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閱讀經文與禪修 (一) | 1 |

閱讀經文與禪修

 

E2009年)

 

修行不離「聞、思、修」的過程,閱讀經文就是「聞」的部份。閱讀經文的好處甚多,我們能透過讀經加強對「正見」的了解,思維箇中道理,繼而通過修行把理論實踐到生活中。今次進階禪修理論與實踐課程的分組論文,題目正好是《閱讀經文與禪修》。小組經過討論與分享後,組員在這論題上皆有各自的體會。我們希望藉著這篇論文與各同修分享閱讀經文與禪修的心得:

 

鄺榮達

 

我學習禪修,已經一年多了,對《大念處經》譯本印象最為深刻。經中所指觀察「身、受、心、法」的重點,使我相信世尊用平實的方法,令到人們得已理解頗為艱深的道理,並可以有條理地依據當中的義理實行。

 

我對於觀察「身」方面,有很深的感受。我本身從事電腦行業,還記得幾年前,頸椎和腰椎病突然惡化。一早睡醒手腳麻痹,下午黃昏後四肢無力,要躺在床上休息。加上自己年紀漸長,又有先天性肺弱及氣管敏感,在繁忙的工作及沉重的壓力下,健康出現很大的問題。要醫治一大堆頑疾,我花了很多的時間去針灸,推拿、做瑜珈、游泳、跑步和吃中西藥。那時候,治病不單使身心疲累,內心更非常苦惱。我問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糟?往後日子都要這樣生活嗎?

 

及後,我學習禪修和修習大念處經。經中說到由身體呼吸以致想像自己看見屍體被人丟棄在荒塚。我把自己的身體來相比,知道身體也跟隨相同的規律,了解身體的不淨和會敗壞的特性。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上,觀察外在的身體,發覺內在的身體和心理影響著外在的身體,我開始理解對色身的依賴和太過專注,會變成執取而生苦惱。明白以上種種,我對青春不再及身體退化的現實少了恐懼。

 

有了如實觀察身體的生滅法和有緣起的概念,縱然身體情況是不能有大的改變,但我相信事情因眾緣和合而生。在正面的條件下,一定會有好的改善。因此,我現在更積極進行醫治和保健以減慢退化,亦接受身體有不同的變化及其他毛病。用四念處來觀察,漸見生命生滅無常的本質,對「身」的依賴和執取減薄了許多。朋輩間出現跟我差不多的毛病,我也會嘗試解釋關於這「身」念處的法義,希望對他們有幫助。而其他念處如「受」、「心」、「法」念處,亦是我現在修習的目標。

 

〔《大念處經》是一篇內容十分豐富的經文,它告訴我們培育正念的方法。透過如實觀察,才能真正地活好當下。當我們明白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階段,我們便能放下對年老的介懷,對青春的眷戀,好好跟無常的色身相處。鄺同學的生活有了正面的改變,是他把《大念處經》的義理實踐到生活的成果。〕

 

徐蔚崙

 

這是我讀《大牛角經》的啟發。

 

佛陀對各尊者的修行方法,遂一予以嘉許。他的開示,以修行為本,精進為要,應用在簡單的日常生活(如化食、打坐和修心),以達致解脫漏盡。

 

談到禪修與生活,都市人勞碌的生活使人們在壓力下變得毫無主宰,憂慮在無形中不斷增加,以至情緒不穩,迷失方向。每當上禪修課時,透過聽老師講經,自己誦經和打坐,內心得以平靜、舒泰、祥和。令我能洗滌煩擾的情緒,怨氣盡掃,回復自我,身心相安。

 

〔徐同學與我們分享自己讀經和禪修的體驗。常言道「生活簡單就是美」,只要我們能夠時刻安住呼吸,在行住坐臥中體現定與靜,自然可以觀照世間事物無常的法則,放下得自在。作為都市人,難得每星期都能忙堸蓿╮A學佛修禪,實在值得感恩。〕

 

嚴頌華

 

這是我靜坐禪修與讀《大象跡喻經》的啟發。

 

老師在初班的第一課指出禪修是心學的修習。同時,也是八正道最後三支(正精進、正念和正定)的修習。學習禪修能培養出四種內在的良好質素:覺知、祥和、止息和捨離。老師亦指出禪修包括靜坐(定學)和學習經典的義理(慧學)。

 

在《大象跡喻經》中,舍利弗指出佛教最根本的基礎是「四聖諦」,即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和苦滅道聖諦。他通過五蘊的「色(地、水、火、風)、受、想、行及識」說明事物是無常的,它們由各種因緣聚合而成。因此,對五蘊的貪著、嚮往和堅執會產生苦。唯有對五蘊的捨離,才可以達到苦的息滅。

 

在現實生活中,通過細心的觀察,我們不難發現每個生命都有生、老、病和死的過程。一切事物都會「成、住、壞、空」,沒有事物是永恆不變的。因此,我們要培養對事物的捨離心。

 

