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關鍵字
 
45. | 佛學園圃
禪修的好處 (07) | 1 |

劉敏華 撰 
 
禪修為漸修的法門,一切佛法無論小乘和大乘都要由漸修而來,尤其在家眾,每日接觸的雜務比較多,更應該重視漸修法門。修持通常分內外兩部份,對外包括做人處事,對內屬於心性修養,而漸修是由心起,提昇,淨化,一直走向菩提正道到解脫處。 
 
由定而生慧,這是許多佛法都會提到的,因為只有定,才能修心,將許多由內心生起的煩惱和執著,一一觀察,瞭解,轉成智慧。可是如何去修定呢?人是生活在一個團體社會中,並不是孤獨一個人,日常生活要面對的事務很多,例如人與人之間會有競爭、比較、妒忌,如何去和人溝通相處?不停地追求物質享受,更別提身體產生的病痛,對死亡的恐懼。再引伸出去,身邊還有許多人需要照顧關懷,身處在其中,常常有身不由己的感覺,會被身旁的一切帶動、控制,甚至束縛,所以就產生了許許多多的情緒波動,好的不好的都慢慢在心內滋長、蔓延。興奮、頽喪、失落、迷失方向,令我們的智慧閉塞,與佛法的距離可能越拉越遠,無法解脫。 
 
禪修就是一個可以在這種情形下來修持自己的好方法。修禪定有好幾種方式,不同的宗派有不同的修法,選擇一個適合自己的方式是很重要的,因為每一個人的特性都不同,各有各的性格,好動和好靜都會對不同的禪定有不同的感應,但無論是那一種方式,只要修持的方法正確,持有正見正念,那就是找到了一個好的路向。 
 
常常聽聞一些修靜坐的人產生問題,有輕微、有嚴重,因此就會有疑問,修禪定是不是有危險?又或者是一樣充滿神秘,涉及神通的方法?甚至可以和靈界溝通?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意境?如果真有如此的想法,進而去追求,那其實已經是錯誤的,這已經不是正見了。 
 
所以修禪定之前,最好培養自己有正確的信念,首先要瞭解一些基本的佛理,如「十二緣起」、「八正道」、「緣起性空」等。佛法講的到底是什麼?多些閱讀佛典,做一些最起碼的瞭解,然後才開始去修禪定,因為要確定自己在做什麼,並不是去追求財富、權勢和地位,甚至神通的力量。佛法講的並不是一般世俗的物質和慾望,因此找一個好的老師也是很重要的。開始的時候,可能完全捉摸不到修持的中心,「醒覺」、「放鬆」、「安住於當下」、「捨離」,都是一堆名詞,好像甚有意義,又好像毫無意義,好的老師就會由開始一直引導自己,不使有偏差,指向一條正確的路向。 
 
我們常常會期待在禪修中會得到好處,譬如以為心情平靜,遇事可以冷靜處理,幫助身體健康,好像練氣功一樣。姑勿論在過程中產生什麼,其實禪修的好處並不是這些如此簡單,而是真正的提昇,自我淨化,改造自己整個身心的法門。 
 
我們大概很少會真真正正安定下來,去感受自己的身體,但真正這樣做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身體對自己是多麼重要,由頭到腳、由粗略到細微、肌肉、骨骼、血液、心跳,竟發現其密切的關連。這身體每天不停地運作,維持自己的生命,每一個部份,都有其作用及重要性,這才明白老師為什麼要用一種感恩、欣喜的情緒去感受,因為自己的確該慶幸擁有一副正常健康的身體,使自己有機會去修持,沒有了它,是什麼也做不了。 
 
