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與我 (08) | 1 |

禪修與我

 

B(二零零六年)

 

禪修,原本是一件很個人和只需自修完成的事。但為著要完成這篇集體論文習作,我們十多位同學才有機會圍坐一起,交流修習禪修的心得和體驗。筆者很感恩有幸執筆寫下這班同修的得著。大家修學時期各有長短,各有體會、領悟。因此,我嘗試把他們的經歷、個人的感受作一個綜合而概括的整理,讓大家都為這份習作盡一分力。

 

各位同修的學習態度都很積極而熱心,對於這份論文,大家都有很好的預備:有些同學事前將心得和感受用電郵寫給我,有些做下筆記備忘,有些同修更甚至用電腦列印出一篇整整齊齊文章,短的有二、三百字,長的接近二千字。而在分組討論的過程中,所有同修都能在和諧、親切和融洽氣氛下,道出自己的內心感覺和看法。

 

禪修課程是理論實踐並重的,同學們的感受來自於禪坐和自己對日常生活的體會;或在工作間的片段,他們都能有系統地及開放地與其他同修分享,在此要感謝善知識的慷慨、無私和對同修們的信任。

 

這些善知識修習禪修的時期不一,但大部份的同學,學習時段不超過兩年,有些甚至只得九個月左右,但當中的體驗也不少呢﹗而且非常深刻。

 

在身體的觸感方面,大家都能體驗到放鬆的感覺。有同修形容坐禪後就好像剛沐浴後的鬆弛,一洗在日間因案頭工作和打字帶來的疲勞。背部的脊骨會「拍、拍」作響的一節節,有節奏地、輕快地回歸到適當的位置,身體各部份的骨頭都鬆軟下來,軀體也無需作出備戰狀態,回復它的自然、放鬆、止息的情況,肢體得到充足的休息和補充。

 

在心靈方面,各人都同意,覺察力和敏銳力在提昇,心田也更清淅。其中包含自我對外境及內境的覺察力,好像撥開雲霧見青天,雖未必得到法眼淨,但正見比從前是強了一點,能如實知見,以及能嘗試學習管理自己的情緒。由於修習慈心禪的關係,部份同修被友人形容為惡人面孔變為面容慈祥的女士,甚至有助增進美貎,真是心慈則貎美吧﹗返禪修課時,同修們總是笑咪咪的。部份同修則提高了自信心,過往害怕與陌生人接觸和在別人面前說話,現在少了些恐懼感,防衛也少了些,對不相識但有點頭之交的同修也多了份親切感,有些同修甚至加強了對某些事件的堅持能力,對應該做的事情,會放膽去做、去嘗試。減少過往退縮的性格,讓自己開放一些。

 

面對逆境時,耐力也大大的提高了。有同修在睡眠時很怕嘈吵,丈夫的鼻鼾聲或其他聲音都會令她難以入眠,但用了禪修的方法修習,她不再怕丈夫的鼻鼾聲和其他的嘈音了,已很快安然入睡,可見習禪能令情緒平復和心靈帶來一份安然的心。

 

面對工作困難時,有同修利用觀呼吸的方法來平息情緒,舒緩緊張的心情,讓腦袋清靜一會兒,令自己回復正面的思想。當那刻不知去向,處於無助、恐懼、憂慮,對自己的認知,一片空白,為求出解脫,借助一呼一吸,去面對複雜的工作事件和想不通的事務。念著自己的呼吸聲、一呼一吸,一呼一吸,十分鐘,二十分鐘…不為憂悲苦惱所縛,覺察到萬事萬物都在變化,不應為一些小事而苦惱不快,這位同修對「放下」又做到了多一點。工作上,對於別人的攻擊,惡意傷害,也能用慈心祝願他人,結果有敵意的同事,也減少了針對該同修。

 

有些同修,在處理工作事務方面,過往只會站在自己的立場來看事物,大有興師問罪之意來討論問題,近日則改變方向,不預設錯在對方的立場,大有放人一馬,互相共融的態度,同事有商有量或有轉彎的餘地以求證的態度,少點指責,多點體諒,耐心、以了解事情,解決問題的方向模式來探討問題。日子有功,部份同事也被影響,態度和心態也軟化下來。工作間的氣氛自然融洽一些﹗

 

對待家人,有同修比喻為與人共舞,既要合拍,也要配合對方的步伐,因此與家人的相處也比從前和諧許多。

 

