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我 (09) | 1 |

禪修與我

 

徐佩芬

 

去年某日,姊姊興致勃勃地拿著志蓮淨苑的課程表,詢問我有否興趣參加一個名為"禪修理論與靜坐實踐"的課程。當時因為我正在別的學校修讀其他課程,周末星期六及星期日仍需上課,時間上未能配合,所以我建議將課程報讀時間延遲至今年初才參予。

 

"""禪修"對於我來說很陌生。""在我年幼時的認知乃是母親每逢過時過節,劏雞還神,元寶蠟蠋,拜完神以後放進化寶盆內燒得熊熊的,然後看著它變為灰燼。兄弟姊妹們惦念的卻是桌上一碟碟的切雞燒肉。母親說拜神需誠心恭敬"菩薩"才會保祐。

 

至於"禪修",究竟是甚麼來啊?平時只管聽人家說「你說話很禪」。我想大概意思是說話的內函意義由聽者自己演譯。總的來說,高深莫測、喻意飄忽,聽者想到的是甚麼便是甚麼。然而"禪修"又是甚麼學問呢?在我上這一課之前時,滿腦袋是疑團。

 

我少有地踏足志蓮淨苑,這一天,約了姊姊在苑內院中之植物種植處等候。踏進學堂,感覺一片寧靜、莊嚴。學堂內放置了一個個用木與輭墊設計而成的蒲團,很精心的設計,因為可將物品收藏在蒲團內。一個個學員已經正襟危坐在蒲團上,他們大部份將一雙鞋子放在座位旁邊,然後盤腿而坐。我也模倣著他們坐下。

 

大堂前面坐著數位合上眼睛的男女,事後得悉他們統稱為"師兄"。正中的一位面露慈祥笑容的人仕,很親切地靜待陸續入座的學員。滿以為講課老師大概是位穿著佛袍、嚴肅合什的老和尚,原來是一位長滿頭髮的中年、和靄可親兼且笑容滿面的人仕;事後得悉這些在家修行的男女為居士。

 

第一課是課程的簡介,每堂課程分上下兩節。上節講課,稍作休息以後為下節"靜坐"。然而印象令我較為深刻的是老師沒有令各學員於整個課堂"標準"盤腿而坐,且各學員可隨自己意用一個較為舒適的盤腿坐姿作禪修,直至自己慢慢適應"標準"盤腿而坐。

 

課堂的下一節,老師指導我們學習用出入息念作坐禪。出入息念乃將自己的專注力放在自然呼吸上,利用不間斷的呼吸來鍛練一個持續的正念。主要採取一個舒適的固定姿勢,簡單地將心念安住在自然呼吸之中而持續保持正念。

 

禪修方法除了出入息念,還有把心念安住於外間的聲音或是自己身體的感覺。這兩種方法的好處是有一個不斷轉變而又明顯的對象,在禪修中讓內心安住下來。原來禪修不一定是盤腿坐禪才能修習,也有站禪及行禪,甚至躺臥睡禪。不過此種修習姿勢,個人認為並不可行,因為人性一般較為怠墯,這種姿勢比較容易落入昏沉,最終蒙頭大睡。

 

這個禪修課程,除透過不同姿勢方式訓練我們持續地把心念安住下來,原來經過不斷反覆練習,可以培養出個人的能耐和專注,進而培育出少欲知足,不帶情緒地看待事物,凡事以平常心,不易受憂悲苦惱的事情所影響,這不就是健康生活的泉源嗎?這一點,我從一位好友分享來,一天當她得悉我上禪修課程,她告訴我她的丈夫以前是一位脾氣非常爆燥的人,動不動責罵下屬,自從他學習禪修,性情改變得比較祥和起來。他自己也覺得頭腦清醒,分析能力強了,他每天晚上都作一小時的坐禪。這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不就是我所期盼的嗎?我得努力向他學習啊﹗

 

此課程給我的另一知識,乃認識八正道為何物。正見、正思惟是為"慧學",乃正確知識及見解的培育;正語、正業、正命是為"戒學",乃行為品德的培育;正精進、正念、正定是為"定學",乃心靈質素的培育。禪修就是定學的修習,使我們培育對工作積極的熱誠及勤奮上進的質素,是為正精進;了解、留心、覺察自己的身心和外在環境的關係,不致迷失、放縱的質素,是為正念;內心保持平穩、沈著,對事對人帶慈悲喜悅,不易受苦樂情緒動搖的質素,是為正定。總的來說,只要我們培養保持正念的修習,從而將正念帶入日常生活之中,使自己有正知正見有正念地過日常生活,煩惱自會消除。雖然短短十數堂課程未能透徹對禪修的體悟,它卻鈎起了我對佛學的興趣之延續。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