〔嚴同學從《大象跡喻經》中體會到放下對五蘊的執取便能離苦的道理。如《金剛經》中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許多我們花畢生心力去追逐的東西,往往只能給我們短暫的快樂,並非永恆。要是我們能了解此法則,便能破除「無明」,邁向離苦得樂的康莊大道。〕

 

湯錦華

 

這是我讀《大牛角經》的啟發。

 

七位尊者各有所長,阿難尊者以多聞第一。然而,唯獨是他,仍未證得阿羅漢果。與佛同行,佛也不能令他或代他解脫。這顯示現代人若果只單單研究佛學,埋首經論,就算學問再淵博,亦不足以證漏盡解脫。

 

按佛陀的說法,能夠照亮牛角娑羅園的就是精進修行的比丘。他們要做的事情簡單而直接。在化食完畢和吃過食物後,盤腿坐下,豎直腰身,把念保持安放在要繫念的地方。如果心不能從各種漏之中解脫出來,便不會起座。這即是要正念禪坐修心,達至解脫漏盡。因此,我們讀經聞法的同時,亦必須不放逸地修行取證,否則難證得漏盡解脫啊﹗

 

〔精勤修習是通向成功的不二法門。湯同學提到的不放逸,正正是學習禪修應有的態度。正念能夠使我們不忘失,只要我們堅持修行,終有一天能看到禪修的碩果。〕

 

梁錦成

 

《小牧牛人經》用壯牛為渡河領導比喻得圓滿的智慧而得解脫的阿羅漢比丘;以馴服壯牛比喻得到三果的聖者;以小牛比喻得到二果的聖者;以幼牛比喻得到初果的聖者;以初生小牛比喻隨法行或隨信行的比丘。

 

看過這篇經文,感受到現今社會的在家人能修佛學或佛法,都是一種緣份。幾年前,我從一張傳單中看到有一個免費而不必考試的佛學班,於是便報讀了。從趙老師的佛學初班,到蕭老師的禪修理論與靜坐實班,乃至進階班,已經有四年的時間。好比母牛帶領初生小牛,跟隨幼牛、小牛、馴服壯牛和壯公牛渡河。再看這篇經文,我更體會到隨法學習和緣起等佛陀所說的法的奧妙。

 

聽老師講解經文,將佛陀所說的法應用到日常生活中,令我對人生有另一看法,使我獲益良多。然而,自問悟性不高,唯有「隨法行」,望能漸悟。

 

蕭老師的臉上總掛着微笑,他為人隨和,說話慢而有條理。我記得他曾說過這一席話:「可否減少工作的時間,留些空間給自己做一些事。」從前,我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現在我會減少工作量,以餘暇多修習佛法,減薄「貪、瞋、痴」,領略無常和空。我就是從這方面體會「隨信行」。

 

〔梁同學跟我們分享了他對隨信和隨法行的體會。只要修行的目標和方法正確,持之以行,定能得到禪修帶來的好處。〕

 

郭志娟

 

我想跟大家分享讀《大象跡喻經》的感想。

 

很多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佛教不只導人向善,更教人達至最終湼槃。這是其它宗教沒有提及的地方。由此可見,二千五百多年前佛陀的智慧已好比宇宙之奧妙。我學佛的日子尚淺,只能從日常生活中以僅有的法理提點自己,認識真正的象跡。

 

〔從郭同學的分享中,我們體會到可以生為人,並得聞佛法,實在值得感恩。〕

 

張雪梅

 

在《鋸喻經》中,韋提希女士是一位為人仁慈、柔和、平靜的主人,所以有很好的名聲。女僕迦利不信女主人品德完美,表埵p一。迦利認為自己的日常工作做得完滿,所以無須女主人操心,也犯不著令主人發怒。因此,迦利想測試主人脾性。她日上中天仍不起牀打掃,當主人質問她時,迦利以不敬的態度回應。韋提希非常憤怒,因而打傷迦利的頭部。女僕表現不好時,韋提希沒有帶著慈悲和關懷之心,了解女僕的反常行為。相反,她以帶我所、我慢的態度回應,以至激起瞋心的浮現。

 

〔張同學對瞋恚的惱害有深刻的體會。瞋恚與慈悲,兩者的選擇往往就在一念之間。然而,慈悲能對治瞋恚。佛陀教我們多行慈悲,多關懷別人。要是我們能以平等心待人處事,自然能明白世間事物不是只為我們一個人而存在,面對世事不同的顯現,我們也能處之泰然。〕

 

羅婉華

 

每次閱讀原始佛教經文時,我就彷彿進入孤獨園,靜心坐下聽着佛陀開示。眼前雖然是一堆堆枯燥的文字,卻能觸動每個人的心靈,帶出各自不同的內心感受。每篇經文不單適用於過去,也適用於現在。

 

那天老師解說《相應部•三•二十五•山喻》時給了我很大的震撼。《山喻》是佛陀對沉於俗務與享樂的拘薩羅王波斯匿所說的一個比喻。他以四座大山前來輾壓比喻無可避免的老死,叫拘薩羅王要醒覺人生無常。今天全球被金融海嘯和雷曼事件影響,就像被東南西北四面的大山壓着。眾生一起面對苦與無常,除了行善積福之外,還可以做什麼事情?

