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密集禪修營的體會 (08) | 1 |

密集禪修營的體會

 

林明岡

 

我學習禪修已有幾個月了,很高興參加這個密集禪修營。五天假期,你會選擇泰國的陽光海灘逍遙遊,還是會參加日本的浸溫泉購物團呢?帶著興奮心情步向東涌巴士站,不知自己能否適應五天的山上生活,很多疑問。因為第一次參加,同時心中又隱約有點期待,但心裡卻有一份平靜舒坦的安穩,我想我的心已是到了一個我從未探索的境界,心裡腦裡只留下一片祥和的空間,以及其後的生活態度改變。

 

巴士到達山頂目的地後,環顧四周濃蔭密佈一片迷霧,有點進入仙境,一行四十多人緩緩的用行禪方式步向山腰,遠處傳來鳥兒清脆的歌聲,跟那蟬鳴蟲叫互相和應,組成了大自然的交響曲,再加上同修們友善的態度,親切的目光,那個時候,我的心就不知不覺間悠閒自在的平靜下來,好像日常工作、一切人間的煩惱,已經拋諸腦後,只按著每天的安排虔心地修習。

 

經過兩位導師簡短的介紹,整個禪堂又進入了祥和的世界,記憶中我已有多年沒有到過郊外住宿,回憶年少時到郊外,狗吠聲的煩擾和對夜晚黑暗帶來的恐懼感,都有點印象,但今次卻有點不同,也許是老師的說法,他不斷提醒我們蟲鳴鳥聲是如何的脫俗美妙,也許是自己的慈心發揮得淋漓盡致的後果。螞蟻、狗隻和其他不知名昆蟲全都變得可愛起來。凌晨的禪修和傍晚的禪修,對單獨回房的經歷,黑暗也不再是帶來莫明的恐懼,反而覺得它很寧靜而舒服。

 

由於是禪修的關係,生活的節奏是比平時慢許多,當我第一次進行戶外行禪活動時,心裡浮現出來的是 我要走好每一步,雖然是件極平凡的事,只須走這一小步,便是我當下的目標,所以我就很用心專注地走起路來了,而這個體驗是最受用的,當用心做好當下要幹的事情,朝著既定的目標,就不會受其他瑣碎事情影響,珍惜當下不會浪費一點兒時間了,而自己的方位及目標就更清晰易見,同時心情也己融入大自然的寧靜和諧當中,投入山上生活的體驗。

 

另一件讓我感動的事,是山上的食物,那些瓜菜蔬果經過何等崎嶇山路及義工們無私的關心,然後悉心的料理來到我們的嘴堙A在家時雖已明白我們日常所見所用的東西,是經過無數因緣才能供我們使用,但對它們就沒有多大的重視,而在山裡的食物及用品是靠義工們勞心勞力的安排,我們才能享用,這因緣就不同於一般的了,而義工們這種友善般的照顧及無私的奉獻,就更讓人感動,除此之外,這食物又使我體會到人的基本需求是何其的簡單,一兩盤新鮮的素菜,一頓適量的午餐,已使眾人精神抖擻足夠應付一天體力的需求,其實,只要我們心情愉快,身心健康,吃什麼都是佳餚美食。

 

每節坐禪之間,蕭老師的悉心教導,他教我們當心念不能平止時,感覺身體的痛楚、疲倦、不適、肚餓的訊息,就當做逆境禪修吧﹗靜靜地匍伏於心內而凝視著那攀緣的心,這方法很湊效,當我的思緒異常凌亂的時候,的確可以慢慢平伏下來,而且抽身細看自己的心思,就更了解自己的心意了。而修習慈心禪,心的感覺是比以前柔軟,慈心的祝願首先向自己發出,再推器世界的一切有情,從而念念不忘生起平等的慈悲心。以坐禪來淨濾身心,調息起伏的思潮,去除三毒五蓋的煩惱,隨緣而行,隨緣而捨,在川流不息的變化中,了知無常、苦、無我的真諦,或在瑜伽每個動作中,掌握當下的要領,從外相與心境中去體會放下的意義。從來自滴水粥飯中生起感恩與惜福之心,從不懈的實踐中身心得到真正的解脫自在。禪修不單能鍛鍊人的身體,開發人的智慧,在古印度人心中,它還具有解脫痛苦的終極目標,難怪在當時受到不同的學派所重視,大力鼓勵學習。通過禪修,人就可以達到「止觀」的境界,所謂「止」,簡單來說,便是精神的集中,不受外物所牽引,減少了游思妄想,自然貪、瞋、癡不起,從「定」中生慧,就是因為慧生,才可以進行「觀」,明白事物的真如實相。禪修靜坐,可以令人的神經得以鬆弛,加速腦部的血液循環,自然有助思考敏捷性的提升。

 

總括來說,那五天的收穫,使我一生受用,自問是個脾氣不太好的人,常常為著這個暴跳如雷、心猿意馬的心而生氣,或做出一些錯事儍事。最近,情況明顯的有所改善,心底果真是滋長了善念,之後,它便不停地在我內心產生作用,影響著我的日常行為,遇事總會靜靜地細想而作出決定,不羈的情緒也開始穩定下來,對身邊的人多加了一份善意,心境的寧靜清澈亦非筆墨所能形容。假若人人能持心修習,則家庭融洽,社會和諧,也不是其他東西可比擬的。我學會了收攝鬆散紛亂的心,使得它實實在在為我所用,不再魯莽衝動行事,還明白了一切世間煩惱皆是從「心」開始,明白了這個道理,便不再輕易的受到困擾了。

 

五天的禪修營,轉眼即逝。它不止沒有令我感不安和不悅;反之,我更在此得到不少的驚喜。阿含經透過多次集體的唸誦,更加深深認識到經書中的要旨。加上各人的止語,趁此可投入大自然懷抱裡,而這恬靜在繁囂的都市裡,是從未能享受過的。晚上茶點後的研討,更是整天活動的重要時刻。各導師、義工及同修,剖心地說出對此禪修營等的意見及坐禪的有關問題和心得。在蕭、張老師等各導師一一解答疑問中,我對佛學及禪修的認識,增加許多。其後,巴利文唸誦,雖只短短數分鐘,亦使我對此有所領悟。在短短五天的營中生活,各同修大部分時間,一一嘗試練習所學過的坐禪法,如數息法、出入息法、聆聽身外聲音、無固定所緣境及慈心禪等等。左右穿梭來練習,只需把握著最適合自己的一種來練習即可。回想在禪修初班從三月至今,雖然每天在家中大部份都有練習,但每當眼睛一閉上,雜念一一湧現,每每因此而有煩厭放棄之心。但在這五天的集體坐禪中,顯然有所得著,但願在未來,有機會與各界不同種族人一同體會箇中趣味。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