「醒覺」,是要我們很清晰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日常生活中,其實我們都一樣要有「醒覺」,沒有「醒覺」,我們就會混沌、昏沉、迷糊、做人沒宗旨、或忙忙碌碌的辛苦經營,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或為什麼而做。時時刻刻的保持「醒覺」,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可以理性地去分析,應不應該做,什麼是正見正念,可以去分辨。譬如現時有許多所謂邪教,一些不正確的信念,利用佛法去滿足私慾,如果有「醒覺」,就會知道什麼才是真實,什麼才是虛假,不會輕易被矇騙,最可惜是浪費了時間,錯過了真正解脫的好道路。 
 
「安住於當下」,其實是斷除煩惱。我們常常在做一件事情時,明明很簡單,卻想成很複雜,許多不必要或不恰當的念頭產生,使原來可以好好解決的事情弄糟。吃飯的時候不好好吃飯,睡覺的時候又不好好睡覺,今天想昨天的事,明天想後天的事。擁有一樣東西時,又想另一樣東西,得到時不會歡喜,失去時卻沮喪,這些都是不必要的煩惱。 
 
「安住於當下」和佛法所講的「即事而真,當相即道」是異曲同工的。在禪修的過程中才真正瞭解其中意義,如果我們每做一件事,都專注在其中,不去想其他多餘的,那成功的機會就很大。珍惜滿足於目前自己所有的一切,那不就減少了許多煩惱嗎?既滿足則慾望也會相應減低,不再為了追求,得不到而產生悲劇。因為慾望就是煩惱的根源。「貪、瞋、癡」都是由此而起的。 
 
雜念的生起,是自己內心的一種變化,在佛法來講,「明心見性」、「實知己心」,都是一種反過來去看自己,反省自己的意思。人都有「我執」,對什麼事物都以「我」去作準則,忽略了人有不同的特性,不同的處境裡,你的準則並不代表別人的準則。你認為對的,別人並不認為對,每一件事的發展,都有不同的原因。佛法所講的因緣,緣起緣滅,都因為每人基因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演變,我們常常要別人認同自己的觀點和角度,而不去體諒別人,可能當自己身在對方的處境下,自己也會做和別人相同的事,可是平常都察覺不到。當做禪修時,身體靜止下來,只有意識和心在活動時,雜念的生起,其實就是可以令我們好好地去觀察內心,反省自己,更能清晰地去分析。 
 
所以,當有雜念時,你越是去抗拒它、趕走它,它是越趕越來,因為它原屬於你的一部份,和你共為一體,你怎樣去趕?越抗拒,它的反彈越大,於是呼吸也亂了,腿也痛了,混身都不自在,身體是由心控制的,心亂所以身體也亂,心在鬥爭,四肢也會有感應,反而面對它,由它生起,再由它自然消失,反倒容易控制。消失就是「捨離」,「捨離」就是不留痕跡。我們做的每一件事,在佛法都稱為「業」,對人的憎恨、喜愛,對事的歡喜、悔恨、好事壞事,都在我們心上停留,好像一個貯藏庫一樣貯起來,久不久又浮現,所以我們無法解脫,所以「捨離」就是使我們盡量不將這些在我們心中留下痕跡。佛法所講的「捨」,並不是把東西丟掉了,送給別人就謂之「捨」,而是應如鏡子一般,照過後就不會留下任何影像,在日常生活中,做完了、過去了,不再為它煩惱、追憶,就是「捨離」。 
 
在禪修裡面,我們其實不停在調適我們的心,將我們的心觀察、分析,然後淨化,進而提昇,生起願力。修佛的人,願力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會隨着願力去走,願力越大,成就越大,願力越正,持有的正見正念就越堅固。如果不將貪念或慾望去淨化,那就影響自己,在修持的過程中容易產生邪見。「醒覺」非常重要,我相信在靜坐中生出問題的,都是沒有「醒覺」,腦裡一片空白,心也一片空白,那就只是一副軀殼,怎樣去把持正念?怎樣去提昇自己?所以在禪修的每一個過程中,都要明瞭它真正的意義,去體會它的真諦,也只有持之以恆的修持,才領略到它真正的好處。 
| 1 |
 
 
(C)Copyright Chi Lin Nunnery 2004