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的好處 (13) | 1 |

禪修的好處

 

林社勤 撰

 

過去曾或多小都聽聞過一些坊間對《禪修》的一些傳說,甚至最初就讀《佛學基礎課程》期間也聽到一些同學講述自己對《禪修》的一些看法他們都認為《禪修》不可胡亂修習,否則有不良後果,總之從前《禪修》給我的感覺就是神秘及鬼異的但經過連續兩期報讀《佛學基礎課程》後,對佛學的認識由從前的一無所知;到現在對佛學的畧知點點皮毛,因此由從前對《禪修》望而生畏,到現在有欲想一探其究竟的想法。

 

回想首次踏足禪修班課堂時,看見其他同學都似乎是在禪修方面甚有心得似的,本人除戰戰兢兢外,心情也緊張起來,幸好課堂的氣氛雖嚴肅郤給我有份祥和感覺,老師面帶慈祥,用他柔和的聲線開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課《禪修》課程。

 

蕭老師首先是教導我們數呼吸(出入息念),讓身體自然地呼吸,心念只跟隨自己的呼吸,不論呼氣,吸氣;氣息長或短,明顯或不明顯,總之將心念安住在呼吸之中,目的是利用這個不間斷呼吸來訓練不間斷的正念。其次是聽週遭聲音法,不管聲音強或弱,不管聲音輕或重讓它來讓它去,不染著,不捨離。第三是把心念安住在身體感覺之中,用善意去聆聽,以寧靜柔和的心態,好好地與我們這位老朋友(身體)溝通。這三個方法以《出入息念》較為適合我修習。

 

數堂後,老師繼而教我們如何修習《慈心禪》及詳細講解達到慈、悲、喜、捨之心,不但能自利,更能利益別人的道理。此時也得知禪修不只限於單一姿勢,還可以以行、住(站立)、坐、臥等四種不同姿勢,即生活禪,這是令我喜出望外的,(因禪修一向給我的感覺,只有盤腿端坐的姿態)。

 

自問在下也不算是脾氣暴燥的人,但生活迫人,(這也可是在下給自己的最佳藉口)有時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由以眼見下屬在一些簡單顯淺的事情也出現一些想像不及的疏忽,從前的我雖不致於對其痛斥一番,但也難免叫他前來教訓一頓,雖是有理,事後在下內心也感不安,也明白對方心內難受這些情況,雖不是經常發生,但總是難以避免。

 

自從接觸了慈心禪後,《慈心》對我的人生觀整個改變了,現今當下屬有類似從前的過錯發生時,在下會先細問及了解其為何犯錯的原因,如果是私事上出現問題;影響工作情緒,在有能力的範圍下,便助其先解燃眉之急。如果是能力問題,便耐心地解說分析。時間漸漸的過去,事實告訴了我,很明顯地自己的下屬及其他部門的同事現在見到在下時都面露笑容地跟在下打招呼,不像從前他們臉上總帶幾分畏懼。

 

再說另外的一個體驗,在下居住新界,工作地點也位於新界,因公司出品的工業產品巨大,佔地廣,所以廠址位於一些較偏僻的地方,往返時雖途經鄉村小徑,不時遇到惡犬,十分嚇人,從前在下總是手持木棒,以備不時之需,但自從上了佛學班後,明白一切眾生都因其因緣而各得其不同的相,便開始嘗試以友善的態度對之,甚至當牠們是朋友般和牠們談話及打招呼,有時還帶些食物給牠們吃。說也奇怪,牠們好像真的聽懂我的說話似的,手上的木棒也不知何時開始不用了,每次與牠們相遇時都像朋友似的,不用提防,只有喜相逢的感覺。最令在下喜悅的是,以上的兩個親身體驗是發自內心的自然的,絲毫沒有刻意或假裝的,禪修給我獲益良多,希望各同修與我繼續努力,互勵互勉。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