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點滴 | 1 |

禪修點滴

 

聶鳯珍

 

相信無論甚麼宗教,將其理論付之實踐是最重要的。禪修正好是實踐佛陀一些教法及觀點。我個人很喜歡這套南傳的禪修方法,因為它簡單自然、直接而有效。在這個禪修班給我最受用的是正念,而數種禪修方法中,我最喜歡的是慈心禪,給我最特別感受的是行禪。

 

禪修的重心是正念(samma sati),是持續正念,就是時刻留意、觀察及瞭解自己的身心感受,也要觀察及瞭解外境的實相。目的是要把自己的心持續的安住下來,分分秒秒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持續的覺知。方法就是要客觀看一切事物、境象及人物,要「拋開『自我』的概念及自己的喜好。」我覺得這種觀點很正確,方法很有用,因為人們的我執實在太重,太重視自己,往往做成很多衝突,使內心苦惱不堪。

 

而四種正念的安放處中,我特別會練習「受念處」及「心念處」。我自己是很易受外境影響的,情緒起伏較大,對不喜歡人和事很容易發怒,起瞋心,對喜歡的人和事卻起貪愛。受念處是以平靜的心去觀察自己的感受變化,將「我」與感受隔離,不是「我感受到甚麼甚麼」,而是「這裡有一個感受」。有一次我在看書,外邊突然有人大叫數聲,我內心立即感到不喜歡,但剎那記起不要與那感受扯上關係,觀察知道我的心有一種不良的情緒生起,的確很快那不喜的情緒便平伏了,繼續看書。另外,和我一個工作室的有一位同事,她很喜歡說話,還時常說出對她的上司不滿的情況。起初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工作間很嘈吵,這人很煩厭,有時我更忿忿然的暫時離開工作間,嘗試離開這外境,使自己的心平伏些,或盡量壓抑憎厭的情緒,但都沒有甚麼很大效果。認識到「覺知」、「不用情緒去反應」及慈心禪,便嘗試將自己的感受不與那些聲音連接得那麼緊,又慈心禪令我知道向別人散發善意的好處,佛陀的慈、悲、喜、捨是何等偉大。我便開始同情她的處境,她被自己的我執感情繫縛得很辛苦,我要慈悲她,也嘗試把我自己對她反感的情緒捨離。現在我對她憎厭的感覺是淡了些〔不敢說完全沒有〕,我還叫她要放開些,以較輕鬆的態度待對她的上司,想不到她也接受我的意見。

 

另外,我時常都覺得自己內心思潮起伏、雜亂紛飛,盲目的跟着妄想走,走到哪堣]不知。認識到要不斷地覺知自己正在做甚麼,誠然真是當下棒喝;又導師在課堂上曾提及人時常生活在過去與將來,帶來很多憂悲苦惱,如果能活在現在,則會感到平靜安然。這點我真是要深深的反思,原來自己真的是慣了想東想西,一日內有多少分鐘是活在當下﹗現在知道了要「客觀審視心念」,便開始嘗試柔和友善地將走亂了的心念帶回現在的一刻,雖然現在大部份時間仍活在記憶與憧憬中,但間中也有活在現實寧靜的一刻,可算是起步吧。從觀察感受的起伏,到觀察連串念頭的生滅,進而觀察諸法的生滅無常,這是多麼奧妙,實在是受用無窮。

 

行禪也令我有很深的感受。平時從家堥鴗u作地點,或平時逛街、到超級市場等,時刻都被外境所牽引著,或在講手提電話,或沉浸在喜怒哀樂中,只知人在移動。學習了行禪,使我多了留意到自己踏出每一步的感受:這對腳在走路,一步一步的。令我最深刻的感受是上課時,導師說出「無貪無瞋的踏出每一步」,頓然感到安然自在。

 

說實話,很慚愧的,現在還沒有定時坐禪,工作花了很多時間及身體易倦或許是我最佳的藉口,暫時只好多些利用走路、工作及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的去實踐禪修,學習活在當下,重覆又重覆的提醒自己要覺知自己的心念、感受、行為,實習多些慈心禪,期望這一點一滴能淨化自己的心靈,培育出良好的心靈素質。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