪修解釋為靜慮思惟及觀察的修持。一般世俗人思想是世間法,世俗所想所做未必正確,所以要明瞭佛陀所教導的「正思惟」,如十善業、十二因緣、四聖諦,若能切實修行,並證得四果,便是位「阿羅漢」。可惜一般修行人,如我輩等,生活於現今緊張社會,不斷掙扎求存,心念太多,妄想太多。若要修行真的要萬緣放下,並能靜心思量正確道理如「八正道」,以免走歪路,下墮三惡道。

 

另一位覺得「慈心禪」最令她受益,因為這最適合對治現今社會的人和事,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一大學問,更是一大修行,大眾來自不同背境和有自己的根性,自然就會有很多不同的意見,意見不同,問題就會產生,關係就起變化。但現在學了「慈心禪」,發覺原來可以將我們不滿的情緒轉移向善行上,例如見到自己不喜歡的人,不再心生怨對,而是心中念佛,迴向與他,求佛加持他福慧增長,示現多些悟道因緣與他,同樣可解脫自在,待因緣成熟時,情況自會改善,如是心中無恨。

 

解決問題的辦法,是先從改進自己開始,繼而影響他人,但不要執著他人何時會改,一切隨緣,我們自能做好自己,修行是修自己。

 

有位同修是深資大師兄,他把人的心靈譬如成一塊農田,當人一出生時,田中早已播下許多不同習氣的種子,在她成長的過程中,各種不同的善或不善的種子亦隨著歲月生長,有部份不善的種子己成長為小樹、小花,例如膽小、怕事、害羞、小氣、強烈的自我保護、愛說話、衝動、多疑等等,另有善的小樹、小花如樂於助人,積極,努力等也欣欣向榮,還有些她未能覺察的小花、小苗。

 

在她這片雜亂無章的心田,透過禪修,學習如何善巧整理這片土地,那些不善的小樹、小花和種子,應用甚麼方法使其枯萎去除,那些善的小樹、小花應用甚麼方法令其茁壯成長,還有讓那些未發芽的善種子能有機會冒出頭來,這種種的改變,希望最終令這塊心田達至和諧,再且有所收成,提供足夠的精神養料,給這個身心使用。

 

以往在未參加禪修課程之前,這位女同修稱自己是一個缺乏自信和害羞的人,每遇到不如意和逆景的時候,情緒便會不知所措,例如緊張、憂慮、悲傷等,因為當問題發生時,要在片刻中決定如何處理,真是難以抉擇,日常生活遇到的問題往往處於感性和理性的取捨。但自從參加了禪課程後,對於在日常生活、工作和人際關係都大有幫助。

 

復活節期間,她參加了在蓮花臺舉行的禪修營,在這五天裡過著少事少務的簡單生活,心裡感到非常實在和愉快,在禪修營每天晚上都會有一節是研討時間,以往每到這時,她便會默默地做一個聆聽者,因聆聽也是一個學習的方法,但每次到她說話時候,心便會有很緊張和不知怎辦的感覺。但她在今次的禪修營研討比以往有所改進,能鼓起勇氣說出自己的感受和體會。其實禪修這樣東西看似簡單,但並不是表面看的簡單,它是捉不到看不見的,是要靠自己用心去探索,她深深感受到它慢慢地治療著思想和心靈,同時帶給心靈上的富足和感恩。

 

有同修覺得禪修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在未接觸禪修前,無論對人或事都非常執著,認定所有事情只有對與錯,更不知甚麼是中道。但在禪修的課堂學習中,常聽蕭老師說禪修是一種心靈質素的培育,要覺察自己的身心和外境,而不被外境所牽動,從而減低貪瞋癡所帶來的無明煩惱。

 

禪修的各種不同修習方法中,她最喜愛出入息念和慈心禪,修習出入息念可使心念專注,對於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大幫助。慈心禪的修習時,她感到內心充滿慈心和喜悅,並向三界六道的眾生發放,能帶出她的悲心和感恩的心,從前不懂得感恩,現在則常懷感激的心,感恩別人對自己的包容,幸福不是必然的,世事無常,要努力學習對所有人和事的不執著和放下。

 

筆者初接觸南傳佛教的禪修,是抱著一顆好奇的心學習,因在雜誌看到有文章談到禪修在日常生活的應用,覺得內容充滿著慈悲與智慧,非常值得學習。便報讀禪修課程,期望能夠減少日常生活的煩惱,使身心得到平靜和舒適。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習,禪修已在日常生活中萌芽,平日待人處事亦會多幾分包容忍讓,工作方面知道不要預期自己或對方不會出錯,就算有問題發生,亦不會像已往的大動肝火,使事情更難解決,現在是先用正念處理問題,後來才作反思和檢討,好讓自己或同事有時間冷靜下來,避免日後同類事情再發生,明白若不應該發生的事,就不會發生。生在世上已被不少憂、悲、苦惱所困,不必再為一些可解決的事情,令彼此增添煩惱。希望有日能達到如實了知事情,放下一切執著。

 

集體論文的好處是能集合各同修的禪修心得,共同創造一篇文章,彼此在討論裡得益不少,雖然同樣修習禪修,但體會則是每個人都不盡相同,所以禪修是絕對由自己去探索領悟,別人並不能代你修行,只能從旁指導。禪修是以覺知的心去觀察事情,不是嘗試去經驗一些你讀到或曾聽聞的事情,願各同修都能精進向前,菩提上進。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