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滅苦之途 | 1 |

滅苦之途

 

盧慧嫻

 

現今的香港瞬息萬變,資訊發達,教育普及,經濟條件又比五六十年代好,但生活在這個現代化都市的芸芸眾生,持悲觀態度的人 反而比以前多,從而衍生出來的社會問題就是自殺個案也此起彼伏,究竟是甚麼原因呢?

 

年幼時期的我就是生長在那生活艱苦,物質欠缺的年代,一家六口租住在一間約九十平方呎的板間房堙A天天過的都是摩肩接踵、家人難於融洽相處的生活。年紀小小的我已要肩負沉重的家務,而當時很多年齡相若的同學在課餘皆能相約到村堛滿u大王爺」空地去玩樂,他們的歡樂之聲響遍我家,心神不定的我不止一次自問我的前生到底做錯了甚麼,今生要受這樣的苦?為甚麼有些人可以不用付出就能享有寬敝大屋、華衣美食,我雖努力不懈,仍是依然故我,不知要熬到何年何月,始能擺脫那困苦的日子與環境﹗

 

樂觀早與我無緣,悲觀之情卻與日俱增,為了要脫離苦海,我能做到的,只有繼續默默耕耘,不求一步登天,只求有所寸進。二十多年過去,回報終於顯現,經過多次失敗之後終能找到一份穩定的職業,而人生的另一階段也從此展開,兒子出生後的家境越來越好,雖然不是富有人家,但卻不愁衣食,比上雖不足,比下尚有餘,但奇怪的是我仍然覺得苦;我耗費心思地遍尋典籍,仍找不到滅苦的良方。

 

苦日雖難過,但我從未想過要自毁色身。為了尋找滅苦之道,我曾試用不同的方法去尋找出路,但一些圈子所投射的美好形象確實使我摸不著頭腦,不到半年我就抽身而退。追尋快樂,逃避痛苦乃人之本能,欲界浮沉的我,只有拼命地賺錢,也拼命地花錢,同時努力修讀很多不同種類的課程,部份對工作有裨益,部份完全是娛樂消閒;多少年過去了,身心疲累之餘仍感到樂不消苦。我也試過毫不計較地去做一些義務的工作,無疑在工作之中暫時可以忘卻人世間的苦,但工作過後苦仍悄悄浮現,甚至形影相隨。時光匆匆、半生已過,我仍在苦海浮沉。

 

直到四年前,多年的身心耗損,繃緊了的彈簧終於被拉斷。幸運地我遇上了一位誠心向佛的醫師,他在醫治我的軀殼之餘,也建議我修讀一些淨化心靈的課程,如是我開始踏上禪修之途。志蓮淨苑的環境使我身心寧靜,偌大的禪房佈滿著祥和之氣,同修們在一起修習更使我充滿喜悅,正如蕭老師所言「能有機會禪修的人是快樂的」。如今三年過去,我開始明白人生無常,色身無堅實,世間萬物皆漂流的道理。

 

一般人的滅苦之道,只採取世間的外在之物,毫不自制地追求色、聲、香、味、觸。但得到這些東西之後仍是苦根難除,欲界眾生不理解苦的根源,自然沒能力滅苦,但禪修者卻有能力從苦根出發去開一條滅苦之途「八正道」。

 

童年時代的艱苦,早使我習慣過著簡樸的生活,塵世間的聲色犬馬向與我無緣,但事事追求完美卻成了一把枷鎖,緊緊地束縛著自己的身心猶不自知。三年的修習,終使我明白貪著的定義不光是物欲的追求,過分的心靈追求也是一樣,執著名相及苦之根源,應學會如實地觀察自己的身心,敏銳地看清事物的實相,自然能放下自在。

 

生滅本平常,祈放下我執,人生自無苦。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