大師姐自認從前的苦很多很多,別人的攻擊,別人的貪、瞋、痴…很努力去解決,堅持到底。現心裡仍覺有苦,但已有信心去完成這個解脫的修行,透過老師的教授和閱讀自修,當中用大慈大悲心和用佛法去了解事物實相,從而以智慧加上悲心互相補足,相信會逐一擊破這些「苦」。

 

善知識都同意,改變別人的習氣是非常困難的。於是由改變自己開始,透過提高覺知能力,了解自己的不足,但這些改變並非刻意,而自自然然的,是緩慢而深入,有時改變在不知不覺間發生。如坐禪時「只是知道、不排斥、不抗拒、友善的接納自己的不適應、痛楚,對生起的負面情緒,也只是知道,不責備、不排斥」,一點一滴的累積,訓練自己的心,是可能的,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學會了放下,放下對人和事的執著、成見,放下自己對外境所產生的情緒,放下盲目的受到貪、瞋、痴的習性及過去經驗的影響,作出種種脫離實況的反應。

 

禪修中得到的智慧,使人學懂放下,一位同修離開佛法六年,當中經歷過做手術、離婚、生意失敗、負資產等等的人生低潮,也沒有自輕自毀,反之在這些日字,同修重拾自己,從新皈依三寶,並重讀「進階禪修班」,闊別六年的志蓮夜書院,禪修班由初期的廿多人漸變成為百多人的課程。蕭老師風采依然,談笑風生,更敬重老師對香港禪學不遺餘力的奉獻,學生在他身上獲益良多。

初學禪修的不定、腳痛、肚子餓、心煩等反應已沒有了,換來很平和的心念,偶有日常欲念在心內升起,但很快便清除,可能共修的人多了或自己已成熟了,心性定了一些吧﹗

 

已修習十多年佛法的同修,他們都強調佛教的基礎對禪修的重要性,四聖諦、八正道不可忘失,亦強調智慧見於生活,他認為生活禪很實在,令自己很容易學會看破、放下,透過四聖諦、八正道,看透世事的無常變化,看到法的實相,心內的執著便會減小,對事物的放下便自然產生。他更勉勵各同修要努力學習,精勤方便,將這些從禪修班後習得到的因緣擴展開去,將這些心的優良質素影響其他有情眾生,從而令社會更美好和諧,小一分爭執多一分祥和﹗

 

另一位大師兄認為,禪法多樣,各門各派都有專長,但無論說得雨天曼陀羅花,也須從基礎做起,初學時要修安般念(大念處經),因為容易入手,觀呼吸,數息,知出入息的長短,粗細,散亂,意識要清楚明白,端身正坐,要放鬆呼吸,放鬆思想,色受想行識都要放下至無念,無我所執。正精進,正念、正定,三支正道是組成禪定的主柱,清晰地闡明正確的修行方向,依循佛陀的解脫道、八正道、古仙人道,趣向涅槃。

 

分享接近尾聲時,一位較年輕的同修發言,言詞雖短,卻又發人深醒,那時那地的他,學會了聆聽和等待。聆聽:坐禪時用聲音做禪修的所緣境,無論大的小的或各種聲音,也會在坐禪時覺察出來,同時,大家也會聽到自己的「心聲」,內心的自我對話,像日常生活中不單只是用耳根去聽聲音,也會用其餘諸根去接觸外境。同樣地,那次的討論,同修用耳根去聆聽別人的心聲,體會,也會聽到一些自己心裡所預期的內容,也許與講者的略有出入,而忽略了講者內容,因為聆聽者已帶有預期。

 

等待:他既等待發言,透過聆聽我們這群禪修者的說話內容,他觀察到大家都或多或小的帶著一點點期待,想改善自己,改變別人,想…想…。他又反問大家,對於這份期待是否也該放下來呢?甚至完全放下呢?這才是修禪的最高境界。不帶著期盼,不帶著預設的心情來禪修,只是不懈怠安份守己的。只要努力練習、實踐坐禪、行禪、站禪。在日常生活中行、住、坐、臥盡力保持正念。相信,禪修所引發的智慧是會與日俱增,而內心的慈、悲、喜、捨的質素亦會相繼地提升。

 

在此,再次多謝各位善知識、同修、師兄等,分享他們的禪修寶貴體驗,整理習作時更讓筆者重溫各人發言時的美好片段。更值得感激:蕭老師帶領我們這群同學,讓大家有機緣去認識怎樣培育這棵心,並明白佛法是需要不斷實踐,及如何實踐的重要性。從而提昇我們心靈優良的質素:為我們自己、家人、朋友、同事、身邊人帶來現生的快樂和喜悅。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