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密集禪修營的體會 (05) | 1 | 2 |

阮慧中 撰 
 
帶着忐忑的心情步向東涌巴士站,不知自己能否適應五天的山上生活,很多疑問,很憂慮,同時心中又隱約有點期待,直覺上上山後和下山總會有點不同,但有什麼不同卻說不上來。 
 
巴士到達山頂後一片迷霧,有點涼意,一行五十人緩緩的用行禪方式步向山腰。中途只聽到拖皮喼的輪子聲,低沉而單一,大家都很專注着自己的腳步,與前面的同修保持十多步的距離。下山的路並不難走,中途也曾休息,行程不到一小時只是筆者對自己的體力一向不太有信心,故疑慮多多,而且往往緊張過度。 
 
經過兩位導師簡短的介紹,整個道場又進了只有鳥蟲大合奏的世界。記憶中筆者已有多年沒有到過郊外住宿。回憶年少時到郊外,蟬鳴和蟲叫、狗吠聲的煩擾和對黑暗帶來的恐懼感,尤有點印象。但今次卻有點不同,也許是老師的功勞,他不斷提醒我們蟲鳴聲是如何的美妙;也許是自己慈心發揮得淋漓盡至的後果。螞蟻、甲蟲和其他不知名的昆蟲全都變得可愛起來,幸好山上是沒有曱甴的,否則筆者也不知自己慈心會否受到考驗。凌晨的禪修和旁晚的禪修,面對單獨回房的經歷,黑暗也不再是帶來莫明恐懼,反而覺得它很寧靜而舒服。到陌生的環境而沒有恐懼感,筆者是少有的經驗。 
 
由於是禪修的關系,生活節奏是比平時慢許多,生活的片段好像電影的底片一樣可以一格一格的分開處理,看得清清楚楚。第一天還好。第二天筆者覺得有點無聊,想找書看看,但看了一、兩頁,也沒有細看、心情不知不覺已融入大自然的寧靜和和諧。自己放慢腳步,同時也想盡量投入山上生活體驗。 
 
城市的繁忙生活使筆者習慣了一次行動要達至多種目的,或是一心多用,心自然散亂和難於集中。但在山上的每次行動,筆者只要做到一個目的,例如飲水,拿外套等。故此,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考慮清楚,每個行動的緩急性和需要性,而且每項行動都很自然的變得較為專注。 
 
當然比較於其他有經驗的師兄們,他們的定力是我們這群初哥所不及的,他們的緩慢和處於當下的情況。初見時,筆者以為他們是一群老人家住在一所古樸的大宅中,並常常呆呆的坐在客廳中央,沒有交談,沒有動作,甚至沒有思想。當筆者有需要時路過客廳,也許是自己的行動太快太急,總覺得有點闖進他們的世界,打破他們的和諧和寧靜感。後來,不知是模仿或是被他們感染,越來越多的同修,包括筆者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因此豐富了這幅優美而寧靜的畫面。 
 
義工師兄們也不是全然的不動,山上的飲食、清潔、打掃都是他們一手包辦的。無論在準備飯菜、煲水、抹地、洗碗、抹碗碟、清潔廚房,所有事務,他們都在修行,緩緩而專心一致和心無雜念的工作着,每個動作都是必須而簡單。 
 
提起飯餸,令筆者想起每天中午時份便會有陣陣飯香彌漫着華嚴閣每個角落,有時連鄰近的廻瀾也能嗅得到飯香。無論筆者當時用聲音、呼吸或身體的觸覺作為禪修的所緣境,我的心都不期然的開小差,我的嗅覺總是受到牽引,這些香味令我感到無比的幸福,我稱之為「幸福的味道」。幸福並非必然,是有同修付出努力、時間,我們才可以享有的,更令筆者自覺要好好利用那幾天去學習、體驗,不浪費這次的因緣和合而成的禪修機會。 
| 1 | 2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