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可潔淨心靈 | 1 |

禪修可潔淨心靈

 

林明岡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一年的進階禪修理論與靜坐實踐課程又到學期尾了。每次聽讀經文的時候,我都會生起親受佛陀教誨的感覺,很親切自在。當我認識到佛陀所說的人生真諦:苦、集、滅、道四聖諦以及無常、苦、無我三相之後,我喜悅地笑,因為我終於覓得這完美的真理,我過去的愚癡,不知順境是無常,逆境也是無常,當苦已經過去了,我還把它執著不捨,讓心繼續苦下去。我依著無常、苦、無我三相繼續思惟,一切都不是我可以掌握控制的,我無法把美好的事物包括健康,財富永遠留住不變,也不能阻止不如意的事發生,既然如此,我何需留戀或追悔過去,也不必憧憬及追逐將來,我祇需把握現在,當下在生活中所擔當的角色盡量做好就是了。

 

最初學習坐禪,時常聽到老師教導,要保持正念,把心安住下來,我當時想正念,這樣抽象的名詞,我能把它具體地覺察嗎?但往往是做了一些不恰當的行為之後,才發覺自己剛才在失念的狀態。學習禪修,不但可以使貪欲、瞋恚、愚癡減薄,也能使恐懼、憂、悲、苦、惱不易生起。佛法有云:「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我們這軀體也是緣生緣滅,這是人生的實相。

 

修習慈心禪,我學會善待自己,也學會體諒他人,現在我與家人的關係比以前更融洽。對外更懂得處理人際關係,當然我還有很多不良的習氣尚待改善,但我知道是正在漸漸的進步。在禪修的過程中,偶爾亦透過出入息念的方法而定下了一陣子,那一刻,感到前所未有的空間,發覺思想真的可以安住下來,不再生起貪念和執著。平日滿腦子的計劃,懷緬於頃刻間一掃而空。沒有這些攀緣,我也不正是呼吸中生存著嗎?人生其實是各種因緣和合而成,但往往自己編造了很多苦。透過禪修,可令自己停下腳步,靜心觀察人生,生命的實相,無常、苦、無我。五蓋的心漸退,人也變得輕鬆自在,當然我們亦不應時常追逐這種由禪修中而獲得的喜悅,否則執著的便再次生起,但時常提醒自己在生活中不忘失修習的目的和方法,常常保持正念是很重要的。由於少了點執著,看事物的角度亦有了變化。以往在工作中,我的「我慢」確實成了我看事物的屏障,往往用自己的原則及價值觀去判斷別人的動機及行為,誤會亦因此產生了不少,亦令我生起很多苦惱及不愉快的感覺。一次又一次的因為這種自我製造的執著和苦而令我未能全心投入工作中,做好自己的本份,機會當然是錯失了。由接觸佛法起,對人生的實相多了點了解,但最令我可以反思的時刻卻在禪修中,我尋找了不少苦因。學習放下我慢,多從外境及他人的想法中了解生活中各種因緣的關係,明白人與人,人與外境是不可分割的。只有這樣,才可進一步學習如何與人相處及接受種種的生活挑戰,現在我希望透過自己的行為,令更多人感受到學佛的好處。只有擁有一個放下自在的心,我的做法行為才可如實的反映,旁人亦可以感覺到佛法的奧妙。

 

學習禪修不但令我於工作中有所啟發反省,亦增加了我與家人的感情。為甚麼禪修能增進人與人間的感情呢?我想最主要是因為自己可減少對家人的期望及要求,亦因此少了抱怨。加上可分享自己的所學心得體會,和家人的溝通多了,埋怨及堅持的聲音少了,與最親密的人的關係變得更親密。因為我的脾氣的確改善了。家人的明白及支持成為了我繼續修習的動力。

 

人生是苦,實已一一經驗體證過逼迫、無常、求不得、怨憎會、愛別離和憂、悲、苦、惱等的痛楚。處於這些苦中,自己覺知需要尋求出路,這是使我趨依宗教的理由。佛教的修行道路有八正道,不論出家或在家生活的人,都可依八個方面來實踐自己的生活方式,使能得到煩惱解脫,覺悟覺知,八正道的作用是培育我們正知正見,行為品德,心靈質素的提昇,使能去除三不善根,貪欲、瞋恚、愚痴,以正確的人生觀和態度,去面對每日都在轉變的人事關係和事物的變化。幸逢機遇,得聞佛法,於佛理中瞭解到生活中的種種壓迫、苦惱、喜與不喜、樂與不樂、無喜、無樂等等都是緣起法則,一切唯心所造,都是無常,不實,遷流不息的。從此每日修習禪理佛法,於日常生活中觀察自己身心的活動,嘗試以柔和的心去聆聽身體各部位的反應,直接體會心靈上的需要和開放,慢慢地喚醒自己的心智。就是這樣,很快便能夠開始清楚地瞭解自己的心態和情緒的活動。清晰知道感受是從哪裡來,情緒由何處生起,有時祇需要直觀而不需作出回應,到有真正的需要時才找出根源以便對治。這樣下去,自己對事和感情便能夠遂漸培育出一種堅固的自制力,可以從容主動地作出適當的回應和處理。隨著不繼的鍛鍊和改善,身心自然輕快起來,眼前的空間也擴闊了。再不感到像以前那麼緊迫和重壓了。人際關係也改善了,所遇到的都是善緣,善知識。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