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的好處 (12) | 1 |

陳慧儀 撰 
 
當執筆寫此篇論文時已是課程的最後一天――二月二十日。 
 
因為一己怠懶的心,遲遲未能提筆表達這半年從修習禪修所獲得的益處。今天是最後一課,也是我感到欣喜的一天,因為再一次感到自己的人生觀已有改變,少了點執著。 
 
有緣接觸禪修這個課題,我首先要感謝兩位姓蕭的善知識、老師。第一位是我於工作時認識的蕭先生。他的平和、自在每每使我感受到佛教徒的輕鬆自在。由於他的推介,我於去年報讀了妙華佛學會的佛學初階班。得到蕭老師及其他老師的指導,令我對佛法有多一些認識;令自己的人生觀有或多或少的正面改變。接觸四聖諦及八正道的名相真帶給我「驚喜」的體悟,雖不致於達到放下、自在的境地,但已足夠令我生起追尋人生真理,多了解佛法的心。 
 
由於蕭老師在志蓮淨苑任教禪修班,我跟父親雙雙報讀了。於學習的初期,我的期望――快些了解禪修的真諦,確切成了學習的阻礙。這種貪欲未幾已令我明白到,凡事應隨順學習、按步就班。幸好蕭老師從旁指導及提點,否則,我內心這種障蓋很快便令我產生退心。在禪修的過程中,偶爾亦透過出入息念的方法而定下了一陣子。那一刻,感到前所未有的空間,發覺思想真的可以安住下來,不再生起貪念和執著。平日滿腦子的計劃,懷緬於頃刻間一掃而空。沒有這些攀緣,我也不正是呼吸中,生存著?人生其實是各種因緣和合而成,但往往自己編造了很多苦。透過禪修,可令自己停下腳步、靜心觀察人生、生命的實相――無常、苦、無我。五蓋的心漸退,人也變得輕鬆自在。 
 
當然,我們亦不應時常追逐這種由禪修中而獲得的喜悅,否則,執著的心便再次生起。但,時常提醒自己在生活中不忘失修習的目的和方法,常常保持正念是很重要的。 
 
由於少了點執著,看事情的角度亦有了變化。以往在工作中,我的「我慢」確切成了我看事物的屏障。往往用自己的原則及價值觀去判斷別人的動機及行為,誤會亦因此產生了不少,亦令我生起很多苦惱及不愉快的感覺。正因這種不快,我便找藉口逃避。例如,更換工作環境,參加大量興趣班以圖將自己的心「安住」下來。事實上,我的心從未好好安住下來,一刻的改變只是令我喘息了一陣子,未幾,苦又再出現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因為這種自我製造的執著和苦而令我未能全心投入工作中,做好自己的本份,機會當然是錯失了,但最重要的是未能好好過每一天。由接觸佛法起,人生的實相多了一點了解,但最令我可以反思的時刻卻在禪修中,於禪修中所生的空間,我尋找了不少苦因。學習放下我慢,多從外境及他人的想法中了解生活中各種因緣的關係,明白人與人、人與外境是不可分割的。只有這樣,才可進一步學習如何與人相處及接受種種的生活挑戰。現在,我上班的心情由以往的不願意而變成今日的平和,和珍惜每一個可以透過從不同的人事中學習的機會!
 
也許,我是比較貪心的。因為我希望透過自己的行為,令更多人感受到學佛的好處。只有擁有一個放下自在的心,我的做法行為才可如實的反映,旁人亦可以感覺到佛法的奧妙。這正如我於數年前受蕭同事的影響而踏入這條道路。現在,偶爾亦有同事向我請教,我亦將自己所學到的一點點跟他們分享。 
 
學習禪修不但令我於工作中有所啟發反省,亦增加了我與家人的感情。為甚麼禪修能增進人與人間的感情呢?我想最主要是因為自己可減少對家人的期望及要求,亦因此少了抱怨。加上可分享自己的所學及討論人生的課題和家人的溝通多了、埋怨及堅持的聲音少了,與最親密的人的關係變得更親密了。我的丈夫雖不是佛教徒,但亦多了了解我的信仰。由最初他以為禪修就只是打坐冥想,到現在明白到是修習佛法的必要修行,因為我的脾氣確改善了。他的明白及支持成為了我繼續修習的動力。 
 
最後,很多謝每一位於禪修班提供協助的善知識。雖然無緣接觸葛榮居士,但從他的「生命是吾師」給了我許多的啟發。我會繼續修習佛法及禪修,並希望每一位有緣接觸佛法、禪修的同學不忘失正見、正念!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