 

每篇經文都帶着一簡單明確的訊息,叫人走向放下的道路,明白人生是苦和無常。可是知易行難,簡單如坐禪我都不易平息身心。我曾參考過坊間的書籍,發現修習數息觀較易收攝散亂的心。可是,要達致止和定,還要好好練習。

 

禪修是漸悟的法門,除了靜坐以涵養心性,我們還要注意待人處事。明白起心動念,小心造業。我正如《小牧牛人經》中初生的小牛,跟隨蕭老師和各師兄等壯牛隨法而行,隨信而行。一步一步、戰戰競競的,希望我能好好修行,安然渡河。

 

〔正如羅同學的分享,每每當我們回顧過去,方知昨日的無明。人生在世,時刻受熾盛的五蘊煎熬,如不能猛然警醒,積極在生活中實踐四聖諦、八聖道,就只會在輪迴的洪流中渾噩流轉。〕

 

陳世冰

 

聽過老師教導《小牧牛人經》之後,我得到很大的啟發。由參加「禪修理論與靜坐實踐」初班,乃至進階班,我在靜坐中體驗到喜悅和安寧。可是,對法義的領悟卻十分有限。

 

我對大部份經文的內容和名相解釋尚且能夠明白,偏不能有系統地深化為自己的正見知識。平日我恃著自己的工作經驗,在群體中總是個觸目和善於表達的人。為何在學習法義上卻不能如此應運自如?為何不能將學習過的法義以善美的文句,有條理地向朋友說法?

 

直至老師說到《小牧牛人經》中的「隨法而行」及「隨信而行」後,我才明白自己是一個「信行人」,性向偏於對「佛、法、僧」三寶的敬信而學習正道。當心中體驗清淨,便能以正思維根除不善的性向。另外,我會多聞法義,精進修行盼能得究竟智慧。

 

〔當我們發現到好的佛法義理時,總想跟自己關心的人分享,希望他們能從中獲益。然而,表達佛法的善美,除了用語言文字之外,還可以用身體力行的方式,把修行融入生活,感染身邊的人。有時身教會更勝千言萬語呢。〕

 

余秀玲

 

《大苦蘊經》中云,我們要觀察法的「味、患、離」,明白它們是無常的,繼而放下對它們的執著。我有寫觀鳥日誌的習慣。即使近來工作繁重,我仍然堅持每天都抽空寫觀鳥日誌和畫鳥。能夠堅持,全因觀鳥,乃至寫作和繪畫的過程都帶給我很大的樂趣。我發覺自己有時會有這樣的念頭:如果可以不用工作,或者找到一份工作能我天天觀鳥和畫畫,那多美妙啊﹗

 

有一次坐禪,我又生起了這個念頭,於是我嘗試觀察它。原來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對觀鳥的「樂受」有所追逐。喜歡觀鳥的原因除了是喜歡美麗的鳥兒之外,亦因為喜歡這活動所帶來的種種「樂受」。觀鳥的「味」是「樂受」,它的「患」就是對這種活動的執著。所追逐的是因不滿足而生的「渴愛」,渴望「生活就是觀鳥」就是因為我想留著「樂受」。

 

然而,實相是這種「樂受」既短暫,亦無常。它是因緣和合生,也隨因緣壞散滅。剎那的生滅,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如果形成樂受的條消失了,我還會喜歡觀鳥嗎?要是我仍然執著追逐觀鳥帶來的「樂受」,答案顯然是否定的。這就是所謂「樂受」是「苦受」的根源了。

 

要做到「離」,便要將重點放在「觀」的過程,而非箇中的「樂」。如果因緣條件配合,那便感恩自己有機會做喜歡的事。倘若因緣條件不成熟,便明白這是緣起緣滅的法則,不因此而生「苦受」。只要取得平衡,便能不落二邊。套用以上所說,處事待人和面對順逆也能處之泰然。

 

總結

 

透過坐禪,我們能達至「止」,讓身心安住在平靜之中。當心不散亂了,我們便可以從培養觀察力及智慧來修「觀」。閱讀經文能讓我們認識佛法義理,如果我們能套用經中義理作為修「觀」的基礎,便能夠深入了解世事運行的法則,明白人生是苦,世事無常。因此,閱讀經文和禪修有著不可或缺的關係。

 

從各同修的分享中,我們可以看到經文的內容有時候是一種當頭棒喝,箇中道理有助我們破除無明,由迷轉悟。有時候,經文的內容深深印在我們腦海深處,成為他日逆境中的明燈,指引我們找尋人生的出路。要是我們能實踐經中的義理,精勤修習止觀,定能明心見性。

 

此外,在各同修分享中亦看到大家對學習佛法的一份堅持。堅持對學習佛法來說是最重要的,持之以恆的修習,才能讓我們沐浴在佛益之中。如果只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又怎樣能看到成果呢。得聞佛法是一種福氣,因此我們要好好珍惜修行機會,放下執著,好好過